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土地局出动神手,一次过把情人桥海鲜餐馆及海洋海鲜餐馆铲为平地。
县土地局出动神手,一次过把情人桥海鲜餐馆及海洋海鲜餐馆铲为平地。

(芙蓉16日讯)眼睁睁看着祖传的海鲜楼夷为平地,东主为保护海鲜楼,激动以火水淋身再以玻璃瓶击头,仍然保卫不了,泪洒医院。

为保护坐落雪州丹绒士拔情人桥旁的海鲜楼,海洋东主李俊祥在过去一年里,通过法律途径捍卫失败后,因叔叔在关丹遇车祸,随后离世而办理丧事,而逾期一周作出上诉,上诉时也呈交相关证明文件,岂料反对党执政的雪州政府,直接退出上诉。

昨天早上10时,县土地局把情人桥海鲜餐馆及海洋海鲜餐馆铲为平地。

李俊祥今天在芙蓉一家私人医院向媒体说,他希望掌管地方政府、研究及考察事务的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清楚交代3个事项。

他说,第1是否会履行当初的承诺,那2片地到底在哪那里?是否承诺过?

- Advertisement -

“第2,出示2片地的合法文件,同时,出示拆除海鲜楼的通知书等;第3,拆除海鲜楼的目的是什么?”

他指出,即便是民选的当地州议员,却在事情发生时落跑,一直找不到其踪影,甚至不闻不问。

“民选出来的州议员都无法协助人民捍卫权益,那还有谁能?”

李俊祥激动地透露,去年10月,他父亲因收到拆除通知信,不幸中风,这一年来,为保住爷爷留下来的祖业,他们花费了15万令吉律师费及庭费争取保留,最终还是失败。

对于健康状况,他说,昨天下午4时他到医院检验,目前情况良好,仍在等待检验报告。

黄祚信(右起)试图帮助李丽欣及李俊祥向执法人员求情,要求一星期宽限期,不料当局态度坚决。
黄祚信(右起)试图帮助李丽欣及李俊祥向执法人员求情,要求一星期宽限期,不料当局态度坚决。

遭网民抨击污蔑 东主与家人感心酸

李俊祥说,这已是他第二度没有接到通知信下,海鲜楼遭拆除。

他叙述,本月1日午夜12时至凌晨3时,他接到朋友通知有关拆除行动。

他强调,这是非常不合情理,较后,当局因受阻下而没遭拆除。

“这一次,却再度秘密行事,没有发出拆除通知信函;我还是接到朋友通知,看到保密拆除信函,而快速飞奔到海鲜楼,当时已见官员抵达。”

他说,事后,许多人在网络上抨击及污蔑海鲜楼,令他们看到都感到非常心酸。

他的39岁姑姑李丽欣说,打从本月1日发生要拆除海鲜楼,她们的家人在这段时间受尽煎熬,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她激动地说,她是政治系出身,但没加入政党,不是民主行动党或马华的党员。

她坦承,当初她把票投给反对党,而且非常崇拜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始料不及,这回不单没获得行动党当地州议员的帮忙,反而被污蔑她是马华人。

李俊祥(右)谈及海鲜楼夷为平地,不禁地与李丽欣(中)泪洒医院。左为黄祚信。
李俊祥(右)谈及海鲜楼夷为平地,不禁地与李丽欣(中)泪洒医院。左为黄祚信。

黄祚信吁欧阳捍华伸援手

马华雪州秘书拿督黄祚信吁请欧阳捍华关心东主,并且凝出解决方案。

- Advertisement -

他指出,身为人民代议士的欧阳捍华,对事件完全不闻不问,不但没有现身,还有人看到他在事发时,立即离开当地,并且无法联络上。

他希望欧阳捍华透明度去交代事件。

他说,虽然马华目前在雪州是属于反对党身份,即便事主是支持行动党,马华仍然不会袖手旁观,给予事主帮忙。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