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我国今年第二季的GDP,从第一季的4.5%加速成长至4.9%,让我国成为在贸易战期间,少数GDP有增长的几个国家之一。

财政部长林冠英表示,在中美贸易战的外在风暴中,大马幸运地尚能顽抗,在2019年第二季,我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从第一季的4.5%加速成长至4.9%,这让大马成为在贸易战期间,全球尚能GDP加速增长的少数几个国家。

“但是,我在此强调,这只是属于短期的得利,长期来说这场贸易战将导致大家都是输家。若这项贸易冲突持续并恶化,全球的经济大饼将会萎缩。”

他说,无论多少的贸易及投资阵地转移,也不足以弥补全球产量萎缩的损失。国际货币基金局(IMF)已调低2019年全球经济GDP的预测,从年初的3.9%调低至3.0%。但全球经济明年还有一些希望,因为国际货币基金局也预测明年全球经济会回升至3.4%。

林冠英日前(21日)在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布鲁姆发展经济研究中心,发表主题为“透过多边关系框架、企业家精神及共享繁荣精神拟定马来西亚数码大未来”的演讲时,发表以上谈话。

他说,因全球秩序重组,我们的任务将更加举步维艰,特别是贸易战及因为自私自利的单边主义导致国际多边关系停摆。“原有全球开放贸易市场的传统观念,是利用中国廉价及丰富的劳力,将所有的生产皆推给中国。”

- Advertisement -

“如今中美贸易战已经打破这项既定传统,强调不应该把你的鸡蛋全部放在同一个篮子。这项多元投资的要求一下来,将成为未来很长一段的趋势,它将永久的重组整个全球供应链,导致了震撼性的贸易、资金及科技大转向。”

林冠英续说,各大企业尔今寻求避风港,避免被中美贸易战给套牢。而东盟一些国家,包括大马也因为这贸易战促使外资增加。

“大马的直接外资已经从2018年上半年的251亿令吉(60亿美元),增加一倍至今年上半年的495亿令吉(118亿美元)。所批准的外资主要是制造业,当中美国是最大的投资者,所批准投资高达117亿令吉(28亿美元),接下来是中国的48亿令吉(12亿美元)。”

他说,中国现在是马来西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国,而原本最大贸易伙伴国是美国,足见美国的大马投资也很重要。

“乐业大马人”

林冠英说,任何国家的经济都将因提升至工业4.0的新科技而有所阵痛,世界银行估计全球因为自动化后,将导致7500万人失业,这些工作将不再被人所替代。

他说,大马也正在转型为工业4.0的国家,因此我们的转型需要漂亮稳妥的进行。“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出台‘共享繁荣’议程,需知单方面的成长并不足够,我们需要确保成长的果实在社会的各行各业皆能分享,达到其‘共享繁荣’地意义。”

“全球各地社会矛盾与街头示威,显示了‘共享繁荣’的重要性。人民需要一个理由去相信,他们是国家经济成长共享的一分子。”

林冠英续说,我国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拟定了新的就业政策,称为“乐业大马人”([email protected])计划,将在未来5年费65亿令吉为青年、失业毕业生及妇女制造35个新的工作机会。与此同时,透过技术技职教育及培训,为在职员工进行技能再培训。

他强调,“乐业大马人”计划是双向分头进行,一方面为上进要工作的大马人提供奖掖,另一方面提供津贴予雇主以减轻雇主聘请大马人的负担。

提到大马重新工业化,林冠英表示,大马将全球产业链永久性重组为黄金契机,以吸引更多的新投资及扭转我们遭遇的未成熟型去工业化现象。

“我坚信创业型国家在此可以扮演重要角色。我们寻求拟定大马重新工业化的政策,这需要国家适当的介入以专注在战略性的领域,同时建立围绕这些领域的特定经济与社会目的奖掖。”

他说,现今的政治共识是有利于自由市场、自由贸易及放松的金融管制。然而,大马作为自由市场小国,市场可以自由但也要获得公平对待,自由贸易的前提必须要立基于全球多边关系的秩序,以保护所有小国家免于不公平的贸易关系。

“而且在这个金融科技挂帅时代,金融管制的放松并不意味着,可以让失德的投资者及货币炒家为所欲为自肥,牺牲掉国家对经济及货币的主权控管。”

