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骆联理

薄饼姨:actually hor,我quite羡慕丹绒比艾区的选民一下的。

kopi仔:zomok?有什么好羡慕的?

薄饼姨:你没有看报纸的咩,因为他们有得补选啊。

烧鱼伯:补选其实是关系到政党的胜负而已,有什么好羡慕。

- Advertisement -

薄饼姨:你这样说就salah了,补选这回事对选民也是有“空头”的。

粿条叔:比如呢?

薄饼姨:比如说,会有部长突然拨一笔很大的款给那个选区建什么什么的。

kopi仔:你误会了,那些拨款不是因为补选才拨的,部长有解释说是因为timing刚刚好而已啦。

烧鱼伯:管它是不是刚刚好啦,总之有拨款就是好事啦。

粿条叔:人生如果有这样多刚好,为什么又不刚刚好拨款给我们这一区呢?

kopi仔:其实想一想有补选也是好事来的,至少政府会有一些改变咯。

烧鱼伯:政府会有什么改变呢?

kopi仔:嘛是会变到突然很关心当地的问题,突然很聆听人民的心声咯。

粿条叔:听你们讲到这样好,那我真的希望最好Malaysia每一个月都有补选,那人民就会rasa被sayang了。

薄饼姨:你们看,我们这里的破路永远修不好,水沟永远都是塞的,下一次的补选轮到我们这一区就好了。

kopi仔:睬,大吉利是,好心你不要咒人家啦。

薄饼姨:好心你才对,我哪里有咒人家喔?

kopi仔:还敢讲没有咒人家,通常会有补选的话就是代表有人…..

薄饼姨:不一定是要有人去世才有补选的,你忘了Malaysia还有一个独有的补选文化吗?

- Advertisement -

粿条叔:什么独有的文化?

薄饼姨:嘛是那个已经好几次了的人为制造补选啦。

众 人:也是对pun。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