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导:李毓琪、陆依婷
摄影:受访者提供

人生是一场真实自我的实践

171002cw01

  • 【旅人】颂婕
    年龄:28
    职业:影视业
    曾经背包自助游的国家:印度、尼泊尔、中国、蒙古、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伊朗、泰国等
    背包里绝不可缺的东西:小刀、书、笔记本、相机、火柴、巧克力
    最害怕的昆虫/动物:僵尸和怪兽

走过雪山,躺过沙漠,看过满谷星星,也曾在草原奔跑过,双子星座的她坦言,逐步拆解自身,发现潜伏在个性中的多重极端,很震撼。但是,人生不就是一场真实自我的实践过程吗?

人需要平衡

你问我为什么要走?蛮多原因。开始时可能是一位学长,他在中学毕业后到新加坡打工一年,然后辞职在外流浪两年,那时我觉得他挺酷。后来,自己拍完电影,整个人很空虚,因为曾经去过印度工作,知道它能激发到我,便踏上旅途了。第二次的长期远行,则是因为感情问题。

- Advertisement -

城市人通常无法真正地被满足,物欲由此产生,即使人们会说,工作的推动力往往来自欲望,但我认为,满足欲望只是那短短的一刻。人需要平衡,但物质平衡不了我的生活。

之前,在网上看Tex的视频,林怀民说:“年轻的流浪是一辈子的养分”这句话很鼓舞我。钢骨水泥世界生活久了,我强烈想要感受自然界的生命力,不论是冬天里的暖阳,或是深山中的气候。从我独自背包离开马来西亚,到过最北是蒙古,最西则是里海,其实以公里数来算,都不太远。

第一次出走,决定先去加尔各答的垂死之家做义工,遂向朋友请教一些关于印度旅游的须知。记忆中在做这项功课时,连自己都怀疑自己究竟为什么要出走,也不断质疑这份鲁莽真的可行吗?

现在,我常提醒自己预设反应的情感其实是虚幻的,唯有认真行走的当下所感受到的,才是真实。

乌兹别克斯坦,荒漠的土地上,遗落的船和牛群们相伴。
乌兹别克斯坦,荒漠的土地上,遗落的船和牛群们相伴。

长路漫漫,终点是“家”

对家人而言,担忧永无止尽,不管我身在何方。

初次长途远行要去印度,我妈一听,千万个不放心!举凡印度出现社会或是意外新闻,她总会过度焦虑,搞得我也十分紧绷。渐渐地,我发现向家人保证会将自己安置在安全区依旧远远不够,于是尝试更加详细地交待情况。

我和家人不常联络,他们老是觉得我把家里给忘了,但这并不是真的,我会想家。

在路上,经常有机会住进别人的家,看到他们家庭成员之间无所隐瞒,和乐融融,那种亲密情感特别触动到我。反观自己的家,大家会对某些课题各有避忌,似有疏离,也许因为我们一直没有分享的习惯吧!当我和这些家庭相处,便从每个细微美好之中检视自身成长环境,希望能把这些温暖和爱统统带回家。

当搭便车变成一种核心

离开舒适圈,意味着,连搭巴士这种事先安排的行程也排除了,整趟旅程就是一场冒险,搭便车变成主要的核心。其中一个星期,我们(包括2位旅人)每天毫无计划,只是待在路边,或坐或站,等那任何一位愿意载我们一程的人。

在路边等车时,试过遭到警察拦截,警告我们要为这种行为负责。也遇过另一位警察,用警示灯帮我们拦下豪华轿车,交待对方安全护送我们,他甚至打开警车后车厢,把几包装有罐头、饼干、茶、糖、酱料等的军粮包送给我们!

