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假期,带孩子去露营
悠周刊

报道:黄嘉晶、彭可晶
摄影:钟天顺、骆炜芬、陈友晋、受访者提供

旅行的方式有许多种,有人看重旅途中的住宿品质,有人享受以背包穷游世界;有人搭火车旅行,有人用单车环岛。

有一小众人,他们向往在原野的虫鸣鸟叫中甦醒,以帐篷为这个世界的另一个家,探索世界。每次出发都是一场大迁徙,必须将所有的装备带上,到另一片陌生的空间搭建临时的家。

白天在山林间游荡,晚上看星空聊天。野地上纯真自然的美好,是他们与大地最贴近的距离。带上帐篷吧,他们都这么说,去探索这片大地的美,去感受这片土地的脉搏与温度。

你会看见不一样的快意人生。

带小孩露营 丰富童年生活体验

在山林中扎营,感受大地的温度。有家人在身边,那里就是你的家。

在山林中扎营,感受大地的温度。有家人在身边,那里就是你的家。

姓名:林思莹、吴振兴
露营年资:3年
特点:带9岁女儿仪仪以露营探索大地,3年来走过槟城国家公园、金马伦、东海岸等自然风光。

很多人都会问,去玩住酒店就好,为什么要野地露营把自己搞得脏兮兮?而且,睡在荒山野岭好危险!

喜好带小孩去露营的吴振兴与林思莹分享,野地生活是让孩子亲近山林,有机会在自然成长的美好亲子经验。三年前的亲子第一露后,一家人都疯狂爱上露营的美妙体验,从此成为重要的家庭活动之一。

会带小孩去露营,妈妈林思莹说是因为女儿仪仪对露营产生好奇。“当时仪仪上小学一年级,她问课本内提到的露营是什么,我和先生讨论后,觉得与其用只字片语解释,不如真实体会来得深刻,所以决定自己带小孩去露营。”

第一露选在槟城国家公园Pantai Kerachut,他们以徒步方式肩负所有装备入山,抵达营地不久就遇上风雨,还错把帐篷驻扎在海边,幸好营地管理员发现并引导他们到真正的营区去,在此起彼落的虫鸣与充满节奏的浪声中烤肉喝咖啡,野趣盎然。

后来雨势在半夜转大并渗入帐篷,吴振兴被逼起床挖渠道避免雨水流进帐篷,妻女则在帐内睡得香甜。初次露营虽然狼狈,但褪去城市繁嚣的纯体力劳动,成为一种全然的放松。而仪仪亲近山林流露的童真笑靥,更为初露印下愉快满足的回忆。

于是,他们也像露友们戏称那般,“第一露爱上后,就会期待第二露,然后是条不归路。”

马来西亚的露营营区不多,带着小孩的吴振兴夫妻挑选营地的条件考量除了安全外,是否提供卫浴设施与干净水源也是首要因素。金马伦的Sungai Pauh营地是他们这两年来最喜欢露宿街头的地方。“金马伦天气凉爽,营区还有电源提供,晚间也有灯光照明,而且营地位置较隐秘,只能靠小路进去,相对来说更安全。只是要注意把帐篷搭得稳,防水功夫做好,睡袋足够保暖,那么就算下雨都能睡得舒服。”吴振兴分享。

他们一年带女儿到金马伦露营十多次,比之普通观光行程,露营显然更趣意盎然,睡在与大自然只有一帐之隔的砂石地也比住酒店还更舒服自在。云雾缭绕的山林,清冷的空气,似乎就把城市的高压拋在原野之外。

“带小孩出门真的一点都不烦。仪仪从小跟著我们到处去玩,出国自助游十天,她也能自己走,那时她才4岁呢!带着她露营近3年,她的耐力与适应能力很令我们惊讶。爬一小时山进入国家公园,她也从不闹别扭。我想仪仪和别的小孩不一样的地方就在这里。”

露营时,时间变得容易打发。大人们专注忙碌搭建帐篷、架设炉具,整座森林则幻化成巨大的游乐场。仪仪玩水、练习煎蛋、用爸爸以树枝制作的弓箭练习射击、和妈妈搭建小屋、健行、钓鱼、骑脚车,累了便在帐篷休息,一天眨眼就过。两夫妻异口同声说,去露营就是要放松,静静感受无压力的时光就很享受。

