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控官阿扎哈在庭外被媒体包围追问法庭对证人保护令结果。

霹州行证议员杨祖强被控强奸女佣一案周一开审,由于控方为两名证人申请证人保护令,并要求透过视讯方式供证,法官基于需时考虑,将此案展延至周三(13日)上午10时续审,以决定批淮与否。

此外,杨祖强的代表律师梁卓经因曾投报指陪同女佣前往警局的男子疑涉嫌受到恐吓,副检察司在庭上提出他是潜在证人之一,因此他必须退出辩护团。这是他最后一次以辩护律师身份发言,在清场的情况下,他也不能进入庭内旁听。杨祖强的代表律师团将剩下拉泽巴星、法汉及雷尔。

虽然法官在早前已裁决此案将以清堂的方式于周一开审,不过,控方却在开审前,代表证人向法庭提出人身保护令的申请,以让证人无需在出庭的情况下,透过视讯方式进行审讯。因此,怡保地庭法官在周一中午12时10分宣布暂时休庭,将案件展延至下午2时30分开庭。

梁卓经于下午3时15分离开法庭时指出,控方周一早援引“2009年证人保护法令”,向法庭申请2名控方证人的保护令,怡保地庭法官诺拉希玛因需时考虑是否批准两名证人的证人保护令和第二证人是否与第一证人即女佣一样可以清堂供证,因此,宣告在周三才宣布结果。

受保护的2名证人,一人是女佣,至于第二名证人的身份,梁卓经则回应指,为了尊重法庭,暂时不能透露他的身份,因为对方可能会成为受保护的证人。

- Advertisement -

他表示,此外,控方也向法庭申请在清堂时可允许大使馆3名观察员列席,唯法庭就3人与此案无关,而驳回控方的申请。

另外,针对有第三方涉嫌介入一事,梁卓经表示,控方也不愿证明是否有第三方带受害女佣到法庭热身以熟悉环境,但基于有一名跟此案没有任何关系的律师反映看见女佣被第三方带来法庭 ,因此辩方提出不满。

他指出,其实最可怜是女佣母亲一直在法庭等待跟女儿见面,但并不被允许跟女儿接触,处理方式未免欠人道,有违常理。

为证人安全 申请保护令

副检察司阿兹哈表示,控方是为了两名证人的安全,而申请证人保护令。在此法令下,两名证人可以透过个人连接或视频方式供证。

他说,第一名证人是案中的印尼女佣,至于第二名证人则不便透露。

他指出,法庭需时研究这项申请,因此法官将于周三作出决定批淮与否,过后才传召第一及第二证人供证。

他说,案中的第一证人今天有到来法庭,可是并没有出庭供证,并会在周三才开始供证。

- Advertisement -

他表示,控方拥有多人的口供,但将只传召20人出庭供证。

另一方面,询及辩方律师梁卓经指有第三方带受害女佣到法庭,阿兹哈表示,梁卓经在法庭有提出此事,但他在陈词時指这是很平常的事,因法庭是公开的地方,女佣可被带往法庭熟悉环境。

他指出,原本此案是定于11月11日至15日审讯,但辩方律师以杨祖强需在12日出席霹州议会,取消当天的审讯,但目前州议会改在15日召开,杨祖強可能会获得通融,取消15日的审讯。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