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当晚许子根一个人的记者会。
308当晚许子根一个人的记者会。

八年前今天的早晨,天气晴朗,阳光灿烂。经过了十多晚为了竞选工作而住宿在威省峇都加湾的朋友家,每晚迟至近3时方能就寝,隔天清晨6时就得起身。3月7日一切竞选活动停止,当晚回到自己丹绒武雅的家,虽还是不够睡,但感到特别温暖。

我一起身就查看手机,即看到远在美国念大学一年级的女儿棛钧给我寄来的简讯:“爸,祝您好运!”,倍感温馨。

自从1995年以来,一连三届大选,我和内人嘉平都是约了住在附近的谢宽泰和李燕枝夫妇,一起去离我们家不远的投票站投票,今天也不例外。

如过往一样,有很多记者在投票站等着拍照。但使我感到惊讶的是,在场排队的丹绒武雅区选民,不复以往那么热情,熟悉的脸孔中有些态度冷淡,甚至有几位还有不屑的表情,使我心里头涌现不祥的感觉。

投票之后,我把谢宽泰拉到一旁,对他说:“如果我们在过往三届都大胜的强区有这种负面反应,那情形就大大不妙了,甚至可能会变天!”

- Advertisement -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家,独自坐在书房里静思了一阵子。槟州如果真的变了天,国阵真的失去政权,后果会是如何?我又该怎么办?

第一个浮现在我脑海中的是1969年5月大选后513种族暴动的情景,我也联想到沙巴州1985年州大选变天后的乱局。我告诉自己我们绝对不可让这种乱象在槟州重演, 槟州不可乱!

如果一乱,由林苍佑医生21年和我18年以来与槟州人民一起辛辛苦苦所奠下的经济基础与社会和谐,将毁于一旦!如果一乱,我们从90年代中进行,现已进入最后阶段向联合国申请世界遗产的计划、自2005年积极推动的工业高科技转型、开始起飞的槟州多媒体超级走廊等等, 这一切也可能化为乌有。

自己可以败●槟州不能乱

我明确地告诉自己,我自己可以败选,民政和国阵可以失去政权,但槟州不能因乱而后退,人民不可以因乱而受苦!我当时就下定决心,万一败选,我要尽力维持局势的稳定,和平移交政权。

有了答案,心就比较定了下来。接着,我拨电特别约见州元首敦拉曼。上午十时多,我拜见州元首,把自己的看法和感受告诉他。他表示很惊讶和担忧。

我说,我当然还是祈望国阵再胜出,但若胜,多数席位也可能不多了。可是如果不幸输了,我们必须接受事实,要确保槟州的政权在和平安宁的情况下移交。

总而言之,不可让槟州陷入乱局。他以严肃的眼光看着我,点头答应了,也给了我一个拥抱。我感谢他多年来给予我的支持和引导。

人民表情感到强烈反风

从元首府出来,我即刻赶到峇都加湾区中三个投票站巡视,不论走到哪里,从人民的表情中,都隐约感到强烈反风,我更感到情况不妙,但我没再跟任何人提及。

午餐稍息后,在下午三时前,我特别前往拜会刚从威北甲抛峇底选区回到诗布朗再也双威酒店的首相阿都拉巴达威,并向他汇报我的观察和变天的可能性。但他说,根据最后情报,国阵看来还是会在40州席中胜出约25席。

言谈间,我望了望窗外,天空黑云满布,雷声隐约可闻,让我更感觉是不祥预兆。

政权一定要和平移交

经过讨论后,首相与我两人同意,一旦不幸的局面出现,政权一定要在和平的情况下移交。我们也会采取措施,稳住国阵内外的情绪。同时,他会指示警察总长,尽力公正有效维持治安。看着我紧张凝重的神情,他紧握我的手,慎重地答应“好,我们会做!”

随着,我离开他酒店的套房,他则乘车赶往北海空军机场飞回吉隆坡。

该通知的两位最重要的人物都知会了,我在大雨中再去巡视一两个投票站。只是,坐在车内从一站到另一站时,我的思潮还是一直在起伏着。回想起18年前开始当上首席部长,间中多少起伏,几许沧桑。然而,我总觉得一个政党和领袖们的命运最终决定是在人民的手中,人民做出了什么决定,我们就必须尊重,务必要体现民主精神的真谛。

下午五时半,我回到朋友的家冲个凉,稍息。六时半后,开始陆续收到峇都加湾国会选区选情报告的简讯,除了一两个投票站外,其他都失陷了。我败选了!过了不久,槟州其他州选区节节败退失守的成绩不断传来,到了九时左右,国阵在槟州已输掉了超过一半州席,大势已去!我早上所担忧的终究发生了!

