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强越强】完结篇~乡亲聚集护育强 司南马镇小情浓
大城小镇

孩子们脸上挂着天真无邪的笑容,是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赋予他们喜悦。

孩子们脸上挂着天真无邪的笑容,是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赋予他们喜悦。

报道/摄影:黄佩珊、黄馨柔

(司南马19日讯)育强校地风波,让很多人发现了吉南司南马这个原本不起眼的小镇。从事件中,董事部、校友乃至镇上的乡亲父老,让外界看到了他们在保护校地上展现的坚韧精神,小小的地方散发着浓浓的情怀。

从辉煌到没落,吉打司南马就跟国内其他新村一样,面对人口老化,年轻人往外迁移的困境。这个小镇,过去曾经有5000多位华裔村民,目前约有2000人左右。人口虽然在逐年减少,但是,育强校地风波凝聚了小镇上的人,就连曾经的校友和已经外迁发展的当地人也献上关怀。

今天,育强小学全校共有44名学生,分别有12名巫裔、4名印裔及28名华裔学生。

该校今年将会有7人毕业,而明年已有11名新生报读。这间接加强董家协和校友会信心,只要能保住育强学校,董家协就会设法增加学生来源,让育强继续在孕育人才上展现出其遇强越强的魅力。

短短的“车头路”十几户人家,却曾经住过3位校长及著名画家。

短短的“车头路”十几户人家,却曾经住过3位校长及著名画家。

小巷栽培3校长画家

短短一条小巷,却栽培出3位校长和画家!

在司南马大街旁,有一条小巷叫“车头路”,整条路不长,只有十几户住家,但是,这条小巷却是当地村民相当津津乐道的是,小巷出了3位校长及1位著名画家,他们是庄振培校长、王炳祥校长、陈添寿校长及画家张协成。

值得一提的,毕业于育强小学的庄振培及王炳祥,都曾经担任育强小学的校长。不仅如此,当地人还透露,过去曾有不少在育强担任校长或老师的,都会选在“车头路”租房子。

庄振培校长曾经居住的居所,便是位于育强学校原址,就是育强最早期的学校,随后育强再经过3迁,终在现有的校园落户。

据当地村民透露,“车头路”早期是镇上最热闹的地方之一,也是很多人的共同回忆。那些年,那里有一间咖啡店在镇上是响当当,名为“马来西亚茶室”,当时的茶室就位于育强小学前校址后方,是当地人的回忆也是最常光顾的茶室。

不过,随着岁月变迁,咖啡店目前已改建成居民的住家,育强小学的最初原址也成了燕屋。

当年的“马来西亚茶室”(左)现已成为居民住家,而右侧的房屋则是当年育强学校最初的校址。

当年的“马来西亚茶室”(左)现已成为居民住家,而右侧的房屋则是当年育强学校最初的校址。

幼稚园设校友会内

育强幼稚园,现设于育强校友会内,各族学生总人数多达55人,比育强小学学生还要多。

育强家教协会主席郑宝成说,幼稚园已有约18年历史,目前有2名教师,不过,部分学生毕业后会回到霹雳念小学,并非都升上育强小学。

他说,幼稚园虽以华语教学,但不乏异族同胞报读,三大民族齐上课,也有部分学生来自霹雳司南马。育强幼稚园是由育强校友会发起,每天上课时间为上午8时30分至11时30分。

育强校友会前身,是一栋拥有双层楼的木板屋,专供出租。

育强校友会前身,是一栋拥有双层楼的木板屋,专供出租。

【采访手记】

感受小镇留岁月痕迹

文:黄佩珊

穿过一段很长的油棕园夹道,不时有牛群过马路和在路旁吃草,经历逾一小时车程,我来到吉南司南马这个小镇,这也是我第一次来到司南马。

这里只有一条主要大路,商店不多,也没有全部营业。小镇上没有车来人往的热闹景象,因为小镇生活淳朴,人们的生活节奏也很缓慢。

我们在育强学校董事长和家协主席带领下,走访了该校过去的校址,听当地人的侃侃叙述,我感受到岁月在这片小镇留下的痕迹。

访问后,董事长带我们到“咖啡店”用餐,但所谓的“咖啡店”,其实是一间老式的木板屋,里边只有一张桌子。

没有招牌、没有任何装潢或冷气设备,一扇开敞的木门可以望向街道,不时与路过的街坊打招呼,而老板娘用了浓浓人情味,以及在小镇土生土长的情怀烹调食物,味道也分外可口!

育强犹如村民支柱

文:黄馨柔

来到司南马村采访,第一个遇见的人是手脚和衣服都沾染黑油渍的华裔老伯,我们当时在育强小学校门前等候“人肉通行证”家协主席的到来,以便可以顺利进入校园采访。老伯看见我们在校前等候,主动上前询问来意。

在自我介绍后,老伯便好心地把我们带到校门口,跟学校保安员接洽,请他通知校长,在保安请示校长后,我们很快地顺利进入校长室,不必继续在烈日下等。

老伯没有和我们一同进校园,他之后在我们坐进校长室后才又出现,这次带来了本报的育强系列报道给校长看,大家就这样开始聊起。

老伯其实是当地修车厂业者,车厂就在育强的隔壁。多年来与育强为邻的他其实不曾在育强念过书,而是在一桥之隔的霹州志成学校念了3年书,尽管如此,他却可以娓娓道出育强的历史,对学校事迹了如指掌,什么时候搬迁、历届校长是谁、有哪些杰出校友、谁又去了“荷兰”,甚至是20多年前校长的电话号码,都能不假思索清楚念出。

以他77岁高龄来说,还能有条理地道出记忆实在令人赞叹,也必然是因为对育强关爱至深,才会如此烙印脑海。

访谈间,曾在育强就读的家协主席多次反过来从这位“校外人士”的口中寻找育强的记忆,这个画面有点奇怪,但更多的是欣慰和感动,感动老伯虽不是校友、董事,却对育强爱护有加。

老伯拒绝上报,所以就在这里介绍他。感谢老伯无私地跟我们分享育强的历史,和带领我们走访旧址。

在司南马遇见老伯,我深深地感受到,育强不只是学生的、校友的,也是属于整个司南马村民的支柱。

 

 

Share your vote!


  • Fascinated
  • Sad
  • Angry
  • Bored
  • Afraid

相关文章

光华日报

世界历史最悠久的民营华文报
光华电子新闻版权所有 © 2007-2015 Kwong Wah 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by Kwong Wah Yit Poh Press Berhad

友情连线

中山日报 文汇报

马新社 联合日报

Expozus 孙中山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