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一刀

一国之都吉隆坡由华人开发的历史,是不是让一些种族偏激分子吃不消?然而,历史不是任由搓捏的面粉公仔,不是你要圆便圆、要扁就扁。哎呀各位大兄,可以正视历史事实,把民族感情和政治立场放两旁吗?

再回首,百年岁月,早已模糊了是非,叫一声叶亚来也太沉重?

叶亚来从开发吉隆坡的英雄,演变成几乎在教科书中销声匿迹?当最近有关叶亚来的功绩再被贬低,已是必然而非偶然的发展?

在胡一刀上中学那个年代,国家语文出版局的中四历史教科书,其中有三大页显著描述叶亚来开发吉隆坡,而如今中四历史教科书却轻描淡写,仅仅形容叶亚来是发展吉隆坡的“其中一人”。

- Advertisement -

叶亚来的历史地位,多次被有心人挑起。一次是1980年5月,文青体育部长沙末,在直辖区巫统经济大会上宣称,拉惹阿都拉才是吉隆坡的开拓人。经过华社郑重抗议之后,沙末澄清没有否定叶亚来的贡献,他认为叶亚来是吉隆坡的发展者,拉惹阿都拉却是吉隆坡的开创者。

另一次1983年小学检定考试,历史试题提到吉隆坡开拓人,答案却否定了叶亚来。最后,这个问题又是循政治解决。考试局取消了叶亚来的试题,事情才暂告平息下来。

教科书,当然是教育部的权限。从独立开始,副教长必定有马华代表。其实说破了,马华一直在教育部把关呀,大家必定好奇马华做了什么?

记得2009年,时任总会长的翁大侠宣称,马华将向教育部正式建议,把其中一所新华小命名叶亚来华小,并委托何国忠领导的一个小组,先从教科书、国家博物院着手,研究、探讨,负责还原历史。

不久,马华爆发党争,翁大侠穷于应付,这些要务就被搁置下来了?尔后,历经蔡细历、廖中莱掌舵,马华看似忘了这回事,所以最近宣布新建多间华小,根本没有人想到叶亚来,反而所谓“华裔先贤”翁毓麟榜上有名?

就这一点而言,胡一刀得向翁大侠致敬,至少他曾经为叶亚来“出头”,曾经欲为叶亚来还原历史地位。至于其他马华领袖,如果他们什么都不曾做,是否合该先打五十大板?如果他们什么都做不到,华社还需要马华做花瓶吗?

一句话,马来西亚主要城镇的开拓,背后都有华人的血与汗。然而,今天胡一刀只看到,各地民间学者自动自发,零零散散记载华人走过的历史轨迹。身在执政集团60年的马华,对华社似乎只有苍白的“一甲子承诺”?

自诩代表华人的马华,一直要华社给力以和巫统“平起平坐”,然而连叶亚来的历史地位都保不住,试问叫华社如何相信马华的誓言?

小学历史课程几番修订,曾经叱咤吉隆坡的叶亚来,现在并不占据一个显著篇幅。还有还有,直至今天,吉隆坡官方旅游网站仍声称,拉惹阿都拉是吉隆坡的“开创者”。

除了拉惹阿都拉,马大历史学家邱家金教授,又称吉隆坡开拓人既非叶亚来,也非拉惹阿都拉,而是一位叫Sultan Puasa的锡米商贾。甚至有马来学者认为,还有另两位马来领袖,也比叶亚来等华人先到吉隆坡。

哦?一国之都吉隆坡由华人开发的历史,是不是让一些种族偏激分子吃不消?然而,历史不是任由搓捏的面粉公仔,不是你要圆便圆、要扁就扁。哎呀各位大兄,可以正视历史事实,把民族感情和政治立场放两旁吗?

难怪,研究客家人历史的美国学者Sharon A.Carstens认为,“华人在维护其本身的历史地位上,依然打了一场败仗。”虽然她有提到,“这场战役至今仍以某些形式进行着。”

- Advertisement -

对叶亚来的历史地位,许云樵教授最是一针见血:“发现一块滥芭对国家有什么贡献?可以居功的应是把滥芭建设起来成为都市的功臣。”

叶亚来经营鸦片馆、酒馆、赌馆,甚至妓院,“一度有300中国妓女”,有人认为他不配作为吉隆坡开拓人。胡一刀省起黑格尔说过,“没有人能真正超出他的时代。”是的,在叶亚来时代,有不同历史背景、不同的历史条件,我们能否单纯用今天的眼光,去衡量百多年前的历史问题?

觅得一联为题:“百年孤独空一梦,万古流芳有几人。”是的,数英雄,论成败,古今谁能说明白?千秋功罪任评说,海雨天风独往来。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