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站看发展】居銮火车站 火车充花车出嫁真气派
大城小镇

居銮火车站告示牌,新旧对照,看到一个时代的变迁。

居銮火车站告示牌,新旧对照,看到一个时代的变迁。

报道:林英翰

(居銮19日讯)在那个公共交通不发达和私家车不普遍的年代,火车,是上一代人的主要代步工具,就连结婚的人生大事,它也扮演重要的角色,成为新人的花车啊!站在今天的眼光看待,那年代的人出嫁还真“架势”(气派)。

火车隆隆作响,载来了乘客,载走了乘客,也载走许许多多乘客的喜怒哀乐,多少人的曾经,是发生在火车站、火车厢里和铁道上,多少的悲欢离合,记载在手中握着的那张火车票根,火车装满上一代人的许多回忆。

当年交通不发达,火车还是新婚人的花车呐,真够气派。

当年交通不发达,火车还是新婚人的花车呐,真够气派。

今年63岁的孙福盛,目前是居銮文艺协会会长,是上世纪与火车分不开的人,从童年的“看火车”,青年和中年的“搭火车”,到现在的“谈火车”。

孙福盛指出,居銮于1910年开辟,《光华日报》也是在这一年创办,开辟两年后,英政府建立了居銮火车站,而享有盛名的居銮火车站咖啡店,是在30年代时开设。

他说,从50年代一直到80年代初,因公共交通不发达和私家车不普及的年代,火车是上个世纪重要的代步工具,人们要南上北下,都是靠火车。

火车铁轨,见证过多少人的来来往往。

火车铁轨,见证过多少人的来来往往。

“那个年代,火车有停靠的市镇,都被带旺起来,火车来来往往,载着青年到这些城镇工作。”

他说,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改善,从改乘长途巴士到后期的使用私家车代步,乘搭火车的人越来越少,而过去兴旺的城镇,也因火车的没落,黯淡下来。当然,高速公路的开通,也是原因之一。

他指出,尽管火车和过去仍扮演着三个角色,载乘客、载货物和一半载货物,一半载乘客,但,对比当年,今天的载客意义截然不同。

“现在老一辈人会搭火车,主要是一种怀旧,带着孩子、孙子搭火车讲故事,让新一代人,了解当年爸爸和公公,乘搭火车的趣事和生活。一种怀旧的心态。”

孙福盛指这里是当年的候车室,挤满人潮。

孙福盛指这里是当年的候车室,挤满人潮。

孙福盛 公路不安全不发达 代步工具首选火车

孙福盛说,从1948年至1960年代施行的紧急法令下,我国的公路并不安全,也不发达,火车成为最好的交通工具。他的父母在50年代结婚时,就是以火车作为花车的,好不壮观。

“我父母在1952年结婚时,当时公路不安全又不发达,住在巴罗的父亲就包下一个火车车厢,从美那年(Beradin)娶回一个姑娘–我妈妈。伴娘和伴郎,陪着我的妈妈登下火车。”

他也说,在60到80年代,火车还是主要交通工具,每逢周末,为人父亲或母亲者,都会骑着摩托车载孩子到火车站,北上吉隆坡,或南下新加坡工作,父母和子女挥别的那种亲情表露的景色,是现在无法再看到的美丽画面,但,在当年,每个周末都会重播同样的剧情,现在想来,还真让人难忘。

他说,火车对经济不算好的家庭来说,是相当便宜、安全且可预测时间抵达的交通工具,是上个时代人们的代步工具首选。

居銮火车站主要建筑多年没有改变,仍保持着与以往一样的建筑外貌。

居銮火车站主要建筑多年没有改变,仍保持着与以往一样的建筑外貌。

向车厢内乘客挥手 见识外界的初体验

“60年代父母在巴罗小镇当胶工,每逢“水限”(客家话:下雨限制),下雨不可割胶,是孩提时最开心的日子,这时母亲就会带着孩子到居銮办货,还可以吃一碗当年才80仙的云吞面。当时火车票才40毛钱。”

孙福盛说,火车在他的童年和少年,留下一股浓浓的味道。

他说,火车对于童年时的他,是“见识外界的初体验”,小孩时没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人,火车经过时,向车厢内不认识的乘客挥挥手,车厢内的人也向他挥挥手,是一种与外界接触的体验。