拥抱工业4.0

林冠英强调,大马重新工业化若要成功,就必须拥抱工业4.0的科技。

他说,有别于10年至40年前的工业,只需要技术熟练的员工、良好基础设施还有稳定的法规就能发展,如今我们有新的面向必须要考量,那就是数据及如何善用数据。

“大马年开始已经制定国家工业4.0政策,目标瞄准了5个优先领域,以在这些行业使用工业4.0科技。这些工业领域包括电子与电气、机器用具、化工、医药器具及航空工业。这些工业领域当中,也包含了制药工业。”

他续说,更重要的是,大马正在提升我们的数码基础设施,投资了216亿令吉(52亿美元),将在2019年至2023年间,进行国家光纤网联计划(NFCP)。

“这项计划将扩大网络覆盖区域及提升国家的宽频速度,同时以可负担的价格提供大马人高质的网络服务。”

“我们既然要私人领域与工业能获得成长,就得以上述创业型国家的施政方法,结合公共领域、私人领域、专业人士及人民的4P合作方式,善用NFCP国家光纤网联计划所带来的便利。”

林冠英说,一旦NFCP国家光纤网联计划2023年布设完毕,我们相信届时的数码设施已经足以广泛支援实施5G,让大马成为区域内抢先快速重新工业化。国家光纤网联计划将让大马完全深入采纳工业4.0的科技。

“但是我们不可能守株待兔干等5年,很多基础筹备工作正在进行着,大马已经在测试5G的科技,同时预算案也出台各种措施援助大马公司数码化,以让他们采纳新科技后提升生产力。”

“我们为中小型企业、本地大公司甚至跨国公司,提供了5年超过210亿令吉(50亿美元)的直接奖掖,以让他们投资在新科技后提升大马经济的生产力。”

他强调,我们需要探索有效的断头台式之法规简化,以更快的进行数码化,特别是要免除浪费时间在过多的法规与繁文缛节中,同时兼顾数码化能带来共享繁荣之效。

他说,若进行妥当,断头台式法规简化虽然将减少办公桌上的官僚工作机会,但却制造更多的高收入工作机会。与此同时,政府并无意就此放弃控管的权力,因此我们需要工商业者的回馈,以让其尽善尽美。

加速数码化付费

林冠英说,“共享繁荣”不可忽略的一点,是目前正在过渡期的数码付费及数码货币,还有其所带来数码落差;有鉴于此,使用数码付费的门槛必须降低,让数码化更有包容性。

“我认为其不外乎三可,那就是可以使用、可以企及、可负担付费。”

他说,为了弥补这数码鸿沟,大马以创新的方式来加速数码化付费的消费行为,作为进入免现金社会的首步骤。

“大马政府将在2020年1月与2月拨出4亿5000万令吉,发放‘数码红包’给年满18岁达薪资门槛以下的大马人。这项计划将透过电子转账方式,存入合格大马人的电子钱包中。”

他续说,为了促使数码付费及数码货币更公平及可信赖,以多面向方法进行非常重要。“我们难以接受数码空间只让少数的大企业寡占,因为这些大财团的利益可能与大众利益不一致。因此,任何数码经济的扩展仍皆得在有关当局的监管之下。”

林冠英说,上周,他在华盛顿特区2019年世界银行及国际货币基金局年会中主持会议,会议上太平洋小岛国有针对数码付费正在威胁他们国家的财政稳定,以及他们监管的货币政策。数码付费往往与本土进行交易时,其相关资金完全避开本土经济进行交易。

他说,这表示资源都从本土经济中被掏空,没有让本土人口获利。更让人担忧的是作为建设公共基础设施的政府,在建设了港口、道路及各种民用设施入光纤网络之后,反而因为网络交易而导致大量用以建设健全社会的税收大量流失。

“尚幸,马来西亚仍足够大到能有效克服上述问题,但是仍得要全球各国一起合作,确保数码经济真的能为人民带来好处,而不是被几家跨国公司寡占。最终,我们还是必须要提醒自己,所谓的经济是对每一个人及社会负责,数码空间只是用来改善我们生活的工具而已。”

- Advertisement -

“我们知道还有很长的路途要走,但马来西亚在数码化经济及采纳工业4.0科技的进展中稳健地亦步亦趋,同时兼顾缩小数码鸿沟。”

他认为要弥补这项鸿沟,数码经济就得秉持可用、可及与可付的三可方针才能凑效。唯有这样走下去数码经济才具有包容性同时改善我们的生活。

“让我们在为年轻人开创未来的同时,也为未来开创一个年轻人的盛世。”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