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消费人协会认为,我国药品价格已太久没被管制,以致自掏腰包的消费人被消费,而为无数马来西亚人民提供医药护理的卫生部也是如此。

槟消费人协会主席莫希丁阿都卡迪周三(23日)发文告说,卫生部在2018年的开销,仅仅药品是23亿8000万令吉。

“如今,我们发现为员工提供医药福利的本地公司,若没选择直接购买药品,就得多付数以百万令吉的药费给私人医院和诊疗所。”

他说,随著非传染性疾病增加,如糖尿病、高血压和心血管疾病,终身药品的开支是非常高。而药价暴涨的主要原因是,药品拥有多层专利造成市场垄断,以致跨国药品公司截除或延迟病人获得治疗相同疾病的仿制药。

槟消协的研究也发现,许多专利不值得拥有20年的垄断,之所以发放,是由于授予药品专利的标准不严格(包括现有药品稍微改变,两种药物合成一粒,剂量不同或者从糖浆改成丸状)。

- Advertisement -

“市场没有仿制药的竞争,药价就不会下降。最近有一个案例,有一种癌症药品的价格,随著专利到期,仿制药获准销售,价格竟然暴跌超过50%。”

他说,英文《星报》在10月9日发表的特稿揭露,在马来西亚的344家医院,有58%是盈利企业,这太高了。

“同时,我们的公共医药系统正在利用51%的国家医药总开支,去治疗70%的住院病人和95%的门诊病人。”

莫希丁阿都卡迪说,卫生部已启动一项顾问程序,去建立一个价格机制,而业界和私人医院却发出反对的声音。

“卫生部必须为了公共利益站稳立场,确保我们的公共医药系统能够继续为马来西亚人民服务。”

- Advertisement -

因此,槟消协呼吁政府在药品的生产与供应链建立全面的价格管制机制,其中一个单元是为涨价制定条规,尤其是在私立医院和连锁诊所。其二,政府必须通过收紧发出药品专利的规格和条件,去处理许多药品价格超高的根源问题。

他说,正在进行修订的2004年《专利法案》是应时的机会,可让政府通过发出专利,撤除将专利年限延长20年以上的“长命”专利。

他指出,这是马来西亚竞争委员会在2017年研究药剂领域的部分建议,而现在是采取行动的良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