文:蔡欣

54年前与54年后的今天,华人社团没有多大的变化,地缘性、血缘性、业缘性、文缘性、神缘性、学缘性或综合性的社团依然存在,他们组织健全或不健全,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接班有人,有人愿意承袭先辈传下来的结社基础,有人愿意出钱又出力,把组织的棒子接下来,成为维护华人社会一股千秋万世的力量,也就不负传承的宗旨和期望了。

不过,这种延续,在我看来,千篇一律,一成不变,不就是每年春秋二祭,祖诞、神诞、年终会庆、设宴联欢,大吃大喝,响彻云霄的敬酒声中,主席上台演讲,讲来讲去都是绕著团结合作,敦亲睦族,兜兜转转几十年,前辈讲过的话,后辈跟着重复再讲,聴的人不厌其烦,尽在台下大声吆喝喧哗,这样一年复一年,我足足看了54年,也采访了54年,今天,依旧不改吃喝的习惯,只是,吃的花样翻新了,本来都设在本身会馆筵开二三十桌的宴会,现在会馆太小了,大家争排场抢热闹,一开就要上百桌的千人宴,至少也要五六十桌人以上,才能满足华人讲排场争面子的虚荣心。

华人社团除了吃喝讲排场,不可抹煞,其他贡献也是有的,因为领袖只讲不做也难以交代,于是,很多社团开始趁吃喝场面颁发会员子女奖学金或贷学金,发送贫老弱势救济金或赈灾援助金。

上世纪料八十、九十年代,老一辈年事已高,发觉年轻一辈对结社完全不感兴趣,于是大力推动成立青年团或妇女组,不过也有些领导人只做表面功夫,因为自己总觉得老当益壮,其实恋栈不放,于是乎,青年团或妇女组成立后,当青年与妇女会员越来越多,老一辈的权势受到了威胁,担心无人接班的人,开始担心自己地位被愈来愈年轻化的新势力取而代之,便开始把青年团妇女组附属组织冷藏起来,冷藏的方式就是不再赞助青年团或妇女组的活动经费,很多社团的青年团与妇女组便陷入冬眠状态,一蹶不振,最终不欢而散。

- Advertisement -

一向声称代表表华人的华基政党的马华公会,在1969年的大选失去了华人的支持,33位马华国会议席候选人只剩下13位,20席的国会议席落在反对党的手里,华人在“513”过后的政治思潮处于停滞和观望的阶段,为拉拢马华和华人的关系,陈修信适时地喊出了“华人大团结”口号,当时大团结运动赢得不少人的华人重新归队与支持,于是,马华在1974年的大选,重夺19个国会议席,43个州议席。

但是513过后,华人处于新经济政策下,华人还是面对政治、经济与教育的困境,新上任的马华总会长李三春宣布新的领导策略,其中为扭转华人经济方面的计划,即是在1975年5月18日所成立的马化控股公司,通过马化控股公司的集资以维护华人参与国内主要经济领域的权益,更重要的是,李三春想从陈修信时代所流失的华社支持票,重新争取回流。

那年代,马化控股公司的成功表现,引起了华人社会的疯迷,跟着各地华人社团纷纷成立控股公司,乡团、宗亲会、行业公会等也群起组织合作社。华团一窝蜂组织控股公司或成立合作社,有的人因贪图优厚利息,有的人因对同乡的信任,有的人是新经济政策产生恐慌,便纷纷把自身积蓄投入了这个打着民族旗号的无底洞,结果呢,完全血本无归。

当时,华人以为改变传统的家族生意经营方式,才能和有政府作后台的土著商人竞争,于是,有心人便通过社团组织的方便,在自己的会员或族群中挖了一个金融无底洞,让千千万万同胞往这个无底洞里跳,可悲的是,“民族大业”的热潮熬不过10年,青团运合作社被中央银行禁止营业之后,合作社与控股公司全部崩盘,华人与华社除了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没有其他选择,被冻结的许多学校董会基金,乡团成员的积蓄,千万升斗小民的血汗钱,都付诸东流了,但却没见善后的安排与交代,那些在一场金融骗局被冻结的公众的钱,也不知钱落谁家?

华人社团经此风暴,心灰意冷,重新回归过去的千篇一律的存在和操作,只局限在一如往常的联谊活动,有的甚至宁可让它冬眠也再不想冒险求变。

集资受骗烧香拜神

但,华人是不堪寂寞的民族。

集资搞民族大业受骗之后,经济上重归老路,乖乖做回小本生意,暂不求变,但求求神拜佛的怪象来了,应该是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神缘性的组织开始蓬勃起来,大家竞相以相同的信仰,共同的习惯,本来已经在神缘性组织,便在各街区各住宅区纷纷成立起来了。

1965年初到亚罗士打,街区的盂兰胜会,最多也只有三个至五个,而且是由几条街联合起来成立一个盂兰胜会,住宅区根本没有类似组织,因为当时很多商店的后院或楼上都成了店主的家居所在,除了大富人家才有另立宅院。

过了几十年的今天,屈指一算,竟然比会馆的数量更多,现今单单亚罗士打的拜神组织已增至六十多个,还未包括几十间遍布城里城外的大小庙宇。

为迎合农历中元节拜大士爷的需求,现在所谓的盂兰胜会的组织,每一条街就有一个,有的甚至街头一个,街尾也来一个,而且大部分的住宅区或都个别成立,组织上名称虽然不同,但其目标都是为了七月普度拜祭而成立。

不过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各街区不断的成立神缘性的组织同时,也不断投入公益事业,于是每年中元节的庆宴上,都会赞助吉华与新民独中教育经费。拜神不忘公益与教育,这便是中华民族再穷也不能穷教育的典型美德。

- Advertisement -

1980年以后,各类型华团又再群起整合,纷纷成立全国性的联合机构,随着马中关系的发展,地缘、血缘、业缘性的社团,纷纷与中国建立了日益密切的联系,有效地促进了马中两国政治、经济与社会与文化的交流,增进了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

整合后的华人社团为了迎合时代的要求,不断的在改革在求变,由传统变成现代化,由本国变成国际化,由区域性或各自为政变成联合化。

不过,华团的改变并不是全面性,虽然也都附属在全国性的组织里,但各自的组织还是停留在消极、得过且过的阶段,社团内部进入“老龄化”,年轻一代对会馆的联谊性活动不感兴趣,许多团体都陷入青黄不接的危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