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机场控股(AIRPORT,5014,交通与物流组)看到了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与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2)通过建立1.5公里的连接设施将它们整合以及航空公司联运的前景。

但是,该机场营运商首席执行员拉惹阿兹米表示:“建立连接以及其他基础设施来整合两个航站楼,对于我们来说是很昂贵。”

他告诉传媒:“目前,我们还没有连接两个机场的具体计划。然而联运是一个机会。”

业内专家称,通过综合和联运为乘客提供最终的便利,可能会花费数十亿令吉来发展例如火车和行李处理系统等终端之间的连接基础设施。

- Advertisement -

与此同时,联运需要航空公司之间达成协议,因为它涉及到乘客在同一航程中乘坐多家航空公司的航班时要处理的问题。

目前,KLIA和KLIA2在陆地上相连。旅客必须乘搭巴士或高速铁路前往另一个航站楼。

拉惹阿兹米说:“我们整合两个航站楼的另一种选择是,像伦敦希思罗机场等其他外国机场一样,通过‘巴士运送’。”

目前,大马机场控股正在开发一个虚拟平台,目的是为两座机场的旅客行李实现自动转运。

预计该项服务将于明年1月提供。

通过该系统,乘客可以使用该服务在两个航站楼之间运送他们的行李,而不必在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之前通过海关。

他指出:“我们将在与有关当局和航空公司就拟议中的联运计划进行磋商前,监测自助连接活动的进展情况。”

亚太航空协会总干事安德鲁赫德曼透露,联运是一种机场过境手续,需要得到机场、航空公司和移民局批准。

他说:“我们需要在机场和航站楼设置基础设施,包括为联运所需的运输设施和人手,这方面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赫德曼称,对于机场营运商而言,建立网络和交通系统至关重要,特别是对于休闲和商务旅客而言。

传统上,提供全方位服务的航空公司更关注中长途航线,而低成本的营运商则将重点放在短途路线(点对点)。

他指出:“如果您从事中长途运输业务,那么点对点的航线需求就不多。因此,它必须具有网络馈送。这取决于航空公司和机场的策略和合作。”

与此同时,拉惹阿兹米表示,吉隆坡国际机场在该地区仍是一个有竞争力的目的地,随着它逐渐成为未来的首选枢纽,机场收费也将降低。

他透露:“我们希望能够吸引一些中途停留的国际乘客使用KLIA。我们希望在未来20年内在亚太地区能够吸引20亿乘客。”

拉惹阿兹米说,机场应具备广泛的航线、强大的航空连通性、充足的航站楼和跑道升降能力、最佳的服务水平和最短的连接时间,以及无缝连通性,以成为首选的枢纽。

- Advertisement -

他称:“过去17年来,我们已花费约7亿令吉用于航空公司奖励计划,以吸引新航空公司飞往KLIA。”

拉惹阿兹米指出:“奖励措施包括在第一年在KLIA营运的新航空公司免费停泊飞机和免收降落费用。”

他补充:“我们通过设立联合国际旅游发展基金和兰卡威国际旅游促进基金以吸引更多游客前来大马。”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