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谢诗坚

伊斯兰教主要分成两大类,一个是逊尼派(以沙地阿拉伯为首),另一个是什叶派(以伊朗为首),但两者之间的信徒人数有很大的差别。逊尼派占穆斯林人口的80到85%;什叶派则占穆斯林人口的15到20%(全世界人口有70亿,其中基督徒占35%左右,伊斯兰教徒占20%左右,后者合计超过10亿人口)。

它们之间的差别在于逊尼派承认哈里发(最高统帅)制度;而什叶派只承认先知逝世后出现过的第4位哈里发。这第4位哈里发阿里(先知的女婿)之后,什叶派就不再承认接班的哈里发,而是把阿里当成什叶派的创始人和最后一位哈里发。即使什叶派人数少,但它坚韧不拔的斗争精神也让逊尼派看在眼里。

当1979年柯梅尼领导什叶派的教徒成功地推翻伊朗的巴列维王朝后,而成为第一个通过宗教革命改朝换代的国家。从此伊朗走向政教合一的国家,也刺激了逊尼派的教徒兴起改革浪潮,不让什叶派专美。

但是很遗憾的,在伊朗宗教革命成功后,却又在另一端发生极端教派的兴起。这个极端教派前所未有的把阿富汗导入回中世纪的年代。正好与印尼在60年代发生的第一个反共斗争被拉在一起。

- Advertisement -

第一次是在1965年的印尼政变中,美军使用反政变手段平定苏卡诺总统卫队挑起的先下手为强的战略。不料功败垂成,除了印共被大举杀害外,数十万的华人也被遣回中国。进而印尼成为一个由军人控制的右翼政府,也与中国断交(1967年)。自此,美国算是成功地劝服伊斯兰国家不要依赖与接近社会主义国家。结果苏联和中国与回教世界的接触减少了。

也因为这样,美国从阿富汗事件中又取得预想不到的“成绩”。许多中东国家包括沙地的子民奔向阿富汗打游击圣战。其中一位奥沙马宾拉登就是美国培养出来的圣战先锋。

在塔利班统治下,阿富汗变成一个是神权国,妇女不准外出、不准工作和抛头露面;不准看电视、听音乐,只能包头包脸,这是比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更加的令人窒息和难以忍受。

不幸的,这样的政权竟获得奥沙马宾拉登的支持和怂恿,以换取塔利班同意奥沙马在阿富汗建立基地组织,称之为阿盖达。这个军事训练需要培养许多“死士”,用生命去“完成”神的使命和意志。

在你情我愿下,塔利班和阿盖达组织各取所需,但在外界眼中,它们是不折不扣的恐怖组织,利用宗教之名干罪恶之事。例如在2001年发生了911事件,四架民机撞向纽约的两栋摩天大楼,酿成近3000人丧命,整个世界为之震惊。后来查知是出自阿盖达的丑恶之手。

在奥沙马疯狂的时候,与他称兄道弟的塔利班政权首领奥马尔也加紧对人权的残踏。它们全都可以列入恐怖分子的行列中。除了奥沙马是现代恐怖组织始祖外(在2011年被美军击毙),他的第一副手艾曼·扎瓦西里(al-Zawahiri)在那年接位,成为基地的新首领。

但这位领袖不及另一位领袖的领导魄力,也就只在名誉上是第二把手;而真正的灵魂人物则是基地的第二副手札卡维(Abu Musab al-Zarqawi),911事件就是由他策划的。

- Advertisement -

这位第三号人物却在2006年被美军炸死,终年40岁。

奥沙马未遇害前,艾曼·扎瓦西里只是奥沙马的随身医生和精神导师。而在奥沙马死后他才接任成为基地的头手。

此时,另外一位基地的领袖崛起了,他就是伊拉克人的巴格达迪(AbuBakr al-Baghadadi)。虽然他是伊斯兰学博士,但为人低调,后来加入基地组织。就在奥沙马遇害后,巴格达迪就与基地接班人艾曼·杜瓦西里失和,后来也把他排出组织门外,本身则在2014年宣布成立伊斯兰国(IS)。这个组织的奠基人是札卡维。因此,巴格达迪便成了奥沙马第二和札卡维的接班人。如今连巴格达迪也死了,这个伊斯兰国还有没有存在的可能?大家正观望着。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