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叶汉荣

在茶楼当杂工,除卖饮料写茶单,清晨也兼做清道夫,打扫五脚基、前方街道和后巷。

清啊清扫啊扫,扫过千奇百怪垃圾,包括粪便排泄物,品尝满满人性,终归叹一句:大马人社会道德薄弱,只求自己方便,卫生意识“不及格”!

最常见垃圾是烟蒂烟盒,有扫有送“附赠”浓痰,别恶心现状的确如此,每扫到这些人为垃圾时,总喃喃自问:为何没替他人着想?

季候风杀到,最近每到黄昏或夜晚,就大风呼啸暴雨狂飙,槟威黑区汪洋一片不在话下,连平日甚少水患区域也先后沦陷。

- Advertisement -

州政府面对骂声,年耗大剌剌巨款治水效果奇差?人民逢雨必慌准备逃难。

批评容易,但身为槟城人,你有尽过子民的爱城责任吗?最基本:是否乱丢垃圾?

小沟通大沟,你知道槟城沟渠阻塞多少人为垃圾吗?

“现在的垃圾叹为观止,怎么挖也挖不完,大型的包括儿童脚车、甚至沙发和电视。”

曾在社尾大沟,目睹一群挖沟市局工人深入“黑水世界”,掘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恐怖垃圾”。

挖沟工友卡辛说,他已不再对垃圾虫抱以寄望,只想尽清沟人本分,如果他们不深入泥沼挖掉垃圾,乔治市更多地方,或早就沟下大阻塞闪电水灾了。

科技昌明为何还要人力挖掘?卡辛说,大黑沟布满盲点,机器难全盘取代。

卡辛说,长期浸在油腻污浊沟水,身体奇痒患皮肤病,挖沟工作脏又臭,非人人有勇气做,尤其挑工年轻人。

读书不多,为家庭孩子,更为了降低槟水患,他已浸泡在黑水世界里28年。

听他这番话,感动得眼眶都红了!

谁说读书不多?比起受高教却毫无同理心的垃圾虫,其心灵高贵得多。

卡辛深深感激不嫌他脏、不嫌他臭的太太,每天替他清洗“污衣服”,让他第二天洁净上班。

他感叹人性自私公德心薄弱,贪图方便乱抛垃圾,他们其实是槟大水灾幕后凶手之一。

无论如何,他们清沟人数十年来都抱着服务社会宗旨,尽力挖沟降低槟水患!

- Advertisement -

向这群无名英雄致敬,他们“身脏”但“心洁”。

抛开治水不力,摸摸良心,你每天倒多少厨余下沟?在路上抛多少烟蒂?乱丢多少垃圾?

朋友说:人民有慈悲心,不乱丢垃圾、不毁公物的一天,便是大马得救的一天!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