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铁

希望联盟执政后的第一份财政预算案,就史无前例地把独中列为拨款对象,从2019年的1200万令吉,到2020年的1500万令吉。

与此同时,华小、国民型华文中学、宗教学校、淡小等等各类学校的拨款也没有被忽略,有者份额甚至在逐渐增加当中。最终,连续两年都让教育部成为获得最多拨款的部门。

教育为立国之本,把大量资源投入教育培育国家的未来主人翁本是美事一桩,可惜的是,这几十年下来,国家各种不公的政策把所有人的眼睛都练成“种族的眼睛”,凡事都用种族的角度看待,而没办法超然地以国家整体的竞争力去做思辨。

首先,在野的华基政党批判以土著为主的学校,相比华校获得更多的资源,并指责财长林冠英和其政党辜负了华社超过九成的支持率。

- Advertisement -

再来,亲巫统律师莫哈末凯鲁入稟联邦法院,挑战母语学校的存在,是否违反宪法。他是以个人身份,委托阿占阿兹沙哈鲁丁律师楼,在布城司法宫入禀诉讼。诉讼列明教育部长为第一答辩人,大马政府为第二答辩人。

莫哈末凯鲁是根据联邦宪法第4(4)条文,挑战1996年教育法令下的母语学校,是否违反宪法,并寻求联邦法院对此事做出裁决。

他不讳言,他是因为看到政府在2020年财案上,将大笔拨款给予母语学校,这才促使他入禀联邦法院。

“如果联邦法院裁定母语学校违宪,我呼吁将这些学校的地位改为国民学校(Sekolah Kebangsaan),并以马来语为教学语言。要是法院作出这样的裁决,则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给予这些母语学校的拨款,应该撤回。”

新闻出来后,华社里必然有些声音会痛斥莫哈末凯鲁种族主义,但同样的,莫哈末凯鲁身后必然亦有支持者力挺,辩称联邦政府或林财长种族主义,让土著学校资源变少。这种无谓的辩论无限循环,最后,大家掉入了种族的泥沼,每个种族都被涂抹成掠夺者的妆容,因为把其他种族的利益都抢走抢光了。

众生喧哗之际,还有人关心住在深山里的原住民吗?他们的受教权是不是得到保障,让他们足以成为一个有竞争力的生产者?另外,全体国人的初等教育毛入学率、中等教育毛入学率、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文盲率、职工培训范围、职工培训的可获得性、学生学业成就和教育体系质量,种种影响我国整体人力资源素质的因素,在被种族的眼罩蒙住眼睛后,大家还看得见事实的残酷吗?

你觉得其他种族的问题不是你的问题?试想一下,甲族群长期主导政府机关,乙族群则为你的公司提供主要的人力资源,如果他们的教育素质都不高,甲怎会设计出好的政策、并良好执行,为你制造一个亲商的好环境呢?乙怎会在你的公司和你一起脑力激荡,想出更好的商业策略,甚至可能连你的指示都听不懂呢!

- Advertisement -

工业4.0的时代序幕已经掀开,各国都竞相在做教育改革,我们的邻国越南在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PISA)上,该国15岁的少年在阅读、数学和科学的评比上,大幅抛开了我们,甚至比一些先进国还好。此刻,我们是不是应该要先焦距在如何提高学生在阅读、英文、科学和数学的能力之上,才不会输在起跑点之上?

活在这片土地的人,都是组成马来西亚的共同体,任何一族得不到足够的教育资源去发展,都会影响大马整体的国力。需知道这个世界是平的,今天和我们竞争的,已不是其他种族的同胞,而是泰国人、越南人、印度人、中国人等等。不管是政府或人民,倘若我们再继续用种族的眼睛看待教育问题,到了最后,受害的肯定是我们自己。

我们会败在自己的手上,即便我们手里拿的明明都是一手好牌。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