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泉安

新马来西亚民主制度下,你手中的第三张票交给火箭外包,认命吧!

11月1日,槟行动党主席曹观友出席2019年槟火箭妇女组大会时承诺,将于明年市议员委任时,尽量落实 30% 女性市议员目标。

同一天,同一个平台,同一个活动,槟行动党妇女组主席林秀琴声称,槟州火箭至今仍未能“说服”足够女党员去接受担任市议员的推荐,到最后如果受荐女党员人数不齐,但为了填满 30% 女市议员指标,她不排除揽非党员女性,以火箭妇女组名额面试,争取出任市议员。

11月2日,行动党全国妇女组主席(兼槟州妇女及家庭发展委员会主席)章瑛宣布,若明年槟威两地市议员达不到 30% 的女性固打,不排除将以“猎人头”的方式,从党外引进有领导才华的女性进来当市议员。

- Advertisement -

章瑛的口号是,“一旦市议员固打达到 30% 女性代表,行动党将是全国首个达到女性决策者目标的政党”。

章瑛强调,“女性参与决策的举措已获得行动党槟州主席兼首长曹观友的认同,因此,无论如何,在2020年将不惜一切落实这项政策,就算要以猎人头的方式也在所不惜。”

关键语:在所不惜!

但这是民主行动党的新政治理念吗?曹观友答应“尽量落实30%女市议员”的承诺是否被自己人曲解了?结果,章瑛与林秀琴狂言一出,街坊和党基层都市哗然,尤以党元老反应最激烈。

有党元老对我说,政治斗争是长久的事业,整个槟州火箭竟然找不到6名女党员来满额,莫非是妇女组领导层霸位太久,长期排除异己,造成青黄不接,丑态毕露?

论及女市议员空额,槟州行动党的槟、威市议员面试提名截止日期为11月4日,内部面试预料将于11月中旬进行。槟、威两地各有24个市议员名额,希望联盟自2008年执政槟州以来,便采取政党固打制来分配市议员名额。其中,行动党的在槟威两地名额各为9人,倘若要符合30%女性固打,意即槟威两地的火箭市议员中,必须各有3名女性。但目前,槟行动党在槟岛和威省的市议员中,女性分别是槟岛两人,威省1人。

日落洞听到的声音是,出身峇都兰樟的妇女组基层张君仪曾面试成功并受委为槟岛女市议员,一届以来表现勤职,有心续任竟被火箭州领导刷下,但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这位火箭女党员仍受旅游文化部行政议员杨顺兴的器重,赋予推广州旅游事业的重任。现在妇女组虚空到需要为女市议员固打进行“猎非党员人头”,对本身基层党员是如何看待?

现在,市面流传的笑话戏言,是要看火箭妇女组将会如何在所不惜地“猎人头”、再由哪个唐伯虎来点秋香。

行动党创党至今53年,一直秉持还政于民的民主理念,自《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付诸联邦政府机制执行,地方选举已正式取消多年。但2008年以来行动党主导的槟州政府针对恢复地方选举,取回国会、州议会选票以外的第三张市政府选票,斗争理念从未熄灭,甚至不惜入禀法院,争取到底。

行动党为抢回第三张选票的努力,标青的里程碑是在2013年3月11日。当天,槟州政府与国民醒觉运动组织(Aliran)前主席拉玛克里斯南,联合入禀联邦法院,挑战阻止举行地方议会选举的《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的有效性,并要求选委会恢复地方议会的选举。在申请书中,大马政府和选举委员会被列为第一及第二答辩人。

槟政府与拉玛克里斯南要求法院宣判,根据联邦宪法,槟州政府拥有修改槟州地方议会选举法律的绝对权;同时,也要求宣判《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有关地方选举的第10及第15条文已超越联邦宪法,且属无效。

另外,槟州政府要求法院裁决由槟州立法议会通过的2012年地方政府选举(槟岛及威省)法规是否有效;如有效,那州政府会要求法庭指示选委会举行选举。

之前,槟州议会早于2012年通过了地方政府选举(槟岛和威省)法规,目标是要恢复人民民主的第三票,希望通过民主投票的方式来进行地方议会的选举,而不是由执政党骑劫《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条文,以分猪肉份方式委任“自己人”为市议员。

这项联邦法院诉讼是法律程序的最后一关,终于等至2014年8月14日有个了断。奈何,联邦法院驳回槟州政府与拉玛克里斯南挑战选举委员会拒绝进行地方议会选举的诉讼。

以上诉庭主席丹斯里劳勿斯为首的联邦法院五司,一致做出地标性裁决,禁止槟州政府进行地方议会选举的《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0条文及第15条文是符合联邦宪法,而国会在制订有关条文时,是为了确保各州政府法律及政策的统一性,当中包括地方议会选举。此外,法院也裁定,槟州议会通过了地方政府选举(槟岛和威省)法规的决定已超越了联邦宪法第75条款,因为有关决定并不符合《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0条文及第15条文。

当年的首席部长林冠英接受法院的裁断,但他认为地方选举是一种非常基本及草根的民主权利,而民众绝对有权使用手中的“第三票”来选出自己属意的人选。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往后要重新落实地方议会选举的方法,除了修改法律外,恐怕就是改朝换代,更换执政政府了。2018年大选,国阵中央政府终被取代了,但恢复地方选举的希望仍不见天日。

无论如何,林冠英身为行动党秘书长,他对地方选举的立场可被视为截至2014年8月的党立场。很显然,行动党妇女组领袖对地方选举及民主意识,已有不同的阐释,虽无亵渎《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的权限,但以“猎人头”方式委任市议员交由执政党引荐党外人士,是难逃催生恩庇主义来保全自身政治利益的凌厉眼光。

面对这个新“事实”,希望纯受英文教育的曹观友,能领略所谓“高凤亮节”的政治操守,再次见证他在去年崔耀才逝世38周年追思会所讲过的话。

- Advertisement -

当时,曹观友当着崔耀才前同僚一众劳工党前党员面前扬言,国州议员应当学习崔耀才老先生的精神,“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同是引述崔耀才一生示范的励志格言:“入党为什么,当官干什么,身后留什么”,来警惕同仁。

崔耀才何许人?他是槟州唯一能以独立人士身份,击败来自马华与行动党的候选人对手,连胜两届州议员(1974年出征丹绒南区、1978年上阵彭加兰哥打)的人民代议仕。槟城有一条繁忙街道Jalan CY Choi即是以他的名字命名,不是章瑛、林秀琴等后辈所能轻易辜负的基层领袖。1980年9月26日,崔耀才因病逝世,但他的高风亮节留下千古美名,直到今天还是让人缅怀不已。

回想过去,市议员是通过民主竞选来担当地方政府的人物,而今的市议员数额却是交由执政党外包,竟然有颜面高喊求不应供、必须以“猎人头”方式去点秋香,简直是亵渎整个民主意识。自林吉祥、林慧英在上下议院兴起父女组概念之后,焉何行动党妇女组的政治意识,竟然沦落到这个地步?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