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栋强

过去两个星期,我们一直听到“后门政府”,首先是公正党老二阿兹敏说,如果马哈迪5年任期未满,公正党老大安华接任首相大位,就等于走后门,而巫统和伊斯兰党也忙着筹备“后门政府”。

其实,人民对于这两大阵线,只会玩弄政治而不关注人民的生活和人民的问题,感到非常厌倦。两大阵线只热衷如何组织后门政府,而不是真正的关心人民。早上到晚上都在谈论“后门”,而不是在商讨如何改善人民的生活。

所以,我们目前的情况非常需要一个有丰富的执政经验,又是负责任的反对党来扮演第三势力,让人民多一个选择,而民政党很乐意也非常适合来扮演这个角色。

巫统和伊斯兰党有意拉拢土团党和公正党组织一个清一色马来人为主导的执政党,两党通过玩弄宗教和种族课题,炒热穆斯林的情绪,这个态势如果持续发展,这对我国这个多元文化和多元种族的国度来说非常不利,这将会撕裂各种族的团结。

- Advertisement -

至于希盟,更让人民感到非常失望,过去一年多他们做了什么?在火箭协助下,让爪夷文入侵华小,成为了同化华裔子弟的一个开始,久而久之,我们就会变成第二个印尼,我们的下一代都不会说母语了?而统考文凭说要承认却出尔反尔的拖延,一直说要研究来推托,根本没有诚意可言。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希盟政府是绝对不会承认统考文凭的。

再来,就是大幅度砍下拉曼大学学院的拨款,众所周知,拉曼大学学院是华裔子弟的升学最主要管道之一,这做法是要断绝华裔子弟的升学道路?

最令人气愤的是,希盟政府不但不取消大学预科班的种族固打制,还居然进一步扩大到90%土著,10%给非土著,当非土著是什么?是乞丐吗?火箭领袖还没有执政前最反对的就是种族固打制,他们不断要求政府要废除,但他们做了政府反而变成了支持和认同这个不公平不公义的制度。

所以,我们左看右看都觉得两大政治联盟都非常的不合格,都叫人民失望,目前是时候让我国出现一个真正为人民着想的第三股势力。来临的丹绒比艾国席补选将巩固民政党作为未来的政治第三势力。我们将本身定位为大马人民的替代选项,以取代选民所不满的希盟及包括国阵在内的反对党。

这也是民政党退出国阵后参加的第一场选举,对民政党而言意义非凡。民政党在50前使用党的标志竞选全国大选,50年后的今天又再一次使用党徽竞选来临的丹绒比艾国席补选。50年前,我们是反对党,也是当时的第三股势力,用的就是民政党标志,50年后,我们再以反对党身份出发,再以第三股势力自居,让人民拥有巫伊联盟及希盟以外的选择。

- Advertisement -

民政党丹绒比艾区国席补选候选人温蒂,现年38岁,她是一名专业律师及合格的会计师,值得一提的是,她是一名华印混儿,这一点能真正体现出民政党的多元种族性政党的特色。她是一位拥有两个孩子的全职女性,出生于柔佛新山,目前已经迁往古来居住。

我们衷心希望,丹绒比艾区的选民能给予她和民政党机会和委托,将人民对政府施政的不满和心声带入国会。

投选国阵就等于支持巫统和伊斯兰党结盟,走向宗教和种族极端方向,支持希盟土团的候选人就等于支持爪夷文和支持希盟渐渐同化华裔的策略,反观支持民政党才符合我国是多元文化的国家特征,捍卫我国继续成为多元世俗国。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