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伟益

过去一个星期,发生了两件让火箭基层义愤填膺,以及让支持者无不心寒的事件,其一乃刘天球批评马哈迪而被土著团结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要挟火箭对付之,其二则是丘光耀因为出版漫画被列为禁书,复被警方调查进而辞去马中商务理事会总执行长一职。

尽管民主行动党能够以丘光耀不再是党员,而不对丘光耀事件置喙;但是,丘光耀及整个亚洲漫画馆所面对的政治打压,绝非一般人所要承受的打压行动,其背后更牵扯整个土团党对火箭的政治利益算计,以及巫统及伊党对希盟政权伺机而动的整体盘算。

你可以不认同刘天球公开批评马哈迪,包括针对土团党的言论,但是,火箭却以出奇快速的行动将刘天球提交纪律委员会,并勒令刘天球在14天内作出书面解释,当中所呈现给人的负面印象,就是火箭怕了土团党。如今,竟连赛沙迪这个黄毛小子,也让我们害怕万分!

无可否认,作为希望联盟一员,火箭每一分子有义务维护整个希盟的内聚力及向心力,还有彼此所认同的政治理念及价值观。但是,若有人违背整个联盟所共享的政治价值时,适时的提醒及反馈意见乃有其必要性,免得整个团队偏离了方向,甚而走向一条不归路。

- Advertisement -

刘天球所提的数据肯定有误,他以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国家诚信党、沙巴传承党及沙巴民统拥有共113个国会议席,即使撇开土著团结党现有26个议席,仍然能够组成不包括土团党在内的联邦政府,藉此谏言马哈迪不要一再伤害希盟其他成员党。

但是,党领导对于刘天球雷霆快速的反应及行动,反观对丘光耀不愿直视的割席行动,看在火箭基层及支持者眼中,却形成了极为不良观感及示范。当然,刘天球身为党中委又是雪兰莪双溪比力区州议员,而丘光耀连一介党员都不是,但是其为火箭所立下的汗马功劳,绝不会比任何台面上的人物来得少。

刘天球及丘光耀所面对的个人际遇,绝对不能当作个别事件来看待。这跟早前火箭有两位州议员被指牵涉淡米尔之虎游击队而未经审讯被扣留、希山慕丁拉拢阿兹敏及土团党两大将参与筹组未包括火箭及诚信党在内的新政治联盟,土团党州行政议员盛传准备在马六甲倒戈进而跟巫伊筹组后门州政府,当中具有千丝万缕且错综复杂的关系。

- Advertisement -

如果我们说这些行动不是冲着火箭而来,谅也不会有人相信啦!马哈迪肯定有他个人的政治盘算,阿兹敏肯定要作他个人最终的垂死挣扎,希山慕丁当然是要确保个人不会因多宗牵涉国防部的丑闻被提控上庭,但是土团党全党对火箭的反扑程度,其猖狂行径甚至比巫统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确实有需要更多的刘天球挺身而出,为火箭基层发出我们共同的心声。

当然,我们不能只是靠刘天球及丘光耀替我们近身打肉搏战,如今竟连丘光耀也被牺牲掉了,而刘天球的政治前途未卜亦同样让人忧虑。面对即将来临的丹绒比艾国会议席补选,土团党肯定会使出全力来证明其政治盘算的正当性,但全民同样有共同的义务来确保新马来西亚走返正轨,进而让安华早日接任首相。

这看来应该是我们对于丹绒比艾补选的一点点寄望吧!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