致电曹观友向他祝贺

我随即在九时半致电给民主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向他祝贺,并吁请他们的支持者不要上街游行庆祝,避免出事,我也说会控制我方,更向他保证,会尽快安排和平移交政权。他欣然地答应了。

随后,我也指示所有的助手和支持者回去各自竞选中心,去处理善后工作和安抚我们的支持者。

接着我和嘉平赶去峇都加湾计票中心。抵达时看到外面的次序有点乱,一些反对党的支持者在呐喊,但仍在警卫人员控制的掌握中。我一进去,刚好就遇到击败了我的拉马沙米博士,我趋前向他祝贺。

他初时有点愕然,但随后点头微笑,不久他和支持者就离开了。我、嘉平、几位好友和助手就在计票中心的一个休息室里,等待峇都加湾成绩的正式公布。

单独一人主持记者会

晚上11时40分成绩正式公布后,我单独一人主持记者会。我宣布槟州国阵失去了政权,坦然接受人民的判决,并强调确保政权将会和平移交,也呼吁各造冷静自制。

将近午夜,我和嘉平上车赶回光大28楼首长办公室去收拾自己的私人物品。一路上寂静无言,我翻阅手机中数百则简讯,多数表达震惊哀伤,也有消息指很多人担心会发生骚乱,然则也有很多鼓励我不要气馁,让我在惆怅中感受丝丝暖意。

这是我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天。

 

最后的24小时   槟城不能乱

许首长在2008年3月8日的最后24小时心路历程,究竟是怎么过的?

许子根忆述那一天难忘的情景,原来,上午在投票时,许子根已经感到选情不妙,于是当机立断,赶在晚上成绩出炉前,做好失去槟州政权的准备。

许子根当时祈望,能胜出是最好,一旦败选了,也要在和平安宁下移交政权。“槟城不能乱”一直在他心中·脑中………

 

演进表:

回到~2008年3月8日:

3:00am:竞选工作最后阶段,入眠。

6:00am:起身。早晨:与太太徐嘉平、谢宽泰和李燕枝,一同往投票站投票,过后发现选情负面反应。

10am++:拜见州元首敦阿都拉曼,把自己的看法和感受告诉州元首,元首表示很惊讶。

中午时段:赶到峇都加湾区中三个投票站巡视,从人民的表情中都隐约感到强烈反风,感到情况不妙,但没再跟任何人提及。

3pm++:拜会前首相的过程
a)拜会当时的首相阿都拉巴达威,并向他汇报我的观察和变天的可能性。
b)首相根据最后情报,看来还是会在40州席中胜出约25席。
c)经过讨论后,首相与许子根都同意,一旦不幸的局面出现,政权一定要在和平的情况下移交。伯拉答应:“好,我们会做!”
d)指示槟州总警察,尽力公正有效维持治安。
e)伯拉离开酒店飞回吉隆坡。

下午:在大雨中再去巡视一两个投票站。

5:30pm:回到峇都加湾朋友家冲个凉,稍息。

6:30pm:许子根获知败选。

a)开始陆续收到选情报告的简讯,除了一两个投票站外,其他都失陷了。
b)许子根获知败选了!

9pm:获知国阵在槟州已输掉了超过一半州席,大势已去!

9:30pm:致电给民主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
a)向曹观友祝贺,并吁请他们的支持者不要上街游行庆祝,避免出事。
b)许子根向他保证,会尽快安排和平移交政权。
c:曹观友欣然答应。

晚上:指示所有助手和支持者回去各自竞选中心处理善后工作。

11:40pm:许子根一个人的记者会。

许子根单独一人主持记者会,宣布槟州国阵失去政权,坦然接受人民的判决,并强调确保政权将会和平移交,也呼吁各造冷静自制。

2008年3月9日凌晨:
a)许子根和太太徐嘉平赶回光大28楼首长办公室去收拾自己的私人物品。
b)与行动党林冠英、曹观友、章瑛等人会面。

- Advertisement -

 

下期预告:309●当一切归零

3月15日刊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