在印度虽然不大敢搭便车,不知为何依旧有各种交通工具,包括电单车和脚车,自愿停下载我一程。最难忘是在吉尔吉斯斯坦,竟然Hitch-hike到马!坐在马背上时,我觉得这辈子好像也没什么遗憾了。

搭便车让我直面接触当地人,不夹带任何利益之关系,给我心灵上的回应特别重大。

寄宿在游牧民族的蒙古包的日子,小孩成天骑着马赶牛羊,闲暇之余玩着泡泡。
寄宿在游牧民族的蒙古包的日子,小孩成天骑着马赶牛羊,闲暇之余玩着泡泡。

命运自有安排

旅途上其实不太会产生放弃的念头,唯一最容易被打败的就是没钱。

老朋友都知道,向来我对玄学说法嗤之以鼻,然而,旅途上兜兜转转,经历一番,我亦渐渐明白,所谓的幸运和运气并非总是来得那么简单。旅人前方的路永远都是未知,往前抑或回头?左转还是右拐?在这天地之间,不如相信命运自有安排。

记者寄语

屈指一算,认识颂婕超过15年。期间,她赴台湾留学,回国,离去,回国,再离去。

在她初次远行之前,我曾递上小刀,深深祈祷一路平安。如今,这份祝福也将长远生效,伴她走向那些更深更宽,不知名的遥远他方。

而每一趟旅程归来,她都愈加喜欢自己。她不懂,我为此感到骄傲。

一切困惑,万物自有解答

171002cw04

  • 【旅人】Ireen
    年龄:37
    职业:手作艺术家
    曾经背包自助游的国家:广州,巴厘岛,越南,香港,澳门,印度,泰国
    背包里绝不可缺的东西:相机
    最害怕的昆虫/动物:会飞的蟑螂
    最爱的人:家人和挚友

曾听说过,手作之人内心特别柔软,Ireen就是。去过她的小店,色彩鲜艳夺目,好似穿门去到另个世界。22岁时,因为友人临时变议,她果断地独自一人踏上前往巴厘岛的旅程,只为一睹那片绵延如带,层层堆迭如绿波的梯田。自此,脚下铺开一条没有尽头的路,她在路上,张手迎抱一切惊喜。

十年单身上路从不厌倦

我妈妈是第一个让我对世界感到好奇的人。童年时候,她递了一本世界民俗书籍给我,书里那些浓厚风土民情一下在我的心炸开一个洞。这个伏笔,一直埋到22岁我第一次独自飞往巴厘岛时,正式启动。

除了目的地的事前准备功课,我在旅行前一般不设任何期待,这么一来,不但可以客观看待经历,遇见意外惊喜的机会也相对增加。当然不是说要把安全意识弃之不顾,只是不以偏见去把危机无限放大。另外,我经常在心里反复练习不以自己的观点去看待事物,学习放低自我,因为我很了解,站在对岸远比看着对岸更能感同身受。

独身旅行其实是一场毫无教条约束的修行,它不是戏剧化地直接提升我的灵魂,而是透过路上那些平凡实在的人事,一点一点改变自己对外界和对自我的认知,有的时候,它们甚至推翻我固守的观念。

开始一段旅程之前,我也从不刻意去探索特定方向,因为当因缘际会时,一件简单不过的人和事就足以解答我的困惑。

单身上路超过十载岁月,你问会不会厌倦?除了吃饭偶尔觉得无聊,没人帮忙照相有点无奈,其他一切我都乐此不疲,其实我很需要跟自己对话的空间,就算有好朋友相伴,我还是会尽量独处,慢慢沉淀下来,消化一切经历。

Ireen的思想深受佛陀启发,相信人生无论经历什么阶段,佛理必然能给予答案。
Ireen的思想深受佛陀启发,相信人生无论经历什么阶段,佛理必然能给予答案。

最爱印度

目前走过的国家里,我最喜欢的是印度,最美的景色终究回归到人身上,即使印度在媒体上恶名昭彰,但是当我身处其中,所接触到的却全然不同!

