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晓隆。

公正党武吉丁雅区州议员魏晓隆表示,他只会在市政厅改善其公共服务了,才会支持提高产业估价和门牌税。

他于周二在第14届第二季第二次槟州立法议会参与辩论时说,门牌税缴纳者若没有看到市厅服务改善,将产生质疑是否必须支付更高的门牌税,例如,威省市政厅多年来未能解决英雄园区外劳每晚在住宅区外非法经营“夜市场”的问题,反而开始向该地区的停车位进行收费,引起居民不满。

他也说,威省市政厅并未为其选区内的马来甘榜、华人新村及印裔村庄提供清洁、沿户收集垃圾或美化环境的维护服务,反之只是根据个案的方式进行服务,导致这些居民必须每天行驶2公里以上,才能到柔府路的公共垃圾桶丢垃圾。

“有一位官员说,由于乡村村民支付的门牌税率较低,因此乡村无法获得与‘住宅区’相同水平的市政服务,我认为这是不合理和歧视性的。”

他认为,威省市政厅的行政管辖范围或边界覆盖了整个威省747平方公里的每平方英寸,包括其中的471个村庄,因此该厅有责任,向他们提供服务。

- Advertisement -

他指出,威省市政厅是全马最大的市议会,行政面积为747平方公里,覆盖面积甚大,但只有24名市议员为整个威省提供服务,与八打灵再也市政厅(MBPJ)形成鲜明的对比。

“八打灵再也市政厅仅97.2平方公里(小7倍)的面积,也拥有24名议员。雪州有12个地方议会,288名市议员,而槟城有2个议会,只有48名市议员。”

“在60年代,威省总共有5个独立的地方议会,随后合并为一个超大型的市议会。它们分别是北海和大山脚的两个镇议会,以及分别服务于威北,威中和威南的县议会。”

恢复地方选举制似乎只是梦想

- Advertisement -

魏晓隆表示,第14届全国大选至今已过一年半,恢复地方选举制似乎只是虚幻的梦想,因此他冀州政府继续向联邦政府施压,要求兑现其恢复地方选举宣言。

他指出,在成熟的民主国家,例如美国,不仅个别州和地方议会有权收取所得税和产业税,税务每年可提高多少也受到法定限制。若地方议会希望将物业税税率提高到法定限额以上,须先由居民投票表决。

他直言,我国纳税人没有相关发言权、投票权,也没有选举或踢出表现欠佳的市议员的权利。这使人想起1773年著名的波士顿茶党抗议活动,其中“美国无代表不征税”抗议,美国殖民地抗议英国议会在没有人代表他们的情况下对茶的征税。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