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以“人与城对话”为题,吸引逾50人参与。
讲座以“人与城对话”为题,吸引逾50人参与。
槟城研究院高级执行主任沈志强赠送纪念品予林坤新,左起为主持人王攸云和该院青年活动协调员赵汝勇。
槟城研究院高级执行主任沈志强赠送纪念品予林坤新,左起为主持人王攸云和该院青年活动协调员赵汝勇。

(槟城25日讯)槟城交通大蓝图将给槟城未来50年带来翻天覆地改变,引来许多争议。布城总设计师林坤新(Kun Lim)认为公共交通的建设不可逃避,关键在如何减低成本。

布城作为大马权力中心,自上世纪90年代杪开始兴建时,便被喻为属时任首相敦马哈迪的权力欲望的投射,林坤新作为总设计师,以布城基设回应槟交通大蓝图。

他指出,在布城落成不久,许多人均批评布城设计不完善,尤其缺乏停车位。实际上,布城在建造落成之时,地下单轨火车隧道已悉数完工。

“布城拥有完整的公共交通设计网络,全城从东到北都做好交通衔接站。”

只是,在敦马接班人即前首相敦阿都拉上任后,有感要完成布城公共交通耗费过高,中止了所有计划。

- Advertisement -

林坤新也是国际著名绘测师,他周三受槟城研究院和义腾智库邀请,前来主讲“人与城市的对话”座谈会,分享布城设计的政治故事,还有参与国内外城市设计的经验。

会上,有媒体询及槟城交通大蓝图关乎未来50年发展,这庞大计划内有高速公路、单轨火车和其他公交建设,成本高昂。更有人非议,州政府在普通基设如人行道上都没完善打造,不应跳级建造大基设。

“我会说,公共交通网络是一座城市的主干。是迟做不如早做,愈迟动工成本愈高,是无从逃避的。”

不过,他也补充政府面对如此重大的计划,关键工作是如何降低成本。

“好比布城,当年如果工程没有停顿,可能20亿和30亿就可以了。但现在重新动工,那可能要上百亿令吉。”

他指出,本身曾参与吉隆坡单轨火车工程,当时便走遍布城所有地下道,了解其建设完善。但经年失修,所有设施目前都已损坏,要重新维修所有站点,耗费更高。

他直言,普通基设如人行道和其他,必须与大型和长久建设同步进行,是降低成本方法之一。历时数年的长久计划不刻下动工,未来在经济好转时,或追不上发展步伐。

“比如印尼首都雅加达,其城市的交通问题太复杂和严重,就算有钱请中国公司来,都不一定能解决。”

他补充,本身不懂槟交通大蓝图是否成本过高,但公交不能逃避。州政府可以关注单轨火车站设计,热带国家站点设计不能过于繁复,必须保持通风。

“这涉及未来20年保养成本问题。只要通风,未来损坏可能只需换掉顶盖,不须墙身和其它修补。”

他强调,设计应以环境为第一,率先关照使用者需求,公交设计亦然。同时,公交设计要从综合角度来看,不能从单一角度视之,要降低社会需负荷的成本。

另外,林坤新也针对吉隆坡单轨火车等大型客运硬体建设,作出反思。

他以目前居住的城市西雅图的交通和城市规划系统为例,提出多种交通工具如巴士、轻快铁、电车、脚车道和渡轮互补,才能撑出一张完整的公共交通网络系统。

有价值建筑应获保留

槟城人对自己的城市充满感情,许多非政府组织面对老建筑拆除重建,都会向州政府作出投报。林坤新强调,新城市可以以老建筑为中心点,重新奋起。

关键在于是栋建筑,是否具备联系一城居民情感,属具有历史价值的公共建筑。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公共建筑如庙宇,或特殊私人建筑,应获保留。

“当然,这是看情况而定。如果只是私人建筑,没有公共价值和太高文化价值,就不能因个人利益而强行留下,阻碍城市发展。”

林坤新强调,绘测师责任是让建筑物和环境对话,从中找出一座城市表现自己的“语言”。建筑设计与规划,也能协助改善贫富差距和治安。

“一个贫富相对没有太大差距的城市,大家生活得相对富足舒适,会是个比较安全的城市。”

会上,他也不讳言,纵然其布城设计图雀屏中选,但敦马哈迪确实改动了许多建筑细节,布城在现实中是个首相集权制的象征。

- Advertisement -

“布城一条直朝首相署的boulevard(大道),在我原图中并不是这么巨大笔直,成为一种权力展示。”

相反,现下有整4公里长的大道,在原图中只有2公里,从首相署首相办公室阳台上,可以一望无际直视数公里外广场,完全满足一国首相的权力欲望。

布城中所有的部长级办公楼,在最原图中其实都是谦卑小楼设计。林坤新把他作为一名绘测师,在权力和金钱之间的博弈和妥协,谦卑与听众分享。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