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千名来自北马区渔民、协会、非政府组织、学生、艺术家及反对党等周二聚集旧关仔角言论广场,向州政府表达反对任何填海计划立场。

“姐弟共骑”画家尔纳斯也带着鱼骨模型作品,写着“一个岛屿已足够”,前来参与示威。

众人在集会后,由槟州渔民协会主席纳兹里带领下前往正在召开槟州议会的槟州大会堂,要求呈交备忘录给首长曹观友。

对于不被获准进入大会堂亲自呈交备忘录及会见人民代议士,纳兹里表示失望,批评州政府傲慢自大、不理会渔民心声的政府。

- Advertisement -

有关备忘录由新闻局官员助理扎哈再奴代表州政府接收。

由槟州渔民协会举办的反对南部填海计划集会,获得来自北马区各州渔民参与。

纳兹里不满说,他们前往国会示威及呈交备忘录时,都获得良好的对待,见到部长表达心声,但在槟州州议会,他们无法会见人民代议士,只能在州议会外边呈交备忘录。

“我们反对是因为此计划会影响渔民生计及海洋生态。”

虽然没有机会关自见到首长及执政党议员,不过纳兹里表示,他们见到了反对党议员,后者表示将会将这项课题带入州议会辩论环节。

他表示,该会自2015年就已开始表达反对填海计划,惟槟州政府迄今未给予任何回应。尽管如此,他们不会放弃任何会见人民代议士的机会。

他指出,槟岛是我国其中一个供应海产的地区,如果进行填海,将会破坏深海、养殖场及沿海一带生态系统、高渊港口养殖场,会引发食物安全问题。这是关系到全国各人民的大事。

另一方面,他也说,该会在集会前,他们已向警方申请集会准证。逾有4000名渔民原本可出席上午的集会,但是为了符合警方的条件,不得已将出席人数降至1000人。

“姐弟共骑”画家尔纳斯(左6)用“作品”和其他艺术创作者参与集会。

与绿意槟城相矛盾

槟州民政党主席胡栋强质问行动党和槟州政府,交通部长和财政部长都来自行动党,为何无法获得中央政府的拨款来落实槟州交通大蓝图?而要通过填海来筹资?

他周一在旧关仔角举行的“与渔民同行之日”和平请愿活动上这么表示。民政党全国总团长黄志毅和槟州民政党副主席方群龙也出席。

“我们看看国内其他州的重大基本设施,如兴建机场、兴建大道、兴建公共交通等等,都由中央政府拨款,有什么理由,槟州就不能享有中央政府拨款?就必须自己想办法找钱?”

他说,槟州政府最引以为豪的打造绿意槟城,但其实互相矛盾的是要进行如此大型的填海,其实是背道而驰,破坏天然的生态环境。如果要发展,威省也有大量的土地可以发展,州政府为什么要这么做?背后的隐议程是为了协助发展商获利?

胡栋强一行人支持“与渔民同行之日”和平请愿活动

要发展大可选威省

槟州消费者协会主席莫希丁阿都卡迪表示,槟岛不需要更多的土地来发展,若要发展,大可在威省的峇都加湾或大山脚。为什么需要展开南部填海计划,建造3座人造岛?

他认为,即便在人造岛上建造房屋,人民也未必可以买得起。

“槟州南部填海计划不但会给渔民及海洋生态带来破坏,也会因为鱼获减少而酿成海产涨价。”

渔民在集会上,坚决反对填海计划。

支持大蓝图反对填海

伊斯兰党本那牙区州议员莫哈末优斯里代表反对党接收纳兹里的备忘录。

他表示,反对党议员支持槟州大蓝图计划,但是反对南部填海计划,因为此计划将会摧毁渔民的生计及海洋生态系统。再加上,一旦填海计划完成,槟州人民也未必有能力负担购买兴建在人造岛上的房屋。

在反对槟州南部填海计划之余,亦有不少渔民乘坐渔船前来支持。

渔产量鱼质量受影响

槟州南部渔民协会主席阿斯哈德则表示,南部海域拥有丰富的海产,一旦该计划进行可能会引入烂泥,导致渔产量或鱼质量受影响。此外,渔民生计、海洋生态及海龟着落点皆会备受影响。

“一旦鱼获减少,我们必需跨州捕鱼。但是我们船只不够大,马力也不够强,我们如何去到那么远取得鱼获?”

他强调,渔民不是反对槟州发展计划,但不希望渔民的生计受影响。

他希望,槟州政府寻找另外可行性方式进行填海计划,而非在沿海地点。

左起阿斯哈德、慕希丁阿都卡迪、邱思妮、莫哈末优斯里、纳兹里在移交备忘录后合影。

渔民协会呈14面备忘录

槟城论坛代表邱思妮表示,槟州渔民协会呈交共有14面备忘录,里边内容包含填海计划对渔民所带来的影响、影响生态系统及渔民生计等等。

- Advertisement -

她较早前受邀发表演说时指出,渔民是沿海地带的“利益相关者”,因此在维护海产生态系统及环境方面扮演重要角色。

“只要鱼获减少,就会造成物价上涨,提高生活开销,对B40群体影响甚大,其中包括大部分为B40群体的渔民。”

她也说,一旦槟州南部填海计划展开,工程所带来的噪音,也会影响沿海一带的居民。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