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利人妻

  • 目击暗恋女生被劈腿 内向男犹疑该揭穿吗?

    我试着去跟踪他,发现他不只跟她在一起,他也跟别的女生在一起。我远远拍了一些照片,想要给她看,让她知道他不是好男人,可是她会相信吗?如果她不相信我,她会不会生气而不再跟我做朋友?我要怎么证明给她看她的男朋友不是个好男人?

  • 他爱上我的手艺还是……? 平凡女怕会错意

    我是一个不大会说话的人,加上认为自己长得不好看,所以就更加不爱说话,也不喜欢接触人,交朋友一直都很被动,所以,活了整三十年,没有一个可以谈心事的知心朋友。我从小就很喜欢拼布和烹饪,当别的小孩在玩人偶和家家酒时,我已经在玩真的针线,跟祖母学烧菜和做糕点…

  • 对他渐产情愫 却怕失去好友

    我有一位很要好的男性朋友,我们认识很多年了,他虽然比我小,但是却比我成熟,当我遇到难题时,都是他替我解决;有人欺负我时,也是他替我出头。

  • 原配怒打小三 出轨丈夫竟喊告

    你好。我好心灰意冷,对我一直信任的枕边人心灰意冷。我跟那个臭男人结婚五年,五年来,我自认没有做过任何一件对不起他的事,而且,为了不做一个令人讨厌的妻子,我一不做跟得夫人,二不干涉他的自由,三不过问他的财政,四不代他接听电话,五不查看他的简讯,我认为这样才不会让他觉得结了婚就没有了自我。

  • 少时无知遭诱奸 自卑女怕男友嫌弃

    你好,我的男朋友刚刚跟我求婚了,我虽然很高兴,却不敢马上答应他,因为,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阴影和担忧。我来自一个乡村,村里人都很迷信和相信神功。

  • 枕边人竟是伪君子 想拆穿又怕失去他

    我从来不曾像现在这般觉得丢脸和沮丧,因为,我竟然一直以来都看错了我的枕边人,并且得从别人的嘴巴来认清他是那么要不得的一个人!

  • 未助阻拦渣男追求 友人婚姻不幸我很自责

    我最近通过脸书和一位失联许久的旧同事美美联系上,从她的脸书,我发现她过得并不好,除了为她感到难过之余,我也怪自己当初作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 无名份跟随25年 情妇换来一场空

    我25年前出社会工作,从一而终在一家公司服务了25年。人人都知道,除了老板,我就是公司内第二个可以做决策的人,甚至,很多时候,无论是公司里面的员工或外头的客户更喜欢直接找我,除了因为我比老板还要果断,总是很快速地就能做出决定,让许多生意能够顺利谈成之外,还有另一个大家心照不宣的原因:我是老板的情妇。

  • 明知不爱我 却无法对他死心

    请原谅我不多说客气话,直接就把问题告诉你。我今年35岁了,还是单身,不是还没有找到心目中的对象,而是,我单恋了我喜欢的人十多年了,但是,他却跟别的女人结婚了。

  • 爱我和我爱的人如何抉择?

    三年前,我因为被男朋友抛弃而陷入极度的痛苦中,并且起了寻死的念头,在千钧一发之际被一位男性朋友及时救起。坦白说,当时那位男性朋友只是一位很普通的朋友,在我眼中,他不过是一个点头之交。

  • 我该隐忍 还是勇敢出柜?

    你好,我是一个同志。我喜欢男生。从小我就知道我和其他男生不一样,我不像其他男生玩玩具车,变形金刚;我却喜欢独自玩家家酒。由于和他们不一样,所以我老是被他们排挤。在家里,我一直都很听从父母的话,很少吵着他们给我买玩具。所以在他们眼里,我是他们最乖儿子。

  • 风流多情真的会遗传?

    我的脑海里最近一直有个画面来来回回,那是自从我看了一篇有关一个年轻妈妈绑着自己的孩子一起自杀的新闻后开始的。自从看了那篇报导,我也想要学那个年轻的妈妈,绑着自己的孩子一起去死!

  • 老公外遇 她戴绿帽复仇

    我刚刚给我的老公戴了绿帽,我以为我会很痛快、很高兴,但是,原来,当我的目的达到了之后,我一点儿都不快乐。我这样做,是为了报复我的老公辜负了我,他做初一,我便做十五。

  • 趁妻女不在 “好爸爸”竟把她带回家

    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觉得我的父母是一对非常恩爱的夫妻,两个人常常出双入对,常常握着彼此的手,恩爱得很,他们的朋友都说他们是一对模范夫妻。

  • 背夫偷欢 自责但又不舍得抽离

    你好,我是一名有夫之妇,去年在一个同学会,巧遇到以前的同学 ,过后我们就开始在微信里聊天 ,每天都在聊,甚至到聊性方面去 …

  • 半工半读求生 无奈遭同学孤立中伤

      犀利人妻: 我是一名半工读的学院生,但是,我一直没有让学院的同学知道我在半工读,因为,同学都是来自富裕或者不错的家庭,有些家里还开了公司给他们当老板,上学只是为了有张文凭抬高自己的身份。 跟这些同学在一起真的很有压力,他们都是好命的一群,开着家里买的汽车上学,吃的用的都是很好的,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平常和理所当然的,但是,对我来说,连跟他们吃一餐都觉得压力,因为,他们吃一餐午餐花费二、三十令吉不过是很普通的一餐午餐,而这几乎是我一个星期的午餐费。因此,如果不是因为要一起讨论功课无可避免一起吃午餐,我都尽量避免跟同学们约会。再说,我下课后都赶着去打工,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跟他们一起吃喝玩乐。 也许因为这样,女生们说我不合群,男生们说我高傲。我后来觉得自己被孤立了,只有在分组做课业时,他们才会抢着要跟我同一组,因为,我从来不计较,而且认为多做多学,常常把别人的那一份资料和报告都做全了。 我知道有人在背后说我笨,我听了也只是笑笑。但是最近我觉得很受伤,因为,有同学在我打工的卡拉OK看到我,而且看到我驾着一辆破货车,回到学院说了一些难听的话。 我从来没有跟人提起过我家里的情况,我的父母都已相继病逝,我没有兄弟姐妹,父母留给我的唯一遗产是父亲过去当夜市小贩驾的破旧客货车。 父母生病时,亲戚都避开我们,怕我们上门借钱;父母病逝后,我更没有去找那些亲戚,他们也没有关心过我。 我本来想辍学,但是,我曾经在母亲临终前承诺过会好好活下去,甚至让自己过得比以前好,让她和父亲在天上看到我戴上四方帽,所以,我忍着悲伤苦撑着过。 但是,同学们难听的话,真的令我很难过。为什么他们去卡拉OK玩乐是正当消遣,我在卡拉OK打工却是不正当的工作呢?甚至有同学说,我的高分数说不定是勾引教授换来的。

  • 蓦然发现初恋只是一厢情愿 他痛苦想死

    我是一个学院生,一个人离家在外面读书,我家环境不错,妈妈替我租了一间三房公寓,把主人卧房布置得很舒服,这主人卧房当然是我在用,其他两间,妈妈让我便宜租给合得来的同学,目的是给我作伴。

光华日报

世界历史最悠久的民营华文报
光华电子新闻版权所有 © 2007-2015 Kwong Wah e-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by Kwong Wah Yit Poh Press Berhad

友情连线

中山日报 文汇报

马新社 联合日报

Expozus 孙中山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