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槟吉霹三角地带,高渊港口养鱼业者先想到的地点是邻近的农业地。

自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公开指出,有私人集团献议在威南建机场的事件后,坊间喜忧参半,纷纷推断机场地点。基于一切尚未有定案,槟吉霹三州的州长都劝请各界,不要上当投机误区。

当吉打州及霹雳州都有意要建国际机场后,槟城开始担忧会被影响。在这微妙三角关系下,间接让私人集团联想推行惠及三州的“北马国际机场”策略,即槟吉霹三州都齐齐受惠的献议。

威南与吉打、霹雳三角地带的地段都属于农地;油棕、稻田及一些废田。高渊港口养鱼业者一听到新机场,就先想到近邻的农业地段如楣南、双溪峇九。他们开心担忧,飞机声音干扰海上、陆地等水产业情绪。

对于槟城机场容纳量,目前只能650万人次,但人流现已达800万人次。为此,财政部长林冠英认为,槟城机场扩建工程“势在必行”。

:吴俊益:北马国际机场只是初步建议,况且槟城机场扩建工程只待规划准证和建筑准证就可以开工了。

据估计,第一期扩建工程后可以容纳1200万人次、第二期工程后可容纳1600万人次。不过,该机场的最高容纳量是2000万人次。目前该机场在2018年8月开始兴建停车场,可供1800个停车位,预期14个月工程、已达40%进度。

- Advertisement -

对于“北马国际机场”的献议;武吉淡汶区州议员吴俊益以城市规划师角度接受本报访问时,劝告民众不要陷入土地投机圈套。北马国际机场只是初步建议,况且槟城机场扩建工程只待规划准证和建筑准证就可以开工。

他说,槟城和吉打算是得天独厚的州属;槟吉各有一座空军基地、两座国际机场(浮罗交怡和槟城,还有亚罗士打的阿都哈林机场)。现在如果再多建居林国际机场和北马国际机场,肯定会对狭小的北马区航空管理构成影响。

“机场建设和管理属于中央事务,任何计划应由交通部和北马经济走廊执行机构来作统筹,再结合槟吉霹的主要行政人员,共同探讨和寻求共识。”

- Advertisement -

他说,承建一座机场,不同于一般的屋业发展计划,单是通讯就要采用最先进的光导纤维和第五代移动通讯技术(5G)。新机场四周围的基本设施建设都需要全盘性的策划和规划,这包括兴建高速公路、铁路、通讯、网络、能源等。

他也指出,槟城国际机场与周边的峇六拜自由贸易工业区和峇央峇鲁卫星市已是完善和成熟的工业链区,这包含下游工业、供应商、顾客群、中小企业、高等教育的学府和人才。除了科技和技术问题,政治的冲击和岛民的反弹也是机场搬迁的两大障碍。

他说,众所周知,槟岛人民的岛民心态非常强烈,任何岛上便利的削减必定引起强烈反弹,接着引发政治冲击。不要忘记,2008年跑马场搬迁到峇都交湾的建议是击溃槟城国阵的最后一根稻草。无论如何,中央政府和北马三州政府必须通过现有沟通管道,尽快进行磋商、探讨和整合资源。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