露营是学习时光

“小孩去露营会特别开心,在家可能被我们看得很严,去露营时就管不了那么多,她想玩什么就玩吧,和大自然亲近是一件好事,污染较少,环境也舒服。很多人会觉得露营很累,带小孩去更累。其实小孩精力无限,有得玩一定很开心,只是父母懒惰,才会借口怕累而不带小孩去野外玩。”

两夫妻发现,去露营的次数多了,仪仪变得更独立,对如何扎营也有基本概念。远离了电子产品,大自然提供开阔环境与无限可能,爸妈也更乐意放手让孩子学习独立长大。相比同龄小孩,仪仪的童年多了丰富的生活体验。

“我们开始露营时,几乎只看见马来同胞,更别说是带着小孩一起露营。不过最近露营越来越流行,金马伦这类的热门营区如果不预订,就几乎全满了。”林思莹笑谓露营早已不是大家刻板印象中的吃苦和脏乱,反而趋向升级版的露营方式——Glamping豪华露营(Camping露营+Glamorous豪华的组合词)。开车直达营区,想带什么都有车子当掮夫。

近期他们还入手了车顶帐篷,发展新的露营体验。“我们很好玩,露营久了就想玩点不一样的,今年初就败了车顶帐篷回来,还被营友笑我们的帐篷是双层式呢!”车顶露营使他们突破营区限制,可以随意移动到不同地方露宿。近期与友人一家到半岛最美的海岸线旅行露营,车顶帐篷成了沿途最舒适的移动城堡。

3年的露营时光,每一次都是新的学习。“最初去露营时,我们的装备不足,这个缺那个缺,同营区的人都愿意分享自己的装备。现在我们是露营老手了,遇上更年轻一辈,就轮到我们帮助他们。”走出熟悉的生活,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变得更短。

“露营让我们结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营友。露营时和隔壁帐的虽然不认识,但遇上问题大家都会互相帮忙。有时聊上几句,是陌生人,但感觉像朋友般亲切。这是你住酒店所体会不到的。营区就像一个小乡村,城市很好,可露营更叫我们感动与著迷。”

登山野营 山林间是我的厨房

投入登山野营活动多年,大汉山是陈国豪最常攀登的山岳。登山野营前的炊事准备功夫繁重。用炒锅烹调汉堡包内馅,饱腹又美味。

投入登山野营活动多年,大汉山是陈国豪最常攀登的山岳。登山野营前的炊事准备功夫繁重。用炒锅烹调汉堡包内馅,饱腹又美味。

姓名:陈国豪
露营年资:15年
特点:擅长在野地煮炊,可以在有限的条件下变幻出海鲜一品锅、烤猪肋排、肉骨茶等美味料理。

户外野炊的趣味与惊喜,从决定出发的地点开始,便是一项力与美味的挑战赛。

和现在流行的豪华露营不同,陈国豪的户外野炊,辗转在高山、森林、溪床间,随身负载的炊具与食材经过精密的计算与调整,但他一样能煮出属于野食的美味。

或许,将一切退回文明以前的原始简单,自然也就能尝到真实纯然的野趣滋味。

在荒地搭建一座临时厨房,起火炊煮饭食与咖啡,氤氲的香气被深林的鸟鸣声蒸腾得更浓烈,吃饱后窝在营帐内聊天,为第二天的极限登山休息准备,这些是陈国豪登山露营的样子。

平日是菩提独中教师的他,每每在假日就会提起行囊出发往深山野地去。一众二十余人的登山团队中,他是炊事队长,负责根据登山的时间长度与路线状况设计相应的餐单。可在野外煮食,让一群人吃饱容易,让每个人都吃得心满意足却是难中之难。被团友们昵称为厨神的陈国豪总是有办法在艰难的环境调理出丰盛的餐食,平抚大伙因为一天劳动而疲累不堪的身心。

