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思而后行
异言堂

文:叶行

为了来届大选,要不要联合伊斯兰党,公正党分裂成“联伊”与“反伊”两派,分别由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与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领军,正当两派摩拳擦掌及剑拔弩张时刻,希联主席理事团议决,就算来届大选发生三角战,也不与伊斯兰党合作。

“联伊派”首领雪州大臣阿兹敏犹豫许久,最终也表态接受希联主席理事团决定,若是故事到此结束,不单公正党可以避免一场内斗,希联众多非穆斯林支持者也拍手称快,可谓皆大欢喜。

但是,身在狱中的公正党精神领袖安华,突如其来的写了封信,信里明明白白表态挺“联伊”,且授权阿兹敏主导协商,安华的神来之笔,破坏了公正党内好不容易平息的纷争,把联伊、反伊的矛盾,又推向战火边沿。

根据安华的看法,在来届大选,理应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政党,同心协力共襄盛举,与国阵全面一对一开战,减少内耗,避免浪费有限的资源,站在战略角度,安华的提议,的确有利于希联的改朝换代大业。

倘若联伊真能成事,除了有利于选战外,对内更可压制土著团结党的势力扩张,保持公正党在希联里地位,进一步加强未来争夺首相一职的筹码,更重要的是,巩固雪州政权,安华这步棋,可谓深思熟虑。

然而,现实是否真会如此理想化吗?

首先,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就是个阻碍,如果说已故聂阿兹时代的伊斯兰党,是反巫统的前锋,那哈迪阿旺主导的伊斯兰党,则是亲巫统的国阵编外政党。

打从哈迪阿旺接手伊斯兰党以来,对于纳吉国阵政权的维护,从他对一马丑闻态度,就可窥见一斑,尤其是最近几年,哈迪阿旺根本就懒得掩饰对国阵亲近的态度,俨然是国阵成员党中的一员,甚至比国阵成员党更凸出。

在“伊斯兰刑事法”课题上,伊斯兰党与巫统更是同声同气携手并肩,无视国阵内非穆斯林成员党存在,在国会里把“巫伊”联手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任由在野党上窜下跳闹得团团转,终究无可奈何。

这其中还有一个关键,哈迪阿旺三番四次呈上“伊斯兰刑事法”修改法案后,却放弃在国会里三读辩论的机会,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让人莫名其妙之余又匪夷所思,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哈迪阿旺的决定不会是良心发现。

所以,“联伊”成功与否,对伊斯兰党来说,根本就无足轻重,至于会否出现三角战,伊斯兰党已态度明显的表示不在乎了!

“联伊”的另一个阻力障碍,则是希联支持者里的非穆斯林选民,远在希联拉拢敦马之际,这些非穆斯林支持者,有些曾经因误解而消沉,然而,当敦马领导的土著团结党,成功在垦殖民区展开活动,且反应热烈后,让许多心生离意的非穆斯林支持者,看见改朝换代的曙光,纷纷驻足观望。

但是,伊斯兰党固执于“伊斯兰刑事法”的推行及“伊斯兰神权国”的追逐,却几乎是所有希联非穆斯林支持者所不能理解,且无法接受。事实上,很多希联非穆斯林支持者之所以支持希联,是因为希联主张有别于国阵的种族路线,奉行跨越种族政治的追求。

敦马领导的仿巫统单一种族至上的土著团结党加入希联后,让大量希联非穆斯林支持者出走,经过希联所有成员党努力解释,才勉强让他们改观,挽回一场危机。如今公正党独排众议,交好伊斯兰党,无疑是火上加油,更可能激怒希联非穆斯林支持者,最终导致得不偿失。

政治固然是弱肉强食的游戏,但弱势群体往往会在关键时刻,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国内选民虽然以穆斯林居多,但非穆斯林选民手中一票的力量,也是不容轻视,在拉拢穆斯林选民支持的同时,更不应该忽略非穆斯林选民的情绪。

所以,除非公正党不稀罕非穆斯林选民的票,否则,对于联伊与否,还得三思、还得慎重!

Share your vote!


  • Fascinated
  • Sad
  • Angry
  • Bored
  • Afraid

相关文章

光华日报

世界历史最悠久的民营华文报
光华电子新闻版权所有 © 2007-2015 Kwong Wah 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by Kwong Wah Yit Poh Press Berhad

友情连线

中山日报 文汇报

马新社 联合日报

Expozus 孙中山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