两度远走印度,一路上的困难都及时地受到相助。其中一次,我在不知名的地方等待夜班巴士,当时心里挺忐忑不安的,忽然一个当地家庭碰巧经过,主动问候了我,帮助我联络了巴士公司确定等车地方,最后还在包括爷爷奶奶全家人的护送下登上了巴士。

还有一次,某个冬天凌晨时分,巴士提早抵站,一夜未眠的我,面容憔悴,拖着疲惫身子,立在寒风之中,仔细察看下一趟车的日程表。远处,一名老人向我示意天气太冷,指着路边茶档邀我进去喝杯热茶。喝了茶后,老人领着我去买票。

根据经验,我本能地掏出小钱,但是老人拒绝了我,他说自己不过是在等候接太太的车罢了。老人离开以后,我感到满脸通红,同时又觉得冷冽的清晨似乎回暖了一些。

印度的地平线从沙漠延伸到雪山,地理变化极大,历史极其古老,留下数之不尽的游牧民族的文化、信仰、工艺还有智慧,民俗风景五颜六色,犹如璀璨的万花筒,每隔500公里,都能感觉人们瞳孔的颜色和面部轮廓一直在变化!我深深为它的一切着迷。

Ireen(左1)受母亲(前排坐轮椅者)影响至深,这是她和母亲去过最遥远的旅行,全家人第一次在雪山前照相,也是最后一次。
Ireen(左1)受母亲(前排坐轮椅者)影响至深,这是她和母亲去过最遥远的旅行,全家人第一次在雪山前照相,也是最后一次。

古迹今昔对照荒谬 流亡藏民引发深思

我常想象古时和现代的对照,那些伟大古迹,它们曾被信徒们誓死守卫,也发生过无数战争和悲壮的集体自杀事件,有过最壮丽的历史背景,本应作为后世警戒,如今却沦为游客们拍照打卡的景点…,原来,世事不是恒久,更是充满讽刺。

在北印达兰萨拉(Mc Leodganj)时,一个年轻藏民向我描述自己如何翻过严峻的雪山偷渡至此。天寒地冻,有些人耐不住,悄悄死去。我问,为什么要冒着危险远走他乡?“家乡经常发生不人道的打压事件,以往的故土早不复存在,却从来没有任何媒体报道过。即便身在这个年代,藏族至今还在陆续逃往他方的路途上。”年轻藏民说着与自己民族切身相关的故事,脸上却没一丝悲凉,我听完后觉得挺难过的。

后来,我想通了,在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下,逃亡是唯一的出口,怎还能去遑论难过与不舍?

记者寄语

访问结束隔天,Ireen在社交网络敲我,问我,其他照片没关系,但那张全家福,是否能够答应一定刊登?

妈妈是第一个让她对世界感到好奇的人,直到去年,妈妈骤然离去,她第一次经历真正严酷的无常全家福是Ireen和妈妈旅行去过最远的地方,除了讣告以外,她还想让妈妈再登一次报,“妈妈对我影响至深,她将智慧传承给我,我们共同创造许多美丽回忆。”“我知道这很自私,但傻傻地还是希望她会知道。”

怎么会自私呢?妈妈化为隐形翅膀,轻轻托起Ireen每个脚步,伴她前行。这份母女之情,令人感动。

3年走遍50国

“终于来到秘鲁(Peru)的马丘比丘(Machu Picchu)时,身在远方的朋友们似乎比我还要雀跃!”
“终于来到秘鲁(Peru)的马丘比丘(Machu Picchu)时,身在远方的朋友们似乎比我还要雀跃!”
  • 【旅人】林咏涵

来自马来西亚适耕庄,现居澳洲悉尼,曾任职电讯业相关公司的专案经理一职,从天涯海角兜了一圈回来之后,目前依然从事相关工作。改变看似平凡无奇人生的关键字,就在她于2012年选择追随内心指引、勇敢地放下一切,孤身一人花上3年时间走遍约50个国家的那一刻起出现。从来就不是个听话的人,但也没有因此而误入歧途,她,叫林咏涵(Haan)。

