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新心死、断层必现
异言堂

文:黄泉安

今年度槟岛市议员名单终于出炉,24名市议员经于1月5日在槟州首长林冠英、槟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曹观友及槟岛市长拿督芭堤雅见证下,宣誓就任。中文报报道焦点全锁定于首长谏言,相对市议员名单的素质、政见与政绩却不沾笔墨。读到首长演词,苦口婆心提及市议员应具有的3A、3B、3C、3D、3E、3F字母汤式条件,再看到报章杀出“对付失责市议员、别拿了津贴回家睡觉”赤裸标题,这种社会意识形态,令我深思。

2008年大选,行动党竞选宣言把推行“恢复民选地方政府”列为亮点,将“第三选票还政于民”列为口号,转瞬8年,新政蜜月期流逝,至今仍有市议员不必像国州议员每隔5年须还政于民、面对选民民主评估却得以连任8年的怪象,如果现例获得延续,有朝一日,必能突破当年民政党议长丹斯里陈福荣博士连任近20年槟岛市议员的光辉记录。

说良心话,2008年槟州新政府成立以来,曾将恢复地方政府选举机制的法律基础带入法庭程序处理,至终面对法制绝路的挫折,如果林冠英、曹观友因而开始气馁,放弃当年维新论政、革新管治的豪迈情怀,原是情有可原。

所以8年来,槟州政府可以堂堂正正的说,遴选地方政府24名市议员纯是依据《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照章行事,但在执行程序中,是任由执政党挥鞭并内部拟定“固打”名单,宣誓就任仪式也纯属服膺礼仪的剧情需求,只是成果显露瑕疵,造成选民第三选票至今仍是空头支票的定局,而在野政党绝对无法挤入民选市议员行列中。因此,当年崔耀才、西尼华沙干昆仲以在野身份打入市议会的前例,如今已成绝响。

无论如何,在现有的“妥协机制”安排下,行动党、公正党、甚至是非政府组织遴选的槟威市议员人选名单,都是经历各党及各社团组织的基层提名、中层筛选、上层批准的多重步骤进行,因此,批定的24市议员名单,该被视为当下的最佳人选;正也因如此,你民我主之下,纳税的槟岛市民必须全单照收,无可异议。

市民必须全单照收

详看今年度24名槟岛市议员,成员是10名来自行动党,8名来自公正党,2名来自诚信党,而非政府组织市议员则占4名。欣然看到妇女代表率臻达30%,是正面的进展。对于行动党人选逐年逼近陈福荣博士的英雄榜趋势,大家难免要保留,个人感觉到,行动党、公正党用人缺乏维新理念,也暴露人才凋零的潜意识险境。党上层就算过分怜爱部分市议员,大也可以安排一年下车、来年再上的考验,尽量吸纳专业人士出任各小组代理,以免槟州老中青领导陷入断层的劣境。

基于这个理念,我特地上网浏览2007/2008年槟州政府交替前夕的槟岛市议员排阵,当时国阵政府也服膺同样的后《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妥协机制”遴选市议员,体现执政党固打分配职,以8:6:4:2:1:2方程式,分别交由巫统、民政、马华、国大党、进步党及东北、西南县县长出任。

根据网络资料,2007年民政党6名槟岛市议员排阵有50%新人,纳入许文思律师、涂仲仪医生及工程顾问陈耀峰等专业人士初登场,配合原任市议员郑两明、冯继宗及林建元一起把关。同一年,民政党6名威省市议员固打分配制中也出现50%洗牌,引入新人林文汉医生、及两名商人彭文宗、黄向同上任。这种安排,足见民政党当时培育后进、促进领导层新陈代谢的策略,也是维新思维的体现。

奈何,在历史上,维新运动都是昙花一现的短命鬼,尤以19世纪中国近代史的《戊戌维新》为最,前后103日就告终。当时是清朝光绪24年间(1898年6月11日-9月21日),面对外来势力瓜分中国土地资源的危机,民间朝廷都在寻求变法,由光绪皇帝领导,慈禧太后默许,要在经济、教育、军事、政治和官僚制度的多重层面,为中国开拓君主立宪的新政途。后来变法改革过于激烈,相传维新派建议要囚禁、甚至暗杀慈禧太后,因而惹怒慈禧。结果,维新派首领康有为及梁启超被迫逃入日本驻北京大使馆寻求庇护,而同僚谭嗣同则被捕杀害,光绪皇帝也被软禁于中南海瀛台。维新运动亡灭,慈禧得以重新当政,继续腐败沉沦。

至于后来民间舆论支持孙文、黄兴等人,掀起更为激烈的革命主张,最终废除帝制,建立共和,为新中国铺路,那是后事。但历史最重要的启示,我们要接受维新思维是开拓新政长征的推动力,不使万年社稷大业停滞于眼前。一不小心,维新心死,断层必现,这也是一种宿命,不宜怨天尤人。

Share your vote!


  • Fascinated
  • Sad
  • Angry
  • Bored
  • Afraid

相关文章

光华日报

世界历史最悠久的民营华文报
光华电子新闻版权所有 © 2007-2015 Kwong Wah 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by Kwong Wah Yit Poh Press Berhad

友情连线

中山日报 文汇报

马新社 联合日报

Expozus 孙中山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