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大马棕油价格近期稳步上扬,但因外交失和造成印度可能罢买或调高关税,料将影响大马棕油出口,并拖累马币走软,分析员认为在最坏情况下,若印度买家下砍一半对本地棕油的采购,将导致大马贸易差额随之大跌4%或3亿美元,马币兑美元也将走低1.6%。

不过,目前局势未明朗,国内增长具弹性、预算案的支撑和中美贸易前景谨慎乐观,将继续支撑马币走势。

根据2020年1月原棕油期货合约显示,大马棕油价格本月至今涨幅近10%。其中棕油出口回升,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棕油价格涨势。

此外,中国大连商品交易所的棕油价格飙升、马币疲软,以及本地和印尼燃料要求至少20至30%是以棕油形式的生物燃料含量,也带动棕油价格上涨。

- Advertisement -

大马棕油占全球总产量的四分之一以上,去年植物油占大马生产总值略低于3%和总出口逾4%。

马币走软提振海外需求

近期,印度主要植物油贸易机构–印度炼油协会(Solvent Extractors Association ofIndia,SEAI)呼吁罢买大马棕油,马银行研究将评估对棕油需求和马币的潜在威胁。

此外,有传闻指出,本地出口至印度的原棕油料面临关税上调。

马银行研究指出,目前大马棕油出口情况显示,一些欧盟国家因认为棕油生物柴油与森林砍伐有关而推动逐步淘汰棕油,以及中国的增长势头也放缓激发隐忧。

马银行认为,大马棕油出口对于印度需求日益加深的依赖显示,如果马印紧张局势升级,并且若印度展开激进的抵制行动,那么将对大马的贸易盈余和马币产生明显影响。

不过,马银行指出,罢买和关税上调局势仍在演变,大马政府也有意安排与印度炼油协会或印度政府会面,以缓解紧张气氛,加上自首相敦马哈迪评论喀什米尔争议到印度商家罢买,印度总理莫迪也还未明确官方立场。

“印度在过去几年占大马棕油出口的份额逐步增长,”2019年首3季大马棕油出口至印度达390万公吨,总值低于20亿美元,而同期大马贸易盈余为200亿美元。”

- Advertisement -

另一方面:《彭博社》报道,印度政府正在考虑对精炼棕油进口加征更多税费,以保护当地加工行业,减少对海外供应的依赖。

如果印度采取这一举措,将导致从大马进口的精炼棕油大减,这对于棕油期货价格可能利空。

印度每年进口大约1500万吨植物油,国内需求总量为2500万吨。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