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班姐妹花 安能辨我是雌雄
真情面对面

主持人:张易雄
报导:蔡卒妨
摄影:梁僡育、部分由受访者提供

170717cw01人物简介
吴欣洁〔15岁,初二生〕:5岁开始接触潮剧,擅长演奏乐器。
吴欣怡〔16岁,高二生〕:7岁开始接触潮剧,长操控木偶。

台前,木偶公仔时而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时而跟着故事情节演变,做出各种动作,栩栩如生;台后,两名十多岁少女正在忙碌着,一人熟练地边演边操控木偶,另一人专注地演奏乐器,年轻的面孔,在一众中老年团员当中显得格外亮眼。她们,就是来自戏班世家的姐妹花吴欣怡和吴欣洁,国内少数同时懂得唱潮戏、演奏乐器和操控木偶的年轻一代。

芳华正茂的欣怡和欣洁,外表和其他的00后没两样,心里却住着比自己年龄成熟的灵魂。同年的孩子还在为学业打拼、忙玩乐的时候,懂事的两人,已在做着超出她们年龄范围的潮剧艺术传承,累积了近10年的演出经验。

16岁的欣怡和15岁的欣洁,今年分别念高中二以及初中二。从小在潮剧文化熏陶下成长,让她们对潮剧有着满满的热诚,边兼顾学业边演出。她们经常在下课后到戏班帮忙,跟着爸爸和叔叔的戏团去表演。

在路边的戏台“抛头露面”演出,有些年轻人或会觉得不好意思,姐妹俩却乐在其中。“有时候要演酬神戏,我们早上就要抵达,下午空闲时就在戏棚下睡觉休息,我们已经习惯了,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欣怡和欣洁是本地著名的金玉楼春木偶剧团第四代传人,曾祖母杨大妹、祖母杜爱花、爸爸吴历山及姑姑吴慧玲等人,皆是潮剧艺术文化工作者。或许是因为这个特殊的家族背景,两人对潮剧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使命感。

“我们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已经跟着妈妈在戏班里走动,童年都是在戏班里度过。”耳濡目染下,姐妹俩分别在7岁和5岁左右开始学会唱曲、奏乐器和操控木偶。

文静的姐姐欣怡对操控木偶情有独钟,而活泼的妹妹欣洁则偏爱演奏乐器。两人主动想要学习和参与潮剧,让家人感到很安慰,开始给予悉心指导。姑姑教她们操控木偶和演戏的功架,父亲则指导她们演奏乐器。大约学了2年后,姐妹俩已可正式上台演出,丝毫不怯场。

“我们最先学会唱的是《京城会》,那时几乎天天都在唱,以打好基础功。开始时我们只当配角,后来才当主角。”心怡比较倾向于唱女声,心洁则多数唱男声。偶尔,两人会根据自己喜欢的角色,跟对方交换扮演男女主角。

谈起家族中影响她们最深的人,欣怡说,都有。“我喜欢爸爸和叔叔演的老生、姑姑演的花旦,还有祖母演的小生。他们扮演的角色,对我都有一定的影响。”

欣洁则毫不犹豫地说,姑姑是影响她最深的人。“可能是因为我跟姑姑的感情很好,常跟在她身边打转的关系。”

170717cw02第一次演大戏

主持人易雄问两人,第一次正式演出的是哪部戏?第一部学的戏是什么?

“我们第一次正式在台前演的大戏是《爱歌》,那时是在一家酒店演出,我们搭档演情侣。我们在后台学的第一部戏则是《潇湘秋雨》。”

至于担任较吃重角色的,是在木偶戏《潇湘秋雨》演男女主角,整场演出大约3小时,几乎每场都要唱。欣怡说,“《潇湘秋雨》是我很喜欢的一部戏,从小就学唱,对它比较有感情。”

欣洁则说,她喜欢的是《怒斩乘龙》。“我主要是演奏乐器和唱,但没操控木偶。”

最喜欢的角色

姐妹俩拥有9年演出经验,易雄问她们,最喜欢哪个角色?

偏好演男角的欣洁喜欢《怒斩乘龙》的男主角,欣怡则喜欢扮演皇后的角色。

易雄笑问,是不是因为皇后不用说话,可以骂人?“我觉得皇后很有权威。我学过一部戏《假王真后》,我在里面演皇后,这是我很喜欢的角色。如果要我选择在台前演出的角色,我想扮演那种小家碧玉的小姐,就觉得造型很美,无论发型和服装,都很好看。我知道这样的角色难度很高,我还要好好学习。”

易雄再问,有没想过有天要站在台前演出,甚至是售票演出那种?