一路上的人生历练与感悟最珍贵

这一路上的人生历练与感悟,是咏涵在出门一趟之后的最大收获,也是她这一辈子都挥霍不尽、无可取代的最珍贵财产。

“出发前的生活高薪厚职、过得很安逸,但内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妥。曾看过有句话说:走在颠簸的路上,才能感到世界的真实,所以我其实很想离开舒适圈出去闯一闯、看看这真实的世界。恰巧当时公司状况也越来越差,我是负责该项目的经理,却一直没有新的项目进来,结果工作非常轻松、薪水照拿,但却一点挑战性都没有。为了拿到不错的赔偿金,我其实一直默默地在期待公司可以炒我鱿鱼,但等了很久却都没有发生,终究还是自己按耐不住,主动递出辞呈。我想,既然工作给不了我所追求的挑战,那就自己出门上路去寻找吧!”

要做到舍弃每个月自动入账的薪水,其实也不是一时三刻就能做出的决定,但咏涵认为,钱始终不是人活着所该追求的一切。有些事现在不做,就一辈子都不会做了,既然自己已有些存款,也还没到老得吃不了苦的年纪,当下,似乎就是最适合出发的时机。

咏涵强大的内心,让她拥有“选择性听力”这项“超能力”,因此得以忽视来自四面八方的杂音,坚持走自己的路。下定目标后努力去实践,就算不认同的声音响起也不予理会,是咏涵一直以来的做事方式。“我会用事实来证明给大家看,那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而我的父母基本上也习惯了我这副德行,所以在许多决策上都不需要说服他们给予支持,我想,如果我需要这么做的话,应该会有许许多多的事情都做不成了。但当然,父母知道我不是个会轻易乱来的人,所以他们也不会反对我的决定。如我妈所说,不同意也没用,难道真的要把她(我)锁在家里吗?哈哈!”

走遍约50个国家,最令咏涵难忘的,是希腊海关官员的小气。“一抵步时,官员看到我护照上的塞浦路斯海关印章,竟说希腊不承认北塞浦路斯(North Cyprus)的存在,所以拒绝将印章盖在同一本护照,也就是我的护照上!的确,北塞浦路斯是个除了土耳其以外不受联合国承认的存在,但当时我真的觉得很诧异,不就是一个小盖章吗,盖在同一本护照上到底有什么问题?结果他们给了我一张纸,并把印章盖在纸上,我觉得真是多此一举、没事找事做,哈哈!同样在希腊,裸体主义的男性沙发主人(Couchsurfing Host)也着实让我大开眼界与耳界呢。”

咏涵在2014年前往希腊时,当地经济状况十分糟糕(虽然现在依然一样)、生活艰苦,但她这一路上却仍然遇到了很多乐观且面带微笑的友善当地人。“我在当地高速公路尝试搭便车的时候曾遇到一位老司机,一路上我们虽然鸡同鸭讲,但他竟然载着我来到巴士车站,并主动掏腰包自付价值20.40欧元的车票让我前往目的地,当然,我阻止了他。在走遍各国,看了在世界各个不同角落扎根的人们、看着他们不同的生活方式后,我不仅更加认识自己、了解自己,也更深信无论多么困难的问题都能够被解决、没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人生中,并没有过不去的坎。”

咏涵觉得,只要下定想做的决心与热忱,就可以排除万难、坚持到底。走在路上的时候,心态很重要,只要保持正能量就会迎来好事;只要尊重他人,也自然会得到尊重,一个人旅行其实就这么简单。

“我们必须认清自己不是超人、有很多事情或许还是需要别人帮忙的事实。必要时,大胆开口要求帮忙,you will be surprised with the outcome(你会对结果感到惊讶)!一定要永远记得,没有人是有义务帮助我们的,对于不愿帮助的人,只要说声“没关系,谢谢”就好,不需要去埋怨或诅咒对方;对于给予帮忙的人真心道谢,然后再把接收到的那份善意继续传下去,先让内心美好起来,眼中的世界与际遇,也会一样变得更加美好!”

