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先祖黄丽碧与洪布、父母黄世胜与谢真珠以及两位叔叔世表与世凤,决意离开中国福建省的安溪县罗内村,迢迢千里漂洋过海来到南洋谋生,是远在上世纪1923年的陈年旧事了。

抵达槟城之后,一家人开始先在日落洞落脚,种豆芽卖豆腐维生。辗辗转转,后来搬到北海的双溪浮油,养猪和鸡鸭维生。日子尽管过得清苦,一家人踏踏实实地工作,生活淳朴安逸。

黄世胜后来自资创建裕春栈,专营饲料、白米和蔗糖,批发分销,已有漫长的80多年光景。《光华日报》的特写说:至今裕春栈乃是北海双溪浮油,享有盛名的老字号之一。

时光荏苒,倏忽n年,黄家在此,屈指一算,接近百年。如今身在北海的黄德安先生也77岁了。自黄丽碧算起,德安先生收集的资料显示,黄家的后人共有六代人,子孙满堂;里里外外,总计160人,散居各地,各有一番斐然的成就。

- Advertisement -

类似黄丽碧大家族的精彩故事,当然还有很多。六、七代人,说实在话,不算是十分罕见。早在清朝之时,南下这里的前辈也大有其人。张理、丘兆进及马福春三人乘船在海珠屿海边登陆长居,相信是早在十八世纪中叶干隆十年左右。

林立两岸大城小镇的百年华校,正是佐证,说明了华裔的先民,一早来到这里。位在牛干冬街的五福书院,1819建校,如今校龄199岁,就快迎来了200年校庆的大日子。

此后马来(西)亚的立国和建国,前前后后,自然都有华社、华团和华商上上下下所淌的血汗。日本南侵之日,族群奋起抗日,以肉身保卫家国。亚依淡南侨机工纪念碑所刻,恰是一(小)部分的石刻的记录。

二战之后,华裔积极参军,说来也不算少数。记者会上马来西亚华裔退伍军人协会(Macva)代表所陈述的过去,所展示身上累累的枪伤和刀疤,都证明了他们不顾个人安危,英勇作战,所向披靡,留下大气磅礴的辉煌日记。

战功在身,因此荣膺英勇奖章的将领和兵士,不乏其人:张琼莱中校、梁福昌中校、田胜安中校、蓝世春上校、李阿宝少校、符志明少尉、朱和顺军士长、曾英进少尉、末依沙哈山……

- Advertisement -

可惜,因为颐指气使的个人短视,因为肆无忌惮的一己偏见,眼下传教士依斯迈米纳(Ismail Mina Ahmad)乃至公开高调指陈暹罗、英国、日本殖民之时,乃至和共产党对抗之日,唯有马来族群挺身抗敌云云。历史当然不是如此这般凭空想象。

如果卷帙浩繁之学术读本,连篇累牍的学校课本所载的点点滴滴,不足提醒我们,筚路蓝缕路上,这个国家的所有,都是上一代人一起造建的不朽;或许毗邻同在一处的槟城龙山堂邱公司和东姑赛胡申依迪之皇陵,当能反映了同存共荣的事实。

不论黄丽碧之前,或是黄丽碧之后,都是这样。不论分布哪个角落,都有不同族群辛勤耕耘的痕迹。谁能像一只蜗牛之视角,永远只看到自己高高的触尖,而完全没有一丝觉察井外的网络世界之浩大无边呢?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