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利人妻

  • 明知不爱我 却无法对他死心

    请原谅我不多说客气话,直接就把问题告诉你。我今年35岁了,还是单身,不是还没有找到心目中的对象,而是,我单恋了我喜欢的人十多年了,但是,他却跟别的女人结婚了。

  • 爱我和我爱的人如何抉择?

    三年前,我因为被男朋友抛弃而陷入极度的痛苦中,并且起了寻死的念头,在千钧一发之际被一位男性朋友及时救起。坦白说,当时那位男性朋友只是一位很普通的朋友,在我眼中,他不过是一个点头之交。

  • 我该隐忍 还是勇敢出柜?

    你好,我是一个同志。我喜欢男生。从小我就知道我和其他男生不一样,我不像其他男生玩玩具车,变形金刚;我却喜欢独自玩家家酒。由于和他们不一样,所以我老是被他们排挤。在家里,我一直都很听从父母的话,很少吵着他们给我买玩具。所以在他们眼里,我是他们最乖儿子。

  • 风流多情真的会遗传?

    我的脑海里最近一直有个画面来来回回,那是自从我看了一篇有关一个年轻妈妈绑着自己的孩子一起自杀的新闻后开始的。自从看了那篇报导,我也想要学那个年轻的妈妈,绑着自己的孩子一起去死!

  • 老公外遇 她戴绿帽复仇

    我刚刚给我的老公戴了绿帽,我以为我会很痛快、很高兴,但是,原来,当我的目的达到了之后,我一点儿都不快乐。我这样做,是为了报复我的老公辜负了我,他做初一,我便做十五。

  • 趁妻女不在 “好爸爸”竟把她带回家

    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觉得我的父母是一对非常恩爱的夫妻,两个人常常出双入对,常常握着彼此的手,恩爱得很,他们的朋友都说他们是一对模范夫妻。

  • 背夫偷欢 自责但又不舍得抽离

    你好,我是一名有夫之妇,去年在一个同学会,巧遇到以前的同学 ,过后我们就开始在微信里聊天 ,每天都在聊,甚至到聊性方面去 …

  • 半工半读求生 无奈遭同学孤立中伤

      犀利人妻: 我是一名半工读的学院生,但是,我一直没有让学院的同学知道我在半工读,因为,同学都是来自富裕或者不错的家庭,有些家里还开了公司给他们当老板,上学只是为了有张文凭抬高自己的身份。 跟这些同学在一起真的很有压力,他们都是好命的一群,开着家里买的汽车上学,吃的用的都是很好的,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平常和理所当然的,但是,对我来说,连跟他们吃一餐都觉得压力,因为,他们吃一餐午餐花费二、三十令吉不过是很普通的一餐午餐,而这几乎是我一个星期的午餐费。因此,如果不是因为要一起讨论功课无可避免一起吃午餐,我都尽量避免跟同学们约会。再说,我下课后都赶着去打工,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跟他们一起吃喝玩乐。 也许因为这样,女生们说我不合群,男生们说我高傲。我后来觉得自己被孤立了,只有在分组做课业时,他们才会抢着要跟我同一组,因为,我从来不计较,而且认为多做多学,常常把别人的那一份资料和报告都做全了。 我知道有人在背后说我笨,我听了也只是笑笑。但是最近我觉得很受伤,因为,有同学在我打工的卡拉OK看到我,而且看到我驾着一辆破货车,回到学院说了一些难听的话。 我从来没有跟人提起过我家里的情况,我的父母都已相继病逝,我没有兄弟姐妹,父母留给我的唯一遗产是父亲过去当夜市小贩驾的破旧客货车。 父母生病时,亲戚都避开我们,怕我们上门借钱;父母病逝后,我更没有去找那些亲戚,他们也没有关心过我。 我本来想辍学,但是,我曾经在母亲临终前承诺过会好好活下去,甚至让自己过得比以前好,让她和父亲在天上看到我戴上四方帽,所以,我忍着悲伤苦撑着过。 但是,同学们难听的话,真的令我很难过。为什么他们去卡拉OK玩乐是正当消遣,我在卡拉OK打工却是不正当的工作呢?甚至有同学说,我的高分数说不定是勾引教授换来的。

  • 蓦然发现初恋只是一厢情愿 他痛苦想死

    我是一个学院生,一个人离家在外面读书,我家环境不错,妈妈替我租了一间三房公寓,把主人卧房布置得很舒服,这主人卧房当然是我在用,其他两间,妈妈让我便宜租给合得来的同学,目的是给我作伴。

  • 助夫圆梦捱坏身子 他却搞上辣妹

    我18岁便结婚,当时,外子只有17岁,是个修车厂学徒,我因为在他工作的修车厂隔壁一家公司当普通文员而认识他,不到一年我们便奉子成婚。

  • 为她买屋却不给同住 憨厚男疑遇情场骗子

    我今年35岁,除了念书的时候曾经暗恋过女同学,一直都没有正式谈过一次恋爱,因为,我的性格一向腼腆内向,就算遇到自己喜欢的女生,也只敢在旁边欣赏,不敢表达出来。

  • 发现未婚夫有变装癖 想取消婚礼却怕丢脸

    我下个月就结婚了,但是,我发现我将嫁的人好像是有变装癖,怎么办?我跟他是在网上认识的,因为志趣相投,所以就约出来见面,后来更发展成为一对远距离恋人……

  • 恋上疑似已婚男 我该装糊涂或拆穿他?

    我是一名领队,当初是因为失业和失恋,很想到国外去散心却没有钱而在朋友的引荐下投入这个行业,不知不觉做了好些年,同时也挣了一点钱。

  • 男友偷窃坐牢 我该切割他吗?

    虽然情到浓时会令人蒙蔽了双眼,但是,我们还是得时刻提醒自己要带着脑袋做人和谈恋爱。别以为男朋友常常送礼物给自己就是爱自己,喜滋滋地以为遇到了理想的对象……

  • 情人 孩子 我该为谁而活?

    我是一个寡妇,35岁开始守寡,如今已过了20年。这20年来,我真正是含辛茹苦才把5个孩子带大,现在所有孩子都已经成家,也都生了小孩。

光华日报

世界历史最悠久的民营华文报
光华电子新闻版权所有 © 2007-2015 Kwong Wah 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by Kwong Wah Yit Poh Press Berhad

友情连线

中山日报 文汇报

马新社 联合日报

Expozus 孙中山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