在印巴边界的阿姆利则金庙(Amritsar Golden Temple),咏涵首次与浓厚的锡克族文化特色近距离接触。
在印巴边界的阿姆利则金庙(Amritsar Golden Temple),咏涵首次与浓厚的锡克族文化特色近距离接触。

一路上所经历过的最大挑战

“我想,是在中美洲的时候。”

因为之前都没有朋友去过中美洲,所以咏涵并不了解当地的签证状况,这些国家的发展都不如预期中般良好,间中也存在着许多不一致性。“比如说,从A国到B国会有很多边界关卡,而每个边界关卡的规矩都不同,有的可能会向你收取出入境费用、有的却不收。即便是在同一个关卡,碰到不同官员的话也会有不同的标准。再加上政府官网资料不完善,每当准备离境和入境到另一个国家前,都得耗上一整天的时间上网查看其他旅者的经验记录作为参考,非常吃力。”

此外,不懂西班牙语,连最简单的1到10都说不出口,让当地人虽然非常热心地想要帮忙,咏涵却因完全听不懂而挫折感非常强烈。后来,她便决定在危地马拉(Guatemala)的一个小镇呆上3个星期,就为了学习西班牙语,还自嘲是因为年纪大了、学习能力变差了的关系,才会被日复一日的不断学习折磨得疲惫不堪。3个星期后,虽然也不觉得自己的西班牙语有多么流利,但至少已具备了与当地人进行简单沟通的能力。对咏涵而言,可以与当地人进行交流的旅行,才有意义。

坦桑尼亚(Tanzania)的沙发主人带着咏涵出海体验独桅帆船。
坦桑尼亚(Tanzania)的沙发主人带着咏涵出海体验独桅帆船。

回到现实,网上众筹出书

2015年末,咏涵渴望另一阶段的人生转变,便结束旅程,与来自保加利亚的伴侣(她在保加利亚旅游时的沙发主人)一同到澳洲开始新的生活。“还记得我在2006年离开澳洲回马工作时,不曾想过还会再回到澳洲定居;回到现实中生活,赚钱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不然我会觉得自己好像在虚度光阴。度过了没有收入的日子长达3年,坦白说,也有些怀念每个月都有薪水自动入账的感觉呢。”

而透过非传统管道自行出书、第一本著作《随心远行,遇见幸运的自己》是咏涵结束远行之后所做的另一项崭新尝试。书里内容没有景点介绍或旅游攻略,只缓缓叙述一个又一个与美丽心灵邂逅的故事,或让人感动无比,或令人触目惊心,也少不了磨砺心志以及深刻心底的珍贵体验。她当时是透过Kickstarter众筹网,众筹目标是澳币7千元,筹获得款项主要会用于排版设计、编辑、印刷和发行,如今这本书已经成功出版。盈余部分咏涵将会用来做Kiva贷款或捐款。

“Kiva是全球首个提供在线小额贷款服务的非营利组织,透过网站,你可以把钱借给那些急需资金的穷人,没有利息,借款者的还款率也高达97%。首次接触Kiva时我也不解,怎么会有人那么有钱有闲,借钱给不认识的人?但深入了解后,觉得这是其中一个让我可以间接回馈那些曾经无条件帮助过我的陌生人的管道,便开始了我的贷款生活,至今已参与了近两年,也还会继续参与下去。”

- Advertisement -

而Kickstarter众筹网于2009年在美国纽约成立,让大众通过该网站进行公众集资,以进行创意项目。 “支持过众筹的朋友(包括我自己)都有不错的经验,但对于未曾尝试的人来说,可能不太有信心。这也不稀奇,毕竟这世界上充满了各种骗局,也有“收了支持者的资助,却提供不了产品”的实例,这一次,我做的不是什么高科技或太天马行空、难以想象的东西,而是一本书。 ”

有意购买《随心远行,遇见幸运的自己》者,可到以下网址支持http://myluckyodyssey.com/product/paperback/,或联络作者查询详情:[email protected]

一趟旅程的结束,也酝酿着下一趟旅程的开始。虽然不知道会发生在何时,但咏涵势必还是会重新上路,继续未完的旅程。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