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其中一座钢铁制造厂。

马来西亚钢铁业已经到了一个阶段,就是通过整合生产商来解决产能过剩问题。

南达钢铁(SSTEEL,5665,工业产品与服务组)董事经理曹昌隆说,除了让两家公司合并外,还必须实现最终目标,而不仅是增加产量而已。

“如果你生产同样的产品,一加一等于二是行不通的,因为你没有摆脱产能过剩的问题。”

“它必须具有协同作用效应,一个人拥有的东西,另一个人没有,反之亦然。”

他称:“如果两家钢筋生产商合并,然后把产能增加一倍,并向政府寻求激励,那不是正确的方向。”

- Advertisement -

“这会让情况变得更糟。你将从激励措施中支出公共资金,到最后,你将处于与过去相同的处境。”

在2019年大马钢铁工业贸易论坛上,曹氏在题为‘大马钢铁工业处于变革的十字路口’的小组讨论中如是指出。

最近安裕资源(ANNJOO,6556,工业产品与服务组)和南达钢铁以55:45股权成立一家合资公司(JV),而交易金额达16亿5000万令吉。

他还告诉论坛,协同作用还需要符合国家的需求,例如在价值链上作出改善。

曹氏补充,该地区几乎每个国家都面临着类似的局势,这也是大马朝着同一方向发展所产生的问题。

“我认为,我们应该对成为首批可能成为区域业者的本地其中一家合资企业感到兴奋。”

他表示:“我们认为,如果我们能够生产我们所需的任何进口产品,那么第一个可以让国家受益的供应领域实际上是进口替代。”

曹氏透露:“令人振奋的是,我们看到国内钢铁业在如何向前迈进的思维方式中取得突破,甚至在本区域也是如此。”

在同一论坛上,大马制造商联合会主席丹斯里苏添来表示,本地的业者过分强调长材,而在发达国家中,板材产品才是最具增长力。

他指出,板材产品具有延续性,比如在造船和汽车行业,但与其他国家相比,马来西亚远远落后。

苏氏说:“尽管泰国的钢铁消耗量停滞不前,但是每年仍徘徊在1900万至2000万吨,主要是获得板材产品的较高消费量所支撑。”

- Advertisement -

他补充,钢铁业一直是政策推动的产业。

本区域最大的钢铁消费国是越南,共达2230万吨、其次是泰国1920万吨、印尼1500万吨、菲律宾1070万吨、马来西亚970万吨以及新加坡289万吨。

从2014年至2016年,大马的钢铁消耗量达到了1000万吨的峰值。不过,自2017年开始下降,此后一直难以突破这一门槛。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