欣怡坦言还不敢想。“等到我真的很厉害了,我才会想要做。我总觉得这个东西太沉重了,会有心理压力。”她说,压力来自群众。“我怕自己会出错,但如果让我在幕后操控木偶,我没有问题,因为观众看不到我。如果是我站在台前演出就不行,大家的焦点都在我身上,整3小时的戏全由我主导,不容易。但如果是演配角,只出场几次,例如演主角的孩子,我觉得还可以。”

“你一定要踏出第一步,慢慢走,终会有成功的一天。”易雄鼓励她。

欣怡(左)和欣洁(右)在早前演出时的造型,生动可爱。

欣怡(左)和欣洁(右)在早前演出时的造型,生动可爱。

发扬光大潮剧

易雄:你们因为从小受到家人影响而喜欢潮剧,现在长大了,生活圈子和思想毕竟不一样了,以后会不会因为少接触而不像以前那么热爱潮剧?

“以后的事很难说,但至少到现在,我还是抱着那种要努力把它介绍给更多人认识的想法。我常会邀请同学来看我们演出,或者到姑姑在槟岛开设的潮艺馆看看,希望更多人能够认识这些传统的艺术。”

易雄:身上肩负家族传承的使命感,会否影响你们的生活、学业,甚至让你们感到压力?

“我们的生活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其实两者是可以共存的,我觉得最重要是自己懂得分配好时间,不能因为学业而放弃这个兴趣,或者因为兴趣而荒废学业。我们也不会觉得压力,家人让我们自由选择,他们的看法是你有兴趣就做,没有的话,就好好念书,一切顺其自然。”欣怡说完,坐在身旁的欣洁也点头表示认同。

谈到以后的发展,目前在念商科的欣怡说,本身对数学很有兴趣,但还没想过要从事什么行业。“不管我做什么工作,都不会放弃这个兴趣,我会继续帮忙家里,将潮剧发扬光大。”

在台上表现淡定的欣洁则腼腆地说,她想要当一名歌手。“潮剧是跟着我们一辈子的艺术,我们真的喜欢它。如果连我们也放弃,其他人更加不会去传承 。”

朋友眼中的我们

“你们喜欢潮剧,成长的背景也跟其他人不一样,同学会不会觉得你们很奇怪?毕竟戏曲和木偶戏都是属于婆婆年代的东西。不只是年轻人,连中年人也未必懂得欣赏。”

欣洁坦言,曾经确实有朋友说过她奇怪。“我跟他们解释,戏曲是一种艺术,很重要,需要传承下去。”

欣怡则说,“我的朋友反而觉得这些东西很新奇,会羡慕我们,并会主动向我了解更多,例如问我怎样唱之类的,有时同学甚至要求我唱两句给他们听。有人把我们演出的片段放上网,大家会留言称赞我们很厉害。念小学时,学校办展览会。老师曾经要求我们带木偶去展示,让我现场为家长和同学示范怎么操控木偶。”

经常要在戏班帮忙的两人异口同声说,跟朋友之间的相处,并没有因为她们的“不一样”而受到影响。

姐妹俩表示,其实年轻人喜欢做的事情,她们也会做。“我们爱玩手机、也有自己喜欢的偶像,但到了戏班,会自然回到那个状态。”

欣怡说,“我们要跟朋友出去玩,会先查看工作的时间,或者预先跟父母说好。朋友知道我有时需要工作,大家要出去时,一般会先问我们什么时候有空,他们可以迁就我的时间。”

学潮剧的难处

欣怡操控的木偶,都是使用铁枝来操控,被称为潮州铁枝木偶。“有些木偶会比较重,开始操作时让我觉得有些吃力,会手酸,后来慢慢习惯了,就没问题了。”

年纪轻轻的欣怡和欣洁,常要扮演超乎她们年龄的角色。她们自认,自己在演绎男女感情方面,还缺乏一些经验。

欣怡觉得,那些苦情的角色比较难演。“例如故事说女主角被丈夫抛弃,但我不曾有过这种经验,根本无从体会哪种感受和心情是怎样的。遇到这些问题时,我们会向爸爸和姑姑求助。他们教我们多留意人家怎样唱,教我们模仿,再让我们好好揣摩一番。

爸爸有时也会以故事主角的遭遇,来提醒我们要带眼识人,间接教我们如何去面对人生的挑战,让我们收益良多。”

“人生有得有失,一切就看你用什么心态去看待。”访问结束前,易雄如此勉励她们。

Share your vote!


  • Fascinated
  • Sad
  • Angry
  • Bored
  • Afraid

相关文章

光华日报

世界历史最悠久的民营华文报
光华电子新闻版权所有 © 2007-2015 Kwong Wah 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by Kwong Wah Yit Poh Press Berhad

友情连线

中山日报 文汇报

马新社 联合日报

Expozus 孙中山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