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州丹绒比艾国席正式开打,除了两头大象希盟与国阵寸土必争之外,离群单飞的民政党首次加入补选战围,加上伊斯兰阵线及两名独立人士,形成了六角战,让激战形式更为复杂化。

谁可脱颖而出,目前依然说不准,来自希盟土团的“老熟地”-卡敏戴着执政党的光环自然存在不可忽视的爆破能力,可是509后一直期待否极泰来的国阵特别是马华则来势汹汹,加上累积民怨的护航,突围机率相当浓厚。

去年509兵败如山倒的民政党,在改朝换代后毅然与国阵割袖单飞,过去9场国州议席补选皆按兵不动,此次突然高调参选,重兵攻打不曾踏足的丹绒比艾,引起诸多议论与揣测。

这场补选虽然无关大局,虽然为当地选民提供了6个选择(6名候选人),实际上却只有3个走向:

1.希盟尽管年来的政治动作令普遍人民感到不快,争议课题比比皆是,仍然凭着执政党优势成功守土;

- Advertisement -

2.国阵苦尽甘来,马华本土大将几经挣扎方获得国阵的兵符,在马来选民bossku旋风下,加上华人不满票源,成功扭转乾坤;

3.单飞的民政党喊出第三股政治力量是否取得回响?

509大选让独立了一甲子的马来西亚首次迎来政党轮替,第4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史无前例再度拜相,以93岁高龄成为第7任首相,虽然大刀阔斧砍除了大选前民众普遍反对的消费税,然而取而代之的销售与服务税并未能制止高居不下的通膨而产生民怨。

近期的爪夷文风波、拉大拨款、白鞋变黑鞋、传教士扎基尔言论争议、马来人尊严大会等等令华社大表不满,盟友火箭的过度沉默,除了被鞭鞑,也成为了代罪羔羊。

希盟有优势有隐忧

希盟的优势在于一早已确定由土团守土,行动党、公正党及诚信党3个盟友没有异样声音,劣势则是巫统与伊斯兰党结合产生的压力,包括前首相纳吉一时无两的bossku气势,以及华印社会方面的不满声响等等。

除了去年补选让希盟气势如虹之外,从彭亨金马仑国席到雪州士毛月州席,希盟接二连三的饮恨沙场,直至东马沙巴山打根国席补选方让希盟的行动党扳回一城。

巫伊“联婚”爆破力强

国阵方面,巫伊“联婚”加强了国阵在传统马来选区的爆破能力而剑指土团与公正党马来区的心脏地带,国阵的隐忧在于巫统地方军阀力争上阵丹绒比艾,虽然最终马华依然披甲上阵,地方诸侯是否全力护航引起关注。

从前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黄家定开始至黄日升,丹绒比艾都是马华的“洞天福地”,即使在铺天盖地的政改声中,黄日升在509大选仅以约500张多数票失守,因此相信这次补选在漫天怨言(民怨课题)的护航下,手到擒来存在浓厚的机会。

民政分化马华选票?

民政党突然插上一脚让人有点意外,党内人士支持出战者大有人在,但是因为反对而唱山歌的“同志”也一样存在,更糟的是引起了不必要的猜疑,包括参选是否为了分化马华选票。

成为独立政党之后的民政尽管可以出战任何选区,这一战的争议终于是否“师出有名”。

政治本就是一场数字游戏,当前统帅刘华才的压力在于是否能保住按柜金或确保不惨败而归。

倘若能取得像样的选票,不需胜出,也意味着第三势力仍有生存甚至发展空间,对往后的路向将是深远影响,如果雷声大,雨点小,难免伤上加伤,严重影响未来作战气势。

曾经贵为国阵第4大政党的民政最大考验在于马来票的吸取,而当地马来选民又逾半数,这也造成爆冷胜出的机率微乎其微;更大考验是该区向为马华堡垒区,民政不曾踏足相关的国州议席,欠缺人脉与人情,单凭第3个选择的口号拜票不免知易行难。

另3候选人影响不大

- Advertisement -

伊斯兰阵线及另两位独立人士的叫阵看起来不叫好也不叫座,除非能取得一定数量的选票,否则对大局产生不了任何影响。

总括来说,这是两头政治大象的对战,希盟若能胜出,意味着年来所面对的种种课题尚不是大问题,倘若惨败则无疑是一记警钟,而面对第二场补选的马华一样毫无退路,总动员出击加上民怨课题的护航,若依然无功而返,未来处境可想而知。

关心政治者并不在乎谁胜谁败,毕竟现阶段对整个政局产生不了太大影响,重要的是1116投票日取向将透露怎样的一个玄机,这才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关键所在。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