他们的露营方式更倾向野营的艰苦,伴随短则4天长则7天的攀登高山。没有豪华的装备,每天徒步攀登的时间超过8小时。走入野地,露营装备得全数负在身上,多一分重量,就意味更多体力的消耗。在食水与火源有限之境,事前的规划是关键。

“我们做任何登山野营活动前,会通过山导了解当地的水源可靠性,再设计食单。我给自己的要求是,抵达营地1小时内,我要能做出饭,当然膳食的复杂程度也要视乎当天路程的长短而定。如果那天已经走了12个小时,大家都累坏了,就吃简单的食物充饥。较短的路程时,我就会煮得丰富一点,让大家打打牙祭。”

陈国豪表示,消耗水源的食材清洗工作会预先在家中处理,再分类包装起来。“白米饭出发前会预先煮好,在营地加热就能吃。还有用煮意大利面的开水冲泡美禄,都是省水小撇步。”

易携式煤气桶方便野炊

和一般人想像的就地生火不同,陈国豪的登山野营,是仰赖易携式煤气桶来调理出餐食,一来可以不受天气因素如下雨影响,二来生火的速度比煤气慢。食材在简易铝制盒和炒锅中变幻出肉骨茶、海鲜一品锅、烤猪肋排、叻沙等各种繁复的菜色。在频繁的登山活动中,他还时不时就拋出一两道新料理,惊艳四座。

“在野地,料理步骤必须省略。想煮出美味其实不难,罐头与调理包解冻加热,就能成为一顿美味,也省下调味的功夫。可是吃多了会腻,所以我们要找又轻又方便携带的食材,有水能膨胀那种,比如素肉,有蛋白质又饱腹,最为理想。”

食材的挑选、收纳与保鲜是一门学问。因为是徒步活动,重量取决了体力的消耗程度,因此每一日的餐食都要经过称量。为防大雨河水暴涨等突发状况,他会预算多一顿的餐食分量。食材经过拣选、清洗、加工处理等步骤后,会重新包装,并分配到登山队友的行囊中,一人平均背负4至5公斤的食粮。

途中不采摘食物

“我们会带渍腌调味过的猪肋排等鲜食上山,但要尽快吃完。蔬菜则比较没有保存的疑虑,羊角豆、长豆这些可以存放两天,瓜类四天,都是不易腐坏的蔬菜。”他们通常不会就地取材,普遍以为能够安全食用的野生蘑菇,在登山途中也不会采摘食用,以免中毒。

野营在人烟罕至之所,断绝了外界的联系,能赖以存活的就是行囊中的所有吃食。烹调的方式虽然简单,却能吃出食材的原味。看似物质匮乏了,但沉浸在自然氛围中,人对生活的渴求也自然退回原始的温饱、穿暖。越是简单,越贴近野外生存的纯朴本质。

野营的快意人生 最真情谊与感动

以登山野营方式探索大地12年,蔡英伟享受不一样的快意人生。10余年间进行过多次横跨大汉山的极限活动,队友与队友间的相互扶持,是鼓舞他继续前行的魔力。

以登山野营方式探索大地12年,蔡英伟享受不一样的快意人生。10余年间进行过多次横跨大汉山的极限活动,队友与队友间的相互扶持,是鼓舞他继续前行的魔力。

徒步攀登山岳12年,征服大汉山13次,蔡英伟的野营人生游走在山林河野间,每一次出发都意味了不可臆测的风险。

山峦浮游的浓雾、河川湍急的流动、前进时高昂的斗志,停憩时四肢伸展在柔软土地上的放松,生命的重量不断堆叠。

他说,登山野营是一场快意人生,没有竞争硝烟,队友与队友间的风雨同路,就是最真的情谊与感动。

蔡英伟的露营记忆发生在10余年前的槟城国家公园Pantai Kerachut,那年他40岁,生命的场域在一成不变的回圈中渴望探索与转折,荒野改写了他的第二人生。

“40岁前我的生活休闲活动就是打麻将喝啤酒,久了不愿意未来的生活继续是这种方式,也或许人活到一个阶段就会想要改变吧。有了年纪做什么事情都会怕,但太太鼓励我去勇敢尝试新的事情,因为有些事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做了。我决定从登山着手,超越自己的极限。”

