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新华乐队 ——写在625团庆前
异言堂

文:王孙文

参与华乐活动那些年,则是初中二大放假前夕被友人拉去华乐室,还记得李狄袁说,乐团敲击组缺乏人,希望你能加入,就这样迷迷糊糊走入了中华音符世界。

当时一起成为候补学员都来自日新小学校友,也都是狄袁一个一个拉拢,讲义气说好话,被骗进去是事实。

一参与乐团就学校放假,音乐营跟着就开始,大伙住在校舍班上,男女不同班,但男生需要守夜,看着女班以防坏人偷进去女卧室捣蛋。

那年是1983,笔者刚卸“下午班纠察队总团长”,这是人看人厌的学生纪律队伍,常抄下学生名字给予纪律老师,给人取了外号小辣椒,唉!

1983年尾误打误闯下,成为华乐团笛子手,烂泥扶不上墙的我跟着大合奏度过了数年,也让笔者在日后参与了推动华乐工作,这个缘分还得感谢“发扬华乐,博爱互助”宗旨的日新中学华乐团。

乐团其实还大我一岁,在1967年7月20日位于大山脚容记饭店左侧的面摊,由已故陈顺祥、李嘉喜、陈照赞、孙创河、李亚赐等学长相约谈起而有。

67年7月28日由陈顺祥、李嘉喜和邓秋兴发起并正式筹组“日新中学华乐队”,其实当时只是一支笛子队,团员约有三十余位。并由邓秋兴出任首届队长,指导为三位发起人和陈智源。

同年10月,陈顺祥进一步筹组丝竹乐队,使它和笛子队附属华乐团。在宋万庆校长大力支持下,乐队向全校师生展开募捐,共筹得128元51分。

隔年3月16日,华乐队在80名笛子队和丝竹乐队的成员支持下,易名为日新中学华乐团。邓秋兴升任为第一任团长。

在3月24日乐团改选,陈顺祥接任团长,也兼任丝竹乐队队长。尔后在陈顺祥征得大山脚韩江公会中乐组负责人陈才锦、郑炳逐、陈特勤、陈如旭等前辈应允,义务担任乐团丝竹乐队指导,也惠借该组场所作为练习中心。

乐团在一周年纪念活动,丝竹乐队首次呈献节目,这时乐团拥有170多位团员。乐团也在日新50周年庆典晚会演出,当天早上也为家政楼奠基典礼及毕业典礼上助兴。

1968年12月6日,乐团3位发起人毕业离校,翁瑞燕接任团长,陈顺祥出任丝竹乐队指挥,李嘉喜和邓秋兴则为乐团指导。

1969年初,乐团指挥进行重大改革,陈顺祥根据西洋管弦乐队组织法改革丝竹乐队队形,如加强低音组及均衡其他声部。而丝竹乐队改称华乐团,笛子队继续附属华乐团,为乐团训练新团员。并于11月28日为马来西亚广播电台槟城分台首次录音。

当时的宋万庆校长亲自担任顾问老师,自己监督和大力支持乐团。

1970年12月11至12日,乐团参与了《光华日报》主办敬老济贫文娱晚会。尔后也参与槟城同乐会歌乐晚会,在大山脚天主教堂演奏农历新年弥撒经典,救济水灾基金演出,槟州保良局音乐晚会,韩江公会,金星校友会演出。

1971年庆祝成立4周年纪念,主办华乐晚会。在乐团指导李嘉喜校友穿针引线下,接待了新加坡华乐人士吴奕明带领乐团,并与新加坡乐坛有了密切联系。

1973年前往怡保,为留台同学会主办首届全国华乐比赛客串演奏,于会上呈献了全国首演“东海渔歌”。团员黄师光、张同盛、赖亚来、许汉祯、翁瑞燕和黄江和在首届华乐比赛荣获冠、亚、殿、第5、第7、第8名。

于12月学校假期,乐团启开了巡回南马之旅。并于麻坡中化礼堂,新山苏丹钻禧礼堂演出。

1974年2月9日北上亚罗士打,为新民独立中学筹款,在室内体育馆演出。尔后陈顺祥指挥功成身退,也离开了母校华乐团,放下日新指挥棒,到其他学校继续发扬华乐理念。

珍惜眼前乐团

写着乐团的当年记录,念着华乐情怀,要不是3位发起人在成立之初就一一记录在案。并于1988年重新整理,搜集资料下来。陈顺祥突然在1990年病逝,这些年的一路走来,相信没有几个人懂得创团之举。

就如首届团长所言,乐团成立50年了,陈顺祥英年早逝也27年了,留下的是许多不堪回首的往事,他会永远怀念陈顺祥!

那种不堪回首往事的触觉,让我们必须珍惜眼前的乐团。要不是3位发起团友的高瞻远瞩,历届团友们的坚持不懈,大家一起为中华文化艺术事业分担,日新华乐团也没有今天的成绩。

写着写着,手机传来一则讯息,“1966年,我读预备班时,参加铜乐队(那时沒有笛子队、丝竹乐队),先吹号角bugle,之后吹喇叭trumpet。都是林少华老师亲自教导。1967年,练习时林老师有时会来教导,大多数时候都是我们自己乱乱吹。有一天,铜乐队队长陈顺祥到来跟我们讲话,叽哩吧啦胡鲁哈啦,忘记他讲了什么,只记得这句:‘……华乐,是华人的音乐!身为黑头发黄皮肤圆脚趾的华人,除了参加铜乐队吹trumpet,一定也要玩华乐!下个星期六早上9时来吹笛子……’一直以来只听说‘华人与狗不准进入!华人是东亚病夫!要建华校,除非铁树开花!华乐是死人的音乐!……’这还是头一遭听到‘华乐,是华人的音乐’!”

就这样,我们几个吹trumpet的傻傻笨笨戆戆呆呆的又来吹笛子了!参加铜乐队吹trumpet,还有笛子吹,真是参一送一,买米送蕃薯!

1967年底,陈顺祥、李嘉喜、邓秋兴做了吕书成华乐前辈讲的“华乐乞丐”,沿级逐班去乞讨,同学们就五分一角两角的给,我给两角(去香港茶室没有钱吃粿条汤了),沈平階给5分,给班上的女同学骂,至少都要给1角,丢了1A班的脸,以为还在读RH班呀!李嘉喜的好朋友李金喜给1分钱!

借此与母校华乐团共勉之,预祝您于625团庆演出成功,也祝愿您完成另一个50,并于2067庆祝日新华乐团百年团庆。

1986年《乐》华乐晚会筹委会主席王孙文 谨此

 

 

 

Share your vote!


  • Fascinated
  • Sad
  • Angry
  • Bored
  • Afraid

相关文章

光华日报

世界历史最悠久的民营华文报
光华电子新闻版权所有 © 2007-2015 Kwong Wah 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by Kwong Wah Yit Poh Press Berhad

友情连线

中山日报 文汇报

马新社 联合日报

Expozus 孙中山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