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志毅

上周六是丹绒比艾补选的提名日。感觉不一样,因为那里没有其他政党的支持者,只有来自不同地方的同志们。他们都是来自创立自1968年的政党。

坦白说,尽管我不是候选人,但在提名日的前一天晚上我感到焦虑,感到担心,却又觉得兴奋。担心是因为担心我们自己无法在为期两周的竞选活动中获得足够的支持和推动力。甚至有些成员对我们欲竞选这场补选感到质疑和疑惑。

但,那个星期六是截然不同的,并且是一个具有激励性的一天。我们当天早上于凌晨5时醒来,为我们的候选人做好准备工作,犹如出席党员们的聚会。

随着我们的人群陆续抵达目的地,党员们相互打招呼和聊天,最后更是齐喊口号,激起党员们的斗志。当我们的候选人温蒂Wendy Subramaniam抵达现场时,党员们更是兴奋,情绪高昂,领袖们带领着党员们高喊口号,给力温蒂。

- Advertisement -

“Satu Hati,Undi Wendy,Satu Hati,Undi Wendy (万众一心,投选温蒂)”

在此之前,我们有联盟伙伴的力量和声音一起竞选,就没试过单独迎战,检视自己的能力或实力。但,那个星期六,我们亲眼看到了自己的力量。党员们在烈日下至少站了三个小时,没人吵着要事先离开,大家继续欢呼,直到候选人成功提名步出提名中心。那个星期六,简直是令人振奋和鼓舞。

在数个星期前,我已开始积极的参与补选的筹备工作。

尽管多数运营结构皆大同小异,但这一次,总觉得有些与众不同。

显然,这是50年来我们再次使用自己的三角形徽章或标志出战选举。

这次我们不再与盟党共迎战。尽管没有盟党的协助,但我仍然看到这当中给我们带来的一些优势或好处。

如今已与以往不同,我们可以真正的以马来西亚人的意识形态前进。今天,无论我们的候选人参与哪场选举,我们还是会坚持到底,以我们作为马来西亚人竞选。我们需要证明,我们不需要一个领袖只为某个种族或宗教上争取权利。那是因为我们提倡的是不分种族、宗教或性别,造福所有马来西亚人。

作为另一股新势力,我们无疑要冒着巨大的风险和挑战参与这次补选。但是我觉得这一些都是应该面对的。

我们必须向人们知道另一个可行和值得选择的新势力。因为我认为许多针对人民的重要权益已被剥夺或放弃。因此,我认为我们需要开发一个更强大的势力,提供人民另一个选择,而不仅是马来西亚民政运动党(简称民政党)。

即使希盟保住这席位,或者国阵脱颖而出,现有的政府体制架构保持不变。希盟仍然是政府,而国阵仍是反对党。

- Advertisement -

但是,如果赋予另一个势力权力,它将以另一种声音在国会中为人民发声。同时,人民的这项选择也可以告诉政治人物,不要凡是将事情政治化及过于专注权力斗争。

我相信,马来西亚人希望看到我国的政治局面有些改变,我们需要一个为民服务的人民代议士,而非为权力而战。而,这时候便是选择新势力的时候。

上周六改变了我们的士气。下周六,我们就得依靠马来西亚人的力量,一起改变我国政治人物的想法。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