他还说,在物质匮乏的童年时光,“看火车”也是孩子们的娱乐,看着火车开动时的“雄姿”,也是一种乐趣。他还爱听火车抵达车站时的鸣笛声,这些声音现在都听不到了。

他忆起,当年的火车站,还是许多流浪汉的避风港,现在已没有这样的情形。

另外,孙福盛指出,以前火车站的站长和修铁轨的工人,都以印裔为主,印裔对火车的发展具有很大贡献,值得向他们致敬。由于当年对火车的钟爱,也使到他对站长和维修铁轨工人的尊敬。

随着公交逐步崛起 转型迎合市场需求

自90年代至今,使用火车的人越来越少,孙福盛认为那是一种必然的情况,因为随着其他公共交通的崛起,道路四通八达和人们多数有私家车代步,火车已不是唯一的代步工具。

他说,大马铁道局可透过加强服务,例如班次和提供巴士服务,把乘客载到市中心,提供更多方便给乘客,相信可吸引更多乘客乘搭火车。

“百年老店都要转型求存,何况已不是主要代步工具的火车,更应该转型来迎合市场需求。”

张木成指以前咖啡店是以香烟盒纸来下餐单的。

张木成指以前咖啡店是以香烟盒纸来下餐单的。

张木成 居銮火车站咖啡店 顾客饱肚享受悠闲

居銮火车站咖啡店,是许多人慕名而来的“景点”,叹一杯传统南洋咖啡,吃一片烤面包,享受悠闲的时光。

然而,在那个年代,这间咖啡店却是乘客填饱肚子的重地,人潮每天满满,对比今天的“悠闲”,当年是“实际”。

今年53岁的张木成,在居銮火车站咖啡店工作近20年,见证着火车的兴衰变迁。

“我从20岁左右就在居銮火车站咖啡店工作,直至98年6月24日创业,离开工作了15年的咖啡店。”

他说,居銮火车站咖啡店不是“店”,是“食堂”,以前这间“店”的员工都是华人为主,现在已转为巫裔为主。

他指出,以前咖啡店讲的是亲切感,许多乘客都是老顾客,伙计已知道他们要的是什么,会自动端给他们,顾客都很开心。

“许多从小吃到大的孩子,现在看到我还会问我记得他吗?看着青年一个人,然后拍拖生孩子,然后带孩子来火车站吃东西……”

购买火车票柜台已现代化。

购买火车票柜台已现代化。

火车延迟必定大乱 冲泡饮料停不了手

“每天站长在扩音器播报的未必一定是火车来了,而是“咖啡一杯”。”

张木成说,这些都是旧时的情景了,现在不会再看到和听到。

他说,咖啡店的营业时间从早上6时至11时许,若有火车延迟,就跟着延迟打烊。

“每次火车延迟,咖啡店肯定大乱,数百人挤在火车站,那么多人下订单,泡茶的就泡个不停,一天泡上千杯饮料,不是稀奇的事。”

他回忆,从新加坡到巴罗站的火车,每天下午5时许会在居銮火车站休息约20分钟,等待从吉隆坡南下的火车停在居銮火车站后,才能开往巴罗,这时,许多人就会到咖啡店喝杯饮料,吃点东西。

“以前火车站的情景是这样的,乘客到柜台买车票,例如要去巴罗,售票员就从巴罗的格子拿出一张类似卡片的车票。买票后,乘客进入候车室时,看守员会在车票打洞,离开时也有看守员在车票打洞,现在的车票已不是卡状,换成一张纸了。

他说,虽然已离开,但每次经过火车站都会想到以前的情景,那个具有温情又唏嘘的时代。

居銮火车站咖啡店填满多少乘客的肚子。

居銮火车站咖啡店填满多少乘客的肚子。

宋郁茂 随父母到狮城探亲 搭火车直通又省时

56岁的居銮人宋郁茂,在居銮市中心经营手机店已约20年,童年和青年时也是火车的乘客,跟着父母搭火车到新加坡探望亲戚。

他说,以前搭巴士去新加坡要转好几趟巴士,只有火车可直通新加坡,火车自然成为首选交通工具。

店前面就是公共巴士总站,宋郁茂说,别说搭火车,现在就连公共巴士也少人搭,有搭火车的,多数是乐龄者搭火车来居銮喝咖啡,青年则来爬山,主要来消遣。

 

 

Share your vote!


  • Fascinated
  • Sad
  • Angry
  • Bored
  • Afraid

相关文章

光华日报

世界历史最悠久的民营华文报
光华电子新闻版权所有 © 2007-2015 Kwong Wah 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by Kwong Wah Yit Poh Press Berhad

友情连线

中山日报 文汇报

马新社 联合日报

Expozus 孙中山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