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易雄

走在路上,虽不全是美景
但许多时候也尽如人意。

- Advertisement -

心情烦燥,我去《面坊》吃黑黑油油加料的云吞面。

不开心,我跑去《荣记》吃半肥瘦的叉烧和烧肉。

感觉全身不对劲,想到《李月香》来一碗又酸又辣的炸鱼肉河粉汤、再来碟排骨王。

心里就是不爽时,《阿林生日面》加料及炸油葱多多、参峇多多的淋面可以舒缓不安。

放工回家寂静得让人寒,路过《洪火炉》来一盘久违的蚝面、我还自备炸油葱。

莫明悲秋,我去五条路《一景》吃大包,唱一首“随想曲”给老朋友听听。

心情素得没欲望,我去四条路《娟娟》点一碗也是黑黑油油的素云吞面。

我想说美食的确很疗愈,美味真的可以让我解忧。

- Advertisement -

不过,心情好时也同样须要食物来“撩”欲、食欲的欲。

天堂地狱

心情好,陋巷也可以看成是天堂。
心情坏,香格里拉再美也是地狱。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