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I连续5个月上升 国人最大开销 饮食
国内新闻

报道:李秋缘、赖洁敏、郑欣玲

全民再如何缩减开销,唯独无法节省饮食费用;目前每月有6个州属的饮食CPI指数超越我国CPI总指数。

全民再如何缩减开销,唯独无法节省饮食费用;目前每月有6个州属的饮食CPI指数超越我国CPI总指数。

在今年的首5个月内,大马每月平均有6个州属的饮食消费物价指数,超过我国消费物价指数的总指数,其中马六甲连续5个月居首。

在生活成本“喊涨”的年代,国人都尝试节源开流来减轻财务压力,不过饮食仍是无可避免的开销。消费物价指数(Consumer Price Index,简称CPI)是国民消费价格指数,可客观反映一般家庭消费价格水平变动情况的宏观经济指标。

根据我国国家统计局提供的今年1月至5月份CPI报告,针对饮食(非酒精饮料)、房产、水源、电力及天然气,以及交通做出的分析,显示过去5个月以来,唯独饮食CPI是超过我国CPI总指数。

报告显示,饮食CPI超过我国CPI总指数的州属,分别是:马六甲、柔佛、槟城、吉隆坡、吉打及玻璃市(统计局把两个州属计在一起)、雪兰莪及森美兰。

其中,马六甲每个月饮食消费指数全马最高,每个月指数点都超过5,以及超过我国的CPI总指数。在1月份的CPI总指数是4.0,而有5个州属的饮食CPI指数超越4.0,分别是马六甲(5.1)、柔佛(5.0)、槟城(4.9)、吉隆坡(4.5),吉打及玻璃市(4.4)。

从每个月分析显示,我国饮食CPI指数在过去5个月都持续增长,反映出国人的饮食开销,占了生活成本大部分开销,特别是在城市化及发展中的州属最明显。

政府实行GST 消费水平逐年增

根据我国国家统计局的《2014年家庭消费指数报告》,国民消费于2009年至2014年之间的家庭消费涨幅度平均增加9.8%。

我国统计局于2015年11月17日发布的报告,国民在2009年家庭每月平均消费是2190令吉,但到了2014年家庭每月平均消费是3578令吉,涨幅度高达9.8%。同样的,在城市区的涨幅度也高达9.3%,而郊区也有8.4%,可见城乡的家庭消费在过去5年来都逐渐提高。

布城柔佛涨幅度最高 砂最低

根据比例,布城及柔佛的涨幅度最高,增加率高达12.7%,布城平均消费从原本的2981令吉增加至5627令吉,而柔佛也从2018令吉增加至3808令吉。反观槟城,每年增长率是6.1%,是全马家庭消费涨幅度最低的第三个州属,从每月消费2585令吉增长至3505令吉。

然而,根据该份报告,砂拉越是全马家庭消费涨幅度最低的州属,每月消费是2166令吉增加至2826令吉。不过,我国在2015年4月1日开始实行消费税,国民消费水平大幅度提高,但是国家统计局至今还未有更新的报告,显示国民在消费税后的家庭开销。

lst1a
收入支出不平等 国内消费能力低

槟城理科大学社会科学系经济组教授连慧慧受访时认为,政府不能只根据CPI的平均数做评估,因为城乡面对的开销及压力不同。

她说,CPI是显示一个国家的消费物价指数,但是城乡地区有着不同的CPI,毕竟城市化州属的CPI会比郊区来得更高。“另外,尽管我国有很多援助金给予各阶层符合资格的人士申请,但是中阶层收入往往被忽略,因此会面对更大的生活压力。”

另外,她提及,一些私人公司会据CPI(消费者物价指数)来调薪,但是很多人仍质疑CPI的准确度。她说,若根据CPI来调薪,那薪水是随通货膨胀率来调整。尽管表面上是调薪,但实际上薪水只是刚好能应付开销。“一旦公司依据CPI来调薪,那其公司员工就会出现薪水过低的情况,就会面对经济压力。”

尽管如此,她认为,我国面对最大的问题是支出及收入不平等,所以国内消费能力也较低,这主要是大家都节省开销。为了渡过难关,消费者唯有开源节流,才能找到更多的收入。

“开源,无疑就是找更高薪的工作或兼职,另外就是投资;节流,当然只能减少高消费,比如不去支持那些乱标价格的小贩档口,避免有额外的开销。”

马六甲 — 饮食CPI全马最高 成本人工最大负担

甲州每个月的饮食消费指数被指全马最高,饮食业者相当赞同这点,其中造成州内饮食价格偏高的,除了材料成本以外,人工对业者来说是一大负担。

饮食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即使消费物价指数不断增加,也只能自行做出调整。

饮食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即使消费物价指数不断增加,也只能自行做出调整。

成本比店面租金来得高

一名不愿具名的熟食小贩接受《光华日报》询问说,现今人工难找,聘用非法员工是很大的冒险,而且马六甲是小州,相信是地方不大,因此执法工作进行得更积极及严格,许多饮食业者要承担人工费用,包括薪金膳宿,往往这笔成本还比店租来得高。