他在一场一元登山活动上认识了后来的登山伙伴陈国豪,2人相约到吉兰丹登山露营。为了提早让身体适应野地活动的节奏,他把所有装备负在身上,徒步走入Pantai Kerachut度过在野外的夜晚,平静放松。

“第二次的登山经验就惊险多了。我们把所有装备留在营地,再轻装继续登山。回程时遇到河水暴涨,等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消退的迹象。队友只好砍木材做渡河的桥梁,我们才顺利通过,平安回家。”

之后,一般的登山活动已无法满足他创造生命风景的张扬热情,他转向展开探险式登山野营,挑战国内大大小小的山,大汉山是他最常征服的野地旅途。“冒险是每次高山野营的一部分,许多无法预测的事情在队伍前进的方向等待我们,但就是这些风险,挑战我的极限耐力,也为生命积累重量。”

2012年成立纬度探险俱乐部(V2 Kembara),蔡英伟开始带队横跨山岳,用苦行的虔诚与大地毫无保留地对话。“纬度探险带给我巨大的感动。人生里锦上添花的事情多了,但雪中送炭更难能可贵。每一次横跨大汉山,我都能深刻感受到风雨同路的革命精神。”

从队友身上学到奉献精神

每天长达10多个小时的徒步登山,一行人跋涉在崎岖 的山路间,肩上装备的重担时刻考验前进的意志。“我带队进大汉山多年,试过有队友受伤了,其他队友毫无怨言地分担他的装备重量。无法回头时,你只能学会强悍。尤其我在登山认识的徒弟们,他们愿意以我为领队,跟随我登山。但我却从他们身上学习了奉献精神。再苦再累,他们都不会放弃,也绝不会丢下任何一个人自己离去。”

登山野营从来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但深入山涧丛林,亲身感受山势的渐次爬升,身边的景观从蓬勃的雨林生态变幻到山巅的低矮树木,队友间相互扶持鼓励的热血是继续前行的魔力。

和天地最紧密的接触

“在野地风餐露宿,没有网络,连通讯都很困难,人的想法很自然就回归原始,用河水简单擦澡,有干净的水源与热食就叫人感动。晚上大伙儿聚在一起聊天,抬头就有星空,醒来就看见云海。与大自然最亲近的时刻,似乎文明都市里的种种烦恼都不再是烦恼。我想是山的壮阔,让我们感受人类的渺小吧。”

他在2015年推动马来西亚在地的露营小旅行,架设脸书群组Penang Campers槟城露友,鼓励大众以休闲方式享受“睡外面”的美好。“和之前的登山野营不同,休闲露营更适合大众,你可以选在槟城国家公园、升旗山顶、金马伦Sungai Pauh营地露宿,用轻松的方式走进大自然的怀抱。”身体力行,他经常带着5岁小孙女作短途登山露营,锻炼孙女的自理能力之余,也能亲近大自然。

“露营是体验,也是沉淀心灵、感受身体最细微知觉的生活方式。很多人常会在出发前问我,登山露营的过程会不会下雨,会出现怎么样的状况。下雨是自然现象,在热带雨林中更是家常便饭,人总要去经历体会,才能更感恩珍惜原本的生活。”

露营装备大盘点

朵朵如棉花糖的白云在天上,绿草如茵的营地如天然地毯让大人小孩肆无忌惮的在草地上快乐奔跑,平常不入厨房的爸爸们兴奋地享受露营野炊的乐趣……

带著孩子去露营,更是爸爸妈妈们最乐此不疲的亲子活动,《悠周刊》邀来有多年登山野营经验的达人,《山岳探险俱乐部》主席辛文胜,来一次露营装备大盘点,让露营新手轻松上手!

161128cw05

Share your vote!


  • Fascinated
  • Sad
  • Angry
  • Bored
  • Afraid

相关文章

光华日报

世界历史最悠久的民营华文报
光华电子新闻版权所有 © 2007-2015 Kwong Wah 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by Kwong Wah Yit Poh Press Berhad

友情连线

中山日报 文汇报

马新社 联合日报

Expozus 孙中山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