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夕羽俐

日前重游云顶,我跟家人兴致勃勃。我们多年不曾在云顶留宿,如今的云顶,说起来不算太冷,户外乐园开张的日子遥遥无期。山上除了摆着玲琅满目商品的商场,还有富丽堂皇的赌场。翌日来到赌场,一款又一款的赌场游戏映入眼帘,看着围在赌桌前尽情搏杀的赌客,还有一脸老神在在的荷官们,当年在赌场兼职的记忆,不免涌入脑海之中。

结束中六大考的我,在家乡应征赌城荷官一职。不少跟我年龄相仿的年轻人,来这里赚取零用钱。在踏入真正的赌场前,我们经历三个星期的虚拟培训。赌场的游戏大致被分为轮盘、扑克牌、骰子大小等,我则派到计算难度最高的轮盘一组。

荷官在转动37个号码的轮盘后打边球,球最终掉落的格子就是得奖号码。在教官的指导下,我们从学会辨认筹码开始,接着是如何捡、推、切、算等,还有练习轮盘必备的打边球。我的心算能力不算优越,只好私下反复练习。赌客可能因轮盘的多重玩法而中奖,这时站在赌桌的我,需要运用心算把所有组合总和在一起,收赔筹码需要迅速且准确。

在赌场,赌博意味着一场博弈。见好就收的赌客,始终占了少数。大多数赌客都抱着侥幸的心态,希望幸运女神站在他们的后方,趁自己手气好时乘胜追击,越战越勇;可是大多时候,这些赌客屡战屡败,最后孤注一掷,直到血本无归才悻悻然离开。我当然也遇到过不少挑战,例如赔错钱、被主管责备、打球飞到赌客身上被骂等,最让我感到辛苦的是,还是无法适应烟客喷雾四绕的区域,咳嗽的情况越来越糟。

- Advertisement -

赌场是采用轮班制,放假结束后回到赌场的那个星期,我总是被安排值夜班。从宿舍来回上下班,都需要走过一道路,尽管不长,看起来却似没有尽头。夜幕低垂,从高往下看,灯火都在我脚底下,冷风掠过身躯,思乡之情就会在心中滋长,期盼着回家的日子快点来到。

- Advertisement -

赌场对我而言,是一个全然不同的世界,让我开拓眼界,并且有独立在外打工生活的经验。那些在赌场打工经历过的甜与酸,都是点缀我人生的一部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