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郑文辉

今日清晨,东方刚显露鱼肚般的白色,北窗外的丛林树上,早起的鸟儿吱吱叫,正在寻找它们的早餐,但却把我从梦中吵醒了!

我的早餐习惯是一边吃一边看报,突然发现一则新闻吸引了我;新加坡拥有76家分店的大众书局宣布:现在只有八间分店售卖华文书,其余的是只卖华文食谱、练习册和教材。

——好像一根大棒打在我这个“书痴”的头上!

报道也说记者发现,大约一周前的书店,除了售卖食谱、练习册和教材之外,其他文史哲和科学(包括自然、人文和社会科学)的华文书都全部下架!

- Advertisement -

——悲哉!华文书籍的前路竟然是这样的黯淡!

据书局的发言人说:“小型书局的面积有限,无法摆放所有的产品,有所取舍是必然的商业运作。这也是大众书局能够在租金昴贵的新加坡商场营业至今的原因。华文书在新加坡的销量不好是不争的事实。虽然新加坡的华文阅读风气日渐低弱,但是大众书局始终没有放弃对华文图书的经营。”

—— 其实,压倒书店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店租昂贵和没有读者。

据报载,据南洋理工大学国立教育学院亚洲语言文化学部副主任陈志锐副教授对记者说:“这个现象折射出来的缘由是多元的,包括市场自然供求、阅读风气減弱。”

他今年5月也曾在新加坡的《联合早报》撰文指出:“新加坡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曾经是东南亚一带的华文出版、书业读者群的核心地带,但如今书局数目不及黄金时期的十分之一。”

—— 其实,这些年来,书店关门大吉已经不计其数了,连历史悠久的上海书局、中华书局、商务书局等都先后停业,其余比较小的书局关门的不计其数了!

新加坡本来有一个卖书的“书城”,却叫“百胜楼”。这个地方坐落在新加坡河北区的“小坡”,当时50年代开始,就是大小书局结集的地方,后来在城市发展之下,这一带的旧店屋都被拆掉,而且改建成一座高楼大厦,新的大厦落成后,这一带的书店都搬入了大厦营业,是名副其实的“书城”,但是,华人忌讳“书”和“输”同音,而叫“百胜楼”。

可是,这些“百胜楼”的书店到了20世纪末,就一直走下坡。到了21世纪时更加利害了,许多书店因生意不好、租金又负担重,只好迫得关门。而今这里的书局已“溃不成城”了!

- Advertisement -

“开卷有益”的风气,当然已经是不存在了!悲乎?—— 我们今天为什么会步到一个这样的社会?

现在,5G的时代已经到来,手机纲络取代了平面媒体,书本还会有销路吗?

难怪书局的经营已走向夕阳的路!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