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汉伟

两星期前,我接受了CityPlus 电台访问了关于国会议员出席率的专访。事缘有关国阵Kinabatangan 议员邦莫达在议会厅里援引议会常规指出席会议人数不足法定人数。议长按铃后,几分钟内有10多位议员进入议会厅,凑足人数才能继续辩论。

国会常规里说的法定人数是Quorum 即须26位国会议员在会议厅里。马来西亚国会师承英国西敏寺国会制度,但历经60年的大马国会还沿用陈旧的会议制度。

国会会期间是每周一至周四的开全会。全会即全部222位国会议员参与的会议。英国国会已经有发展成熟的国会委员会制度,而马来西亚还在起步。英国国会每周有一天是委员会日。国会议员出席各自的委员会,那一天就没有开全会。

各大大小小的委员会由朝野议员组成,深入探讨各项政策议题。委员会会议成果写成报告,提呈给议会,放在每个国会议员的桌上,也放在网上让媒体及公众下载阅读。议员们也可在辩论时引述报告书,媒体亦可大事报导报告书内容。

- Advertisement -

马来西亚国会在第十四届大选后进行了初步改革,成立了约十个以政策导向为主的委员会。由于委员会由来自全国东西马各地议员组成,所以在国会会议期间也召开各自委员会会议。

那天会议厅内法定人数不足时,有约10多位国会议员在国会大厦里出席2个不同的委员会会议。议长按铃后,这10多位议员中止委员会会议就回到会议厅里,超过了法定人数。

我所参与的国会公账会(PAC)在过去一年里已召开45次会议,发布5个工作调查报告,是各委员会之冠。公账会为了处理多宗重大议题的调查会议,多选在国会在开全会时也召开调查会议。我为了要参与国会全会的法案辩论,也多次奔走于国会大厅及委员会会议室兼顾两个同时进行的会议。这并非良好的开会方式。国会应修改常规,让国会议员们每周有一天的委员会日。

国会全会也不是个有效率的会议。有些议员表演脱口秀,而没做有深度的政策辩论。这成了冗长及一个接一个的马拉松辩论,使到国会议员们须常挑灯夜辩。议会改革须从各党团约束各自议员,派出有充份准备的议员代表各党参与全会辩论。

国会议员没有参与辩论时也是在忙着参与各大小会议。午餐时段常是排满了午餐汇报会。这个月,我就会见了远自英国来的警察行为独立办公室(IOPC)的代表,也会见了流亡海外的柬埔寨民主派领袖,参与了有关死刑刑罚汇报会,统考文凭会议以及多个法案的汇报会等。

- Advertisement -

兼任部长、副部长、州议员、州政府领导的国会议员更加忙碌。他们得处理各自部门的行政事务,也得来回布城、国会及各自州属。

第十四届国会已经有两位现任国会议员逝世,两位国会议员在会议厅内不适而须中断会议,被推着轮椅送院就医。

国会会议须更人性化处理会议时间,须更精明的审议国事而不是一场马拉松辩论秀。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