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菲兹周五出庭闻判,与支持者握手寒暄。

高庭今日推翻人民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去年在银行及金融机构法令下,被判罪名成立及坐牢的裁决,并宣判他获无罪释放。

法官拿督莫哈末雅兹是批准拉菲兹就他在地庭被判罪成和坐牢30个月的裁决,所提出的上诉。

被指串谋犯罪的前银行书记佐哈里,也一并获无罪释放。

2018年年2月8日,地庭宣判拉菲兹和佐哈里泄露银行资料罪成,须坐牢30个月,不满判决的他们随后向高庭提出上诉。

控状指出,42岁的拉兹向一名媒体顾问和一名记者泄露国家养牛公司、国家肉类与牲畜私人有限公司、Agroscience工业私人有限公司,以及国家养牛公司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沙烈的银行账户结单。

- Advertisement -

他被指于2012年3月7日在雪州八打灵再也的人民公正党总部犯罪,抵触银行及金融机构法令第97(1)条文。

48岁的佐哈里则被控在同一地点和时间与拉菲兹串谋犯罪,抵触银行及金融机构法令第112(1)(c)条文。

莫哈末雅兹在裁决时说,证物P4和附件A至D是复印版文件,而它们并未满足1950年证据法令第65(1)(c)条文的要求,因此无法被接纳。

“控方应该传召证人供证,以说明已就P4的原版文件进行足够的收索。这名证人也应该解释,为何P4的原版文件遗失,或无法被找到。

“控方已传召一名银行职员供证,但这名证人的证据没有满足上述的要求,以让P4获得接纳。没有这些证据,P4和附件A至D无法在1950年证据法令第65(1)(c)条文下,获得接纳。

“根据上述理由,我批准第一上诉人(拉菲兹)的上诉,以及撤销地庭法官宣判他罪成及坐牢30个月的裁决。我谕令第一上诉人获无罪释放。”

对于佐哈里的上诉,莫哈末雅兹说,地庭未将第19名证人,也就是国家银行调查官同意佐哈里不曾联系、会见或将所指的文件,交予拉菲兹的供词,列入考量。

“控方就佐哈里所提出的证据也已经崩塌,因为国行调查官的证据指出,初步调查显示,主嫌是可进入所指账户的增江大众银行的助理经理。

“地庭法官在下判时,完全没有考虑这项关键证据。

“根据如上理由,控方显然无法证明佐哈里已有意或知悉拉菲兹泄露所指文件的内容,以犯下控状内的罪行,佐哈里的罪成和坐牢裁决被撤销。”

“我批准上诉,因为(控方)无法证明佐哈里的表面罪名。”

较早前,拉菲兹的支持者在庭内闻判后拍手,结果遭到莫哈末雅兹训斥。

法官说:“你们不可以在这里拍手,这里不是拍手的地方。”

拉菲兹不急再战政坛

因揭发国家养牛公司丑闻而泄露银行资料罪成的拉菲兹,在错过上一届全国大选的改朝换代后,如今已无意再战政坛。

据《当今大马》报道,在第14届大选之后,拉菲兹曾经对马哈迪的内阁任命提出质疑。而这位亲安华的公正党领袖,在去年的党改选中也未能击败现任署理主席阿兹敏,尽管后来被任命为副主席,但他显然已逐渐淡出。

随着周五上午莎阿南高庭宣判他无罪释放后,拉菲兹受询时表明,本身并不急于重投政治前线。

拉菲兹有感而发:“我现在对(返回活跃的政治)不感兴趣。许多人不了解,政治会花掉您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和精力。”

- Advertisement -

“从一开始,我就说我对像以前一样迅速在政坛崛起不感兴趣。无论是在政府还是在民间组织,我也不感兴趣。”

他在法庭闻判后对记者说:“我认为这是三四年,我想回到一个普通人的身份。”

当询及若安华提出要求,他是否会重新考虑,拉菲兹说,这是他们两人必须私下讨论的事情,而不是在媒体上讨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