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2008年决意返国,为民主建制出力,丘光耀博士的一系列新闻不断出街。当年,他曾向记者坦言:“我回来时,一些人有感冒,问我站在哪一边?我说党选时两边也不站,但是大选时就两边都站。”

但是,百年定论的历史不能两边都站,何况朝夕遽变的政治演绎。顾全大局,选择两边都站的丘博士,显然没有因此赢得两方阵营认同。犹糟的是,票箱打开,505换政府,功亏一篑。后来曲曲折折的一言难尽,大家皆陆陆续续听说了。

耐人寻味的是,2013年一一高票中选,一个个民联的YB那时全忙透了:有的争做官,有的求上位,谁也没有主动登门谢客。直到丘光耀博士短暂离开马来西亚,转往泰国习拳之前,之后,读到的全是粉丝自行宴谢超人的消息。

我因此在〈大选赢了,不忘超人〉打抱不平:“党的高层,为何对丘博士的奉献,完全地视若无睹?”人微言轻,党完全不当一回事。509最终赢得政权,论功行赏,他得到的,也只是马中商务理事会里相等九品官等级的弼马温。

- Advertisement -

然则,既是钻石,不论摆在哪个位置,总会散发亮眼的光芒。丘博士当是这么一个人。为了辅助资源,他扩大了组织,一口气加设五个委员会,招揽专才,借助外力,开通民心,提升人文之交流,成绩斐然,贡献显著。

可惜,名既已得,谤亦随之。因为《互利共赢的一带一路》被禁,党内党外,杂声四起,皆在意料之中。没有想到,身为自己友的领导,也跟着排队急速转身公开切割,供称本书和党无关,内容和观点,都属丘光耀所有,不代表党的立场。

兵荒马乱之际,柔佛行动党还有一个小咖巫裔州委马齐,甚至因此大动作地高调呼吁党中央与槟州政府,立马重新检讨搀扶漫画馆,建议撤回租金津贴以及营运执照云云。

听到这里,当初那些幸蒙丘博士站台,出尽九牛二虎之力,催票而高中的国州议员,个个噤若寒蝉,视若无睹。人走茶凉,固是常态;可是,不过一星期里,凉得结冰,冻得超人动弹不得,也确实太不可思议了。

游走江湖多年,丘光耀博士阅人无数,面向这些,心眼自然明透彻。录供完毕,向媒体发言,表露的正是这层意思:“(行动党领袖)有人慰问、支持,也有人发文告切割,这些都是正常的,政治上的人性,我也通过这样的情况也看清事物。”

不应有怨,尘世的人心,本来如此。见高既拜,环滁身边,阿谀奉承。反之,可以开铡,则不会放过。唐朝名将,人称十三太保李存孝之死,也恰是这样。武皇李克原想有人求情,顺势绕李存孝一命;偏偏人皆嫉妒,不愿出声,导致李存孝车裂于市。

- Advertisement -

回顾往事,此时此刻,丘光耀博士深思《菜根谭》里醍醐灌顶之言,想必越是感伤:“隐逸林中无荣辱,道义路上泯炎凉。进步处便思退步,庶免触藩之祸。着手时光图放手,才脱骑虎之危。 ”

时光荏苒,倏忽十年,美好的世纪之战他打过,暂别公共的职场;起起落落的半生风光,如今告一个段落。何况,年已中年,丘博士要把时间和空间,留给家人。可见两边都靠不住,只有身边才见一被子的温暖,也才有一辈子的安心。#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