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追查城市的起点,确是个千年不解的难题。不同的领域,诸如科学、哲学、政治、神学,总有不同版本的解说。追究马来西亚的先民足迹,似乎也是这样。官方的说辞,政客的扭曲,本来的面目,皆有相异的视角。

因为这样,按照政治正确的指导,往往和民间的认识,落差甚大。甲必丹叶亚来的事迹显然也是这样。一方面,隆雪华堂为首的8个民间组织,顺应吉隆坡开埠160周年之际,肯定了叶亚来之历史功绩;另一方面,土著权威组织则不以为然。

土权署理主席希拉祖丁沙烈认为,吉隆坡是系由雪州王室成员拉惹布苏(Raja Busu)19世纪辟开。“叶亚来过后才来到吉隆坡,经营鸦片、卖淫和赌博。”言下之意,思之自明。

不但这样,希拉祖丁同时质疑华裔移民在吉隆坡发展所扮演的角色,定论这些角色显然已被夸大。“你能不能说,没有华人,汶莱就没有今天的模样?……印尼也有些大城市,没有华人参与,蓬勃发展。”

- Advertisement -

“所以不要再过度表扬叶亚来。他来到这片土地,不过是属于旧社会的领袖之一而已。” 是否如此,反正希拉祖丁这席之言,一点都不新鲜,而是同一套论述的牙慧。

没错,叶亚来曾是早岁的吉隆坡赌王。1880年,他开出5千400元的代价,买下赌博、当铺和烧酒的专利。叶亚来也是一代的龟公之王。1884年,叶亚来控制接近300名的妓女。但是,叶亚来也是发展吉隆坡的推手。

经历1881年的那场大火之后,吉隆坡满目疮痍。要不是叶亚来倾力重建,这座城市怎能重生?只要曾经细读林廷高博士的经典之作《The evolution of the urban system in Malaya》,自能感受了叶亚来当年规划和管理的用心。

因为这样,这个城市的每一寸土地,几乎都累积在叶亚来个人的名下了。今之游客云集的茨厂街,据说正是当年叶亚来的茨厂所在之地。但是,这只是其中的一条街道。

丘伟田的〈甲必丹叶亚来产业知多少〉(1996)统计,1880年叶亚来共有店屋147间,当中116间,分散在市中心的谐街、茨厂街、古路街、罗爷街、老巴刹广场街、吉灵街、哥洛士街、巴刹街和古路巷。

据此推算,自可觉察叶亚来之富甲一方。丘伟田据116间的店屋结算,叶亚来屋租每月收得3千237元。地产估价13万1千850元,土地总值16万7千569元,两者合值29万9千419元。折算为今日之市价,必是亿万的天文数字了。

- Advertisement -

叶亚来所得的一切,自然不是偶然,而是反证了他终生的耕耘和付出:咸丰四年(1854年),17岁的他南渡,白手起家;辗辗转转,当过厨师,买卖猪只,开发锡矿,投身政治。

出生入死,他在战场建立一次次得来不易的战功。发迹之后,他的王国一再扩张,除了黄、毒、赌,他也有了农场牧牛、养猪、屠杀。此外,叶亚来也涉足在采石、码头和仓库的行业之中。

认识这些,叶亚来和他的团队所留下的,不是阿谀奉承的不吝溢美之词,而是实体的建筑,辉煌的史迹。土权和希拉祖丁尽管说他们想说的,确凿的实证,必将证实先辈走过吉隆坡的每一段筚路蓝缕之路,都有叶亚来这三个字。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