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为了生存通过劳作产生了物质文明,而物质文明却是产生精神文明的动力。——林祥雄

摄影/骆炜芬、受访者提供

林祥雄谈论人类文明对社会体系的影响,从14、15世纪的文艺复兴,17世纪工业革命,19世纪资本主义,20世纪社会主义,到21世纪电子科技蓬勃时代。

“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这是《易经》记载的中国人对文化(文明)的阐释。从自然界的种种变化窥探宇宙的奥妙与变化,由人类在社会的劳动生活与起居,谱写成人类文明。

人类为了生存与延续其生命通过劳作产生了物质文明,而物质文明却是产生精神文明的动力。由此可见,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对人类在建设社会、发展经济、创作文化与艺术的综合驱动力起了绝对性影响。

回顾中西方人类历史,能在历史长河中奔流不息,又能在人民心坎里永恒地呼唤着而永不褪色、释怀的姓名,绝大部分并非帝皇将相、富商巨贾,而是思想家、哲学家、艺术家。他们的学术著作,思想主张,艺文作品,不但在他们生命历程中为时代、社会、人民作出了无私的贡献,更在身后留芳青史,激发后代子孙,是推动人类政治、经济、文化实施、发展的一股无形驱动力。

- Advertisement -
林祥雄表示,21世纪的电子讯息改变了全球经济的运作机制,冲击了持续数百年的国际商业结构,如今经济发展模式已到了另一个变革的分水岭。

历代东西方的思想家、哲学家,他们的学说与主张、观点与谋略,间接或直接地影响到中央集权制与封建社会统治者的政策制定、施政方针。

人类自走出野蛮时代的黑森林后,摆脱了原始时代而迈进了文明时代,历经了奴隶时代、中央集权制的封建时代、半殖民半封建时代,从而走进了民主共和。这政治制度的演变,由西欧一直延伸至全球,启蒙了社会主义阵营并形成了其“特色”。

14、15世纪欧洲文艺复兴,不但让人民摆脱中世纪僵化宗教教规的心灵约束,更冲破了君主立宪制的无形枷锁囚禁。

17世纪欧洲工业革命与资金的积累,改变了世界的生产力并催生了资本主义与民主制度。同时,为了资本主义制度与民主政治体系可持续发展,从而在亚洲、非洲催生了殖民主义。从此以后的300多年,欧洲成为世界政、经、文中心,欧洲主义中心,领世界风骚。

当19世纪资本主义与民主制度发展到巅峰时刻,爆发了经济大萧条,社会动荡,人民慌张、失业求助,欧洲社会遍地哀鸿而触动了马克思的神经而到大英图书馆撰写了《共产党宣言》与《资本论》。他认为资本主义发展到最高峰阶段时应出现社会主义的政治体系,为社会与人民谋求更公平、合理的生存空间。

林祥雄画作欣赏。

文明产生于人类劳动与生活

1917年,世界第一个实施社会主义政策的共产政权苏维埃诞生。从此,资本主义的民主制度与社会主义的共产政权产生了全球性的“世纪斗争”。一直到1991年苏维埃解体后,全球的共产主义产生了“骨牌效应”,纷纷改弦易辙,从政治主义斗争时代转型到全球化的经济发展与合作,谋求从“经改到政改”的“软着陆”政、经体系。

自20世纪初以后,政治制度与主义时代的激烈斗争时期已走入了历史了,而具有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与经济发展模式与策略,似乎更具有成效与创意并受到国际社会欢迎。20世纪80年代电子、数码电讯、网络、高新科技对工商经贸发展引起了颠覆性、革命性的改变,因此,冲击了老牌的欧洲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发展模式。

当人类迈进了21世纪这个高端科技并迈入了探秘宇宙,寻找大黑洞的生命存在奇迹。当“克隆”技术已解开了生命的奥秘并已找出了生命复制技术的时代。电子讯息的革命性改变了全球经济运作机制,冲击了持续数百年的国际商业结构与工商经贸、天然资源的开发,经济结构与发展模式已到了变革的分水岭了。

这是一个令人产生沉重心灵负担的时代,更是一个让人反思突破时空与心灵囚禁的时代:尤其是人类文明在21世纪对人类应当负起责任与推动的时候。

- Advertisement -

因为,文明是产生于人类劳动与生活,故文明为全人类服务应是责无旁贷的。因为,经济是来自人类为了改变生活条件及改善生产模式而创造的,故以创新思维与时并进地为人类服务是义无反顾的。因为,政治制度的设立是为了更好地强国富民、安邦立命,兼顾天下,故适时与正确的政治制度质变、革新,从而惠及天下苍生,则是刻不容缓的!

新加坡籍艺术家与人文企业家林祥雄,曾在今年7月莅临槟城,为第二届《艺术为了和平论坛》发表演说,其后更将在面向槟城一桥处打造占地约4万平方尺的个人美术馆。

林祥雄简介

出生于中国广东潮安县,1956年移居南洋,后来在新加坡艺术学院求学。曾留学法国巴黎学习绘画,在欧洲从事艺术工作与经济投资。1982年起,大部分时间在中国从事艺术创作与商务活动。2003年,参与规划2008北京奥运村规划。今年起,他在槟城The Light Waterfront打造一座水上美术馆,预计于2021年杪竣工。目前是一名新加坡籍艺术家及人文企业家,同时身兼炎黄国际文化协会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