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体象棋曾在90年代国庆象棋赛盛行一时,而今已成历史。
立体象棋曾在90年代国庆象棋赛盛行一时,而今已成历史。
西游记人物造型的图形棋子具收藏价值。
西游记人物造型的图形棋子具收藏价值。
气势不凡的将军图形棋子。
气势不凡的将军图形棋子。

过去有人总是认为,因为象棋以汉字为主,造成外族人士不容易学习,而局限了发展的潜能;也可能因为这样,受华文教育的未必懂象棋,受国英文教育的几乎肯定不懂象棋。

在前马华总财政兼副财长拿督黄思华出掌大马象棋总会会长时就开始了他的图形大计,不但通过厂商设计形同西洋棋的图形棋子,更强制在一年一度的国庆棋赛中使用。

还记得在90年代推动图形棋子时,由于从平面棋子变成图形棋子,许多棋手包括高手都适应不来,已故棋王何荣耀甚至炮隔两子来打(炮吃子只隔一子),令观棋者都不禁失笑。

为了适应这项新措施,以使象运能走得更远,大家只有各师各法,尽量避免出错,有者当时干脆以盲棋方式将棋图记在脑中,要下子时才再看一看,比直接看图形棋子更“清楚”。

整个90年代的象棋运动主轴就环绕在如何去打破文字的隔阂去推广象棋,除了图形棋子的面世,国庆赛也设立了非华组鼓励非华棋手参加。

- Advertisement -

理论再好往往还是理论,实际与理论经常是两回事,图形棋子实行了好几年,非华棋赛也办了好几届,参加的棋手就是来来去去那几张熟面孔,参加的人不累,办的人都喊累。

西洋棋有学分更受重视

也是棋运推动者的槟城象棋公会会长陈锦安受访时表示,如果象棋进不了大马体育理事会(MSSM)的门槛,各源流学校不重视,什么图形都产生不了什么作用。

“被喻为西洋棋的国际象棋因为在MSSM内,有所谓的学分,怎样都比象棋受到学校重视,一些华校甚至因为负责老师的偏爱而限定学生必须优先考虑下国际象棋,这就是现实。”

没有图形棋子或是因为文字的约束,友族就无法学习象棋吗?这个答案看来见仁见智,如果你在一些小乡村,你可能不难发现到有友族在进行方城战(打麻将),试想想,麻将的中文字不是比象棋还多吗?为何友族懂得打麻将却学不了象棋,说穿了全是钱作怪,打麻将有博彩的诱惑,下象棋纯粹是打发时间。

今天的象棋国际大赛经常有欧美棋手参与,虽然水平不高,也算是外籍“高手”,可是在本国,这些年来象棋运动虽然普及发展,就是不能在全民之间普及化,而今图形棋子也随着拿督黄的退下成为褪色的记忆,当初风风火火的图形棋子在市面上已完全看不到。

官方学校配合才能推广

- Advertisement -

我们不能否定大马象总理事们所付出的努力,但是历史明确的告诉我们,单靠图形棋子要推广到其他族群去,难免有一厢情愿的感觉,最重要的不二法门还是官方的配合、学校的配合,问题是如何踩前一步,这才是说不好的大学问。

就像同样是源自中国的中华武术,由于不断在国际大赛中有标青的表现,加上官方给予配合及认可,今天的武术地位比任何同样源自中国的艺术及运动项目更高,尽管大马棋手有多次击败甚至逼何中国高手的好成绩,可是象棋不在奥运、亚运或是东南亚运动会的项目中出现,再怎么超凡的表现也停留在民间的作业,这就是棋界的困境与缺憾。

没有上佳的突破点,没有更强的推动力,图形不图形,终究在环境的现实中无法成形,为山九刃还是功亏一篑,如果不是棋差一着又是什么呢?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