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三成

回顾当年,争取独立建国的年代,巫统、马华和印度国大党联合组成“联盟”应对殖民地政府实施联合邦协定组成国会形式的立法议会选举。三大民族的领袖所关心的,是如何摆脱英国统治,争取独立。全国人民所关心的,也是要争取马来亚独立建国的问题。

联盟于1954年5月,由东姑阿都拉曼率领敦拉萨和陈东海三人代表团,联袂赴伦敦谈判民选自治政府事宜。

1955年的首次普选中,联盟胜出,在英国人控制之下组成自治政府议会。接着于1957年5月9日,东姑阿都拉曼、敦拉萨、翁毓麟及善班丹四人组成独立代表团再赴伦敦谈判独立事项,筹备独立工作。

为了争取独立工作顺利进行,马华和巫统领袖水乳相融,携手无间,共商国是,情同手足,毫无忌讳亦无怨言,共同进退,只求事成,不分族类的君子作风,充分表现出华、巫、印一家亲的良好风范,令人欣慰。

- Advertisement -

当年,马华在争取马来亚独立的过程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所付出的精力和金钱是无可估计的极大牺牺。在陈祯禄的主导下,马华承担了独立代表团多次赴伦敦与英国交涉和谈判过程中全部开销。这是一笔庞大的费用,难道今日的巫统领袖,不知不觉,忘了马华对国家独立运动所作出的极大贡献,一无所知,可以被抹杀掉吗?

马华为了国家独立,肩负重担,全力以赴,毫无怨言,没有马华的支援,巫统领袖能够如此顺利多次往返伦敦,进行谈判,达成任务,促成马来亚联合邦于1957年8月31日宣告独立,脱离英国人的统治,成为独立自主的新兴国家,让巫统执政了58年,一些领袖不知感恩,还要对着华人“阿支阿左”,比手划脚,说马来人是这个国家的主人,真是KACANG LUPA KULIT!

根据马华前署理总会长丹斯里林瑞安医生的阐述,当时华人和马来人两族政治领袖达致协议,共同联手要求马来亚独立,而英国政府则开出其关键的条件。因为马来亚是多种民族社会,独立需要得到各民族人士达致共识,同意建立多元种族的国家,和谐共处,同心协力建立一个民主自由,民主选举,君主立宪的国家,才允予独立,缺一不可。

因此,巫统主席东姑阿都拉曼和马华总会长陈祯禄携手合作,情同手足致力于争取独立,共同建立马来亚联合邦,责无旁贷,目标一致。

其中,两位领袖达致协议,马来亚联合邦协定,是规定马来人拥有特权地位,以保护马来人的利益;而华人则给予原意效忠马来亚者公民权,成为公民。同时,打出新概念:马来亚是属于有贡献和效忠的人民所有,是独立建国基础,人人必须遵守,不可有二心。

三大民族争取独立

换句话说,马来亚是三大民族,华、巫、印人所拥有的多元种族国家,立宪定案。而且必须得到三大民族的代表在协约中签证,英国才答应给予独立。这也就是说,我们无需像印尼和缅甸,要经过流血抗争,牺牲无数人的生命才能独立建国。

关于当年争取独立运动的过程,纳吉首相于10月11日出席马华第62届中央代表大会主持开幕礼致词时特地引用当年东姑阿都拉曼首相所说过的话,赞扬陈祯禄对国家的功绩说:“若没有陈祯禄当年给我那巨大的支持,我必须承认,我所领导的争取独立的使命,将无法完成,或者须付出流血和不安的代价。他是一个卓越的爱国主义者。”

- Advertisement -

华人对马来亚独立建国作出了许多,难以估计的贡献,对国家建设、经济发展付出了极为重大的代价。历任首相都公认华人为这个国家所作出的贡献,功不可没。纳吉首相不也说过:“没有马来西亚华人,就没有马来西亚今天的繁荣和进步。”

令人很纳闷的,国家脱离英国统治,独立自主已经有58年光景,整个国家行政体系都由马来人取代了英国佬,各行政部门大小官员都是马来人在说话、行政权、司法权、执法权、立法权等,都由马来人掌控了,而华人只剩下工商界中小企业这一块,可以艰苦奋斗,努力求生存,看人脸色过日子。巫统的大爷们还不能满足,死咬着种族主义的骨头叫喊说,华人要是不喜欢马来西亚可以滚回中国去;华人是奸商要抵制之;华人要外来势力撑腰就掌掴他的脸;华文小学是妨碍团结的绊脚石,要关闭等等,违反宪法,践踏人权,破坏种族和谐,制造对立,无理取闹的极端言论。使人心不得安宁,对国家领袖失去信心,令人感到伤心和失望。马来西亚要往哪去?

这些人真是KACANG LUPA KULIT,无视于当年向英国争取国家独立时所订下的誓诺,马来西亚是三大民族及少数民族共同立下契约建立起来的国家,华人是这个国家的一分 子。要是当年华人代表不在独立协约签字,马来亚能够顺利无阻的宣布独立吗?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