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楷霖

2019年10月30日,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说,吸毒者不是罪犯,所以不应该被监禁,并为吸毒者成立一个“吸毒者除罪化”的计划,其主要目的是避免吸毒者们前途被毁或再度吸毒。为此,网上和身边朋友不乏一些调侃、讽刺的言论,让这项计划还未推出前,已大大被民众扣分。

撇开希盟政府近期一些政治丑闻或敏感课题,我个人认为这项提议倒不是一件太大的坏事,唯独方法可能欠缺妥当。我认为政府想为吸毒者完全摆脱罪名是不可行的建议,无论吸毒者和贩毒者,这与“违法”搭上关系者都应该被一视同仁,并给予适当的处分,而吸毒者与贩毒者间的差异只能从惩罚的“轻、重”说法。

的确,吸毒者并非罪大恶极的群体,根据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院(NationalInstitute on Drug Abuse,简称“NIDA”)官方网的解释,吸毒者的行为大多都是因为环境因素造成,其中包括了家庭因素、暴力因素、性侵犯等生活压力,均能成为吸毒者吸毒的原因。2007年发表于《青少年犯罪问题》刊物上的一篇《贵州省青少年吸毒违法犯罪研究》也有谈及了吸毒者的起源源于生活问题、家庭问题、遇人不淑等。为此,吸毒其实并非一种自然而然产生的行为,它是被逼或被影响。

- Advertisement -

“人谁无过”是再也熟悉不过的经典对白,可在现今法治社会里,哪怕吸毒者的个人行为可能纯属一种意外,不过他们仍然必须为自己所犯下的罪付出代价和接受应有的惩罚。我认为,贩毒者必然是吸毒原因的最大根源,可吸毒者本身也必须接受适当的处分。政府若是提供课程予他们学习、进修反倒是一种可行且正面的提议。这不仅可以让吸毒者自我反省,还可以为吸毒者提供学习环境、自我增值,提高他们在相关领域的工作被录取的几率。

- Advertisement -

我理解部长对于青年吸毒者的怜悯心,可这不是一件可以草率决定的事情,毕竟吸毒者可愚昧无知但不代表他们是“傻瓜”。故此,我认为部长应该着重于改善青年吸毒者对毒品的认知,并努力让青年吸毒者与毒品说“不”,同时也得积极推广正确的社会意识,让民众学习接受这些“特殊身份的人”,而这种方法却显得政府强制性让人民接受。若无法改善社会对于吸毒者看法,吸毒者依旧会被雇主和人民顾忌或歧视,而这与“有没有案底”是毫无关联的。如果只因为“案底”而决定此事,那部长是不是意图鼓励人民说谎呢?毕竟,只要没有“案底”,那对方就一直可以漂白“吸毒的经历”,而这些经历也变得不再重要,也毫无任何警惕作用。

我认为吸毒者接受适当的课程和训练是一件很好的事,但不鼓励让吸毒者完全摆脱案底。若政府是真心为青年着想,更应该推广良好的社会意识,让民众学习接受和体谅,并给予这些悬崖勒马的青年一个机会。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