他也说,马六甲是旅游州,近年来的发展也相当蓬勃,尤其入遗之后,老街区及附近的店租相应提高,饮食业者逃不过成本涨价的后果。

“原来市郊的地区也逐渐发展,新店面林立,传统饮食业者不是人老了无人继承而结业,就是无法承担市内过高的租金,都迁移到新区继续做生意。可是,要在新区做生意成本也不低,包括还必须装修店面等费用,所以说,熟食价格不可能有所谓的‘便宜’。”

lstab1

他指出,早前马币贬值,特别是进口材料成本高涨,但如今马币回稳,货源成本依旧没有调低,也不可能调低,所以最后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消费者来承担这些涨幅。

除此,他说,许多著名饮食连锁店入驻甲州,这类店饮食售价往往比普通小贩中心的价格高出至少30%,而这也对州内的饮食价格带来影响,大家都会相应地调高一些,毕竟相信消费者还是负担得起。

来自双薪家庭,长期外食的萧女士受询时说,饮食开销对他们家庭来说占主要一笔,由于两个孩子都在成长发育期,吃也比较多,一家四口平均一餐要花上40至50令吉,有时上冷气餐馆用餐,点三样菜式,包括一道肉,一般消费都超过60令吉。

“因为没有时间自己煮食,外食最主要也得确保孩子吃得饱和吃得好,吃的方面基本上省不了多少,所以就从饮料削减开销,比如4个人只点两杯饮料,毕竟长期喝甜饮或冷饮都对身体不理想,所以也这样教育孩子尽量少喝。”

甲市内售卖的酿豆腐,每件最少80仙起跳。

甲市内售卖的酿豆腐,每件最少80仙起跳。

吉隆坡 — 属通膨阶段 民众选择少吃

从今年1月至5月的消费物价指数显示,吉隆坡今年首5个月的饮食消费物价指数超过4,属于通货膨胀阶段,记者走访吉隆坡市区食肆,受访者都不约而同说:“只能少吃一些。”

覃学猷:减价时多买一些

74岁的商人覃学猷表示,本身和太太甚少在外用餐,但即使在家里自己烹煮,也会发现原材料价格的变动。

他说,只要有到商场逛的民众,多数都会发现价格每个星期都在变动,现在即使是折扣价,物品价格也会偏高。

“你看饼干,也可以每个星期有不同的价格。如果想要吃,就在减价的时候多买一些。”

蔡太太:经济饭不再经济

饮食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饮食消费物价指数不断调涨之际,蔡太太(打扫工人)表示,他们只能够从生活上其他地方节省开销。

她表示,隆市近期的饮食消费确实提高,即使是“经济饭”也已经不再经济。

“现在的早餐,一杯咖啡2令吉20仙,最普通的面食也要6令吉。经济饭其实也不经济了,1个肉类配上2样蔬菜和白饭最少也要6令吉。”

她说,现在与丈夫到外用早餐,可能会选择一碗大的主食两人分着吃,若要节省开销,就只能够少买一些衣服和日用品。

谭静波:调整用餐的份量

从柔佛来吉隆坡生活了10年的谭静波(40岁)则认为,在吉隆坡市区内用餐价格本来就偏高,随着物价调涨,也只能自行调整用餐的份量。

“物价调涨是事实,小贩不涨价你要他们如何撑下去?所以我们就需要自己选择,这已经是事实,我们也改变不了。”

他披露,他与太太育有一名孩子,若一家三口在外用餐,一天的膳食大概需要花上130令吉。

但他表示,吉隆坡的饮食价格已算是比柔佛较为便宜,而他也没有特别留意本身在今年首5个月的饮食消费是否有增加。

马女士:原料涨食客减少

记者也访问了数名小贩,但他们都表示,近半年价格都有调涨,但有小贩则不排除未来数个月可能会做出调整。

一家咖啡馆的东主在受访时表示,本身的茶室并没有调涨价格,但是以消费者的身份到外用餐,还是会觉得饮食消费确实有所调涨。

另一名经营海鲜面档的马女士则说,虽然目前她的摊位还未调涨食物价格,但是随着原料不断调涨,一公斤鱼的价格已经增加了6令吉,她不排除之后会做出价格的调整。

她说,近半年价格调涨最严重就是蒜头,其他蔬菜海鲜也有所调涨,小贩在别无他法下,只能调涨价格。

马女士说,经济不佳食客的流量也会减少,但她相信,这都是适应期,希望客源慢慢会回升。

她说,一些客人可能一星期光顾三次,但现在可能只是一星期一次。

Share your vote!


  • Fascinated
  • Sad
  • Angry
  • Bored
  • Afraid

相关文章

光华日报

世界历史最悠久的民营华文报
光华电子新闻版权所有 © 2007-2015 Kwong Wah 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by Kwong Wah Yit Poh Press Berhad

友情连线

中山日报 文汇报

马新社 联合日报

Expozus 孙中山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