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查雪兰莪的州行政议会得知,相关地方政府的事务,系由欧阳捍华主管;城市及乡村规划局的指南,据此职权推想,纵然不是欧阳捍华的责任,何以最后反是邓章钦出面道歉,愿扛起全责,甚至不惜甚至引咎辞职?

城市之规划,主旨在于“为人民服务”,解决建筑的实体和百姓的民生之问题。但是,雪兰莪城市及乡村规划局前所新修订的《雪州规划标准及指南手册》,似乎另有不解之盘算,对非伊斯兰宗教场所之管制,说来确是不可思议。

报道说,《雪兰莪城乡规划指南》第三修订版明文阐明,2017年1月1日起,州内非伊斯兰的庙宇和教堂,非但不能设在商业区、住家之中,也必须距离穆斯林家居至少50公尺之遥,事先还得获得方圆200公尺内所有居民之同意云云。

长话短说,总而言之,今后规划局管制之多,确实一言难尽。除了地点的桎梏,建筑的高度,也需遵照各地方政府指定的标准、不能超过清真寺建筑、拱顶及楼塔的上限。此外,举凡设计、颜色、高度、面积,乃至地段的宽度,第三版本之中,连篇累牍、钜细靡遗。不论当局用意何在,可想而知,审阅《雪兰莪城乡规划指南》,殊是不易。

- Advertisement -

糟糕的是,经莎阿南市议员陈斯伟查阅,咄咄怪闻,非此一端,而是逾廿多项指南,皆需逐一检讨:廉价屋尺寸、停车位、学校保留地、公共交通站以及前提攸关非穆斯林之规范,都是如此。

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邓章钦坦言,本身发现雪州城市及乡村规划局新版的《雪州规划标准及指南手册》的不周和失误,为时已晚;唯有马上暂缓执行,随之指示官员着手修改,因此不会影响“现有”结构。

读到这里,犹是匪夷所思。查雪兰莪的州行政议会得知,相关地方政府的事务,系由欧阳捍华主管;城市及乡村规划局的指南,据此职权推想,纵然不是欧阳捍华的责任,何以最后反是邓章钦出面道歉,愿扛起全责,甚至不惜甚至引咎辞职?

那么,说是一时疏忽没有重审修订版,可是,邓章钦此处所言的疏忽,不知究竟是谁的疏忽?参照了权限,思虑了流程,说实在话,我们终究还是不甚明白,这此的失误,乃是怎么造成的?

查《雪州城乡规划新指南》第三修订版,早在2016年9月提上雪州行政议会,同年10月19日通过,同月26日批下出版,2017年1月1日生效。可是,当初是谁将之提交行政议会呢?

仅此一问,当可明白羁绊的根本所在。显然的是,一切只是按照议会的既定形式,意思意思:提呈的提呈,通过的通过,出版的出版,生效的生效,然则,谁在读啊?

- Advertisement -

结果,一本薄薄的指南,肆无忌惮的偏差章节不说,疏失舛误有之、罅漏差池有之、讹误纰缪亦有之,种种的出乖露丑,流露的不只是做事的态度,同样也显见了执政的无所谓。

可惜,颟顸的党州委会,扪心不问,理直气壮,自以为是;遽然听见邓章钦负荆代罪,心生欢喜,高调赞而扬之,而完全没有觉察这些日子旗下主管议员的失责在先了。

糊里糊涂到这个如坐针毡的地步,浅见建议,党代主席陈国伟领导中央的纪律委员会,下个月应该主动扣除若无其事的YB薪金至少十块钱,同时赠以“毒瘤”题字一副,以示严厉警戒,不得重犯。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