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许运发

据报载,华小拨款总是一波三折,2014年5000万令吉拨款,到了2015年11月仍有1790万令吉没有到手。不过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张盛闻于2015年11月2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会在11及12月陆续发放给华小。

2015年财政预算案中原本宣布给华小5000万令吉的拨款,也是闹得沸沸扬扬。华小在2015年11月才获得首批拨款。不料今年同样的问题又重复,更甚的是,今年不仅迟发放,甚至拨款数额严重被减。

实际上,50年来,政府给华小拨款不足与不公可是众所周知,应得而未得之差额何止5千万。根据第8大马计划(2001-2005年)各源流小学教育拨款实录如下:国小47亿880万元(占96.09%),应得拨款为37亿2596万;华小1亿3360万(占2.73%)应得拨款为10亿2557万;淡小5760万(占1.18%),应得拨款为1亿4847万。(资料来源:教总研究局资讯组)。得与失相距甚大,一目了然。

依据以上数字即意味着2001至2005年5年当中,教育部总计欠(少拨)华小8亿9197万令吉,平均每年欠华小1亿7839万4000令吉。所以,以10年计算即2015年华小应得之拨款累积为17亿8394令吉。可怜的华小,无语问苍天!

- Advertisement -
- Advertisement -

如今,旧账未清,相比上述数字,2016年区区5000万却还要拖着,让800华小引颈长叹,情何以堪?而副教长张盛闻还说5千万一分也不能少,听了真令人心酸,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首相署部长魏家祥博士说:教育议题不是数字游戏!敢情魏博士认为专家学者及舆论媒体论述的“数据会说话”都是废话?更可笑的是,张盛闻又劝反对党勿将拨款政治化。事实是,凡人都晓得,60年来,华教或华小课题从来就是被当政者视为政治筹码或被种族主义操弄的利器,教育回归教育只是一种奢谈,包括马华党人经常挂在嘴边的“马华誓与华小共存亡”!

回顾2010年4月乌雪国会议席补选时,在投票的前一天,首相亲临叻思并承诺若国阵胜出,将拨款300万给叻思华小建校。80岁高龄的叻思华小校舍早已破旧不堪,甚至与白蚁共存多年,校长被迫在货柜办公,没有冷气。董事部多次申请拨款不得要领;终于因有补选这回事,叻思华小才得以苟喘一口气,类似政治劣技,屡试不爽。值得一提的是,这九牛一毛区区300万还必须“若国阵胜出”才可拨款,否则叻思华小只好望梅止渴。

汲取了历史教训,这5千万想必以缓兵之计,待价而沽,谋求换取最高额的政治筹码!这就是为何本来早应拨给华小的欠款,最后还是要仿猫画虎恭请首相高抬贵手。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