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男被控伪造大马卡,护照与报生纸一案,中国籍男子黄德俊(译音)出庭供证。

一张伪造的大马卡与护照值40万令吉!

6男被控伪造大马卡,护照与报生纸一案,周三一名中国籍男子出庭供证,声称他是以40万令吉,来换取一张大马卡与护照的证件。

这名控方首位证人黄德俊(译音,58岁,商人),于今年8月因持有非法证件,在槟机场被警方逮捕,并被判罪名成立入狱3个月,刑期将于下个月届满。

他接受主控官尤赛尼副检察司询问时指出,他从事建筑生意,拥两国国籍,包括非洲瓦努阿图(Vanuatu)投资生意证件。

他表示,他在2017年开始来到大马,因想要在当地投资做旅游生意,不过碍于本身是中国籍身份在大马有诸多限制,难以获得证件,因此他希望有一个准证或申请第二家园,以方便我进出大马发展事业。

- Advertisement -

“可是我不懂程序,去年我在泰国遇到一个人叫尤格的男子,他知道我的需求后,告诉我他有管道可以得到大马护照,并告知我这是合法性且是真的护照,而且这也如澳洲与非洲的投资护照,因此我就同意了这场交易。”

他也说,原本对方要求60万令吉,后来讨价还价最后定为40万达成协议。他也先缴付20万做为订金,而尤格也把10万令吉交给首被告黎振华(译音),这笔交易也因此展开进行。

他也说,从去年9月开始至今年3月,他陆陆续续来槟共4次,办理相关手续后才取得大马卡与护照,不过证件上只有他的人头照却非他的真实名字。

6男被控伪造大马卡,护照与报生纸的被告被押上庭。

他指其中一次是在去年12月,在尤格的通知下他抵达了槟城,隔天黎振华在槟城新关仔角一间酒店,接他去附近办理相关证件事务的政府部门,当时他也在酒店大厅看到3至4个人,包括次被告钱源财(译音),第4被告罗建宗(译音)及第5名被告叶进华(译音)。

“我以为他们是黎振华在那里巧遇的朋友,然后我们有坐了下来,喝了一些饮料,但我不晓得他们交谈语言,因为他们不是用华语沟通。”

他说,众人随他抵达办理手续目的地后,次被告钱源财先带他去三楼办事处,然后大厅又有一人但他不认识,接待他进入一名官员办公室,即也是第6被告法依祖,正在电脑前准备文件,然后指示他在文件上签名。

“虽然我不懂马来语与英语,但我基于相信他们,所以他们叫我签什么就签什么,当中签了几份文件,然后再拍照与盖手指纹,我就回去酒店休息,然后返回中国等到消息。”

“黎振华也不断向我保证,指刚才的地方是政府行政大楼,拿到的绝对是合法证件。”

黄德俊:2月先拿大马卡 3月办理护照

黄德俊说,今年2月他再接到尤格的通知,指可以拿到护照,而他第三次来到槟城,回到同一间酒店等待,却被黎振华告知当天无法取得大马护照,反之递给他一张大马卡,指必须先拥有大马卡,才能取得大马护照。

“我不懂这是什么卡,但上面有我的照片,也不懂名字是谁的。他(黎振华)说要做取得护照前必须要有这张卡先。他也告诉我今天不能拿到护照,因为出了一些问题。直到后来我被抓去警局后,我才知道这是大马卡。”

他也说,最后一次来槟城即今年3月,他在黎振华同一批人的带领下,前往移民局办理护照。

“现场我有看到穿制服的人员,所以我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也拍照好和盖手指印,全程黎振华都有一直跟着我,因为我不懂国语。过后在大厅等了1个小时,我终于拿到护照了。同样的,只有我照片,没有我的名字。”

6被告ATIPSOM下被控

首名被告是63岁的拿督级商人黎振华(译音),在5项条文下被控,包括反贩卖人口和反贩运移民法令(ATIPSOM)第26E条文的3项控状及刑事法典第466条文(伪造文件)的2项控状。

第2名被告钱源财(译音),在6项条文下被控,包括反贩卖人口和反贩运移民法令第26E条文的2项控状、刑事法典第466条文(伪造文件)的4项控状。

- Advertisement -

第3名被告莫哈末法依扎陈,则在反贩卖人口和反贩运移民法令第26E条文的2项控状。

第4被告罗建宗(译音)及第5被告叶进华(译音),这两名被告都分别在4项条文下被控,包括反贩卖人口和反贩运移民法令第26E条文的2项控状、刑事法典第466条文(伪造文件)的2项控状。

第6被告即34岁的国民登记局助理主任法依祖是在11项条文下被控,包括反贩卖人口和反贩运移民法令第26E条文的2项控状、刑事法典第466条文(伪造文件)的4项控状及国民登记条例第25(1)(I)条文的5项。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