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哈纳菲(左2起)委任诺阿兹法为代表律师起诉欠款人。左起为哈里兹、阿里夫及依尔范。

霹雳一家活动策划公司声称被霹雳州政府拖欠77万7821令吉,入禀怡保地庭起诉霹雳州政府及两名社团人士。

活动策划公司项目经理万哈纳菲指出,该公司是于去年10月20日受委承办同年12月13日至16日的“资产与企业家嘉年华”,而活动费用总额为87万8354令吉。

“我们是在2018年10月20日,与嘉年华会秘书处在霹雳诚信党大厦会议室开会时,获得了这项计划的承办权。”

他指出,在确定承办活动后,他与秘书处的人曾在去年11月6日至30日期间进行了多次会议,地点包括了雪州政府大厦,而霹雳州掌管宗教与伊斯兰教育、乡区及区域发展事务的州行政议员阿斯慕尼也曾主持他们的会议。

“当时各方都同意活动费用总额为87万8354令吉。”

- Advertisement -

万哈纳菲今日在其律师诺阿兹法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说出该公司被州政府拖欠承办费的来龙去脉。

他说,他们在活动前都没有收到来自主办方的任何款项,他在逼于无奈下告诉主办方,要是活动开始前收不到任何款项,他们将停止一切的工作。

“他们之后在12月12日(活动前一天)给了我们两张分别2万令吉的支票,该支票是由一个名为‘霹雳人民慈善及经济发展协会’开出。因此,我们继续完成我们所有的工作及提供应有的设备和器材直到活动结束。”

“然而,我们在12月20日带着总额4万令吉的两张支票到银行兑现时,被告知这个协会的户头没有钱,所以我们无法兑现支票。”

万哈纳菲之后也已经就支票跳票事件向警方报案,但却在两个月前收到一封警方发出的信件指并不涉及任何刑事罪。

他在支票跳票事件后,多次向筹委会主席追讨欠款,对方一直以拖字诀来应对,一直到今年4月份“霹雳人民慈善及经济发展协会”终于支付了10万0533令吉,但截至目前对方仍欠下77万7821令吉。

- Advertisement -

他说,该公司在委任律师处理此事前,曾多次尝试与相关人士接洽,包括阿斯慕尼,但都不得要领。

目前他们已经委任了律师事务所协助处理此事,并把案件带到法庭进行民事诉讼,而霹雳人民慈善及经济发展协会的主席、财政及霹雳州政府都被列为此案答辩人,案件将在本月19日开审。

出席记者会的包括律师团成员莫哈末哈里兹、莫哈默依尔范及活动策划公司另一名代表阿里夫。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