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航认为没有必要回应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Mavcom)的要求,提供有关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2)出入境柜台拥挤情况的详细信息,因为这显然是该委员会的责任;身为由人民资助营运的委员会,航委会有责任进行实地考察并针对问题进行调查。

亚航首席执行员利亚阿斯末发文告说:“新闻和社交媒体平台上都已大肆报导该问题,为何我们还需要提供证据?这仅进一步证明了航委会的无能、懒散及公然无视其委员会应该保护航空消费者权利的责任。”

“航委会官员仅需数小时便能从吉隆坡中环(KL Sentral)的办公室前往KLIA2,亲自查实高峰时段出入境柜台的拥堵情况有多严重。他们可在任何一天前往查证,因为这是每日出现的情况,而并非如马来西亚机场公司所指的独立事件。”

“此外,航委会从来没有任何人,包括其执行主席,曾到访过亚航位于KLIA2旁的总部办事处RedQ。相反的我们经常迎接包括外国监管机构和政策制定者在内的访客来到RedQ以了解亚航身为低成本航空的业务营运。必须强调的是 – 亚航是马来西亚主要低成本航空,也是世界排名第13大的航空,难道我们对航委会及马来西亚人民来说并不重要吗?”

文告指,自2018年5月起,航委会已向所有从马来西亚机场出发的航空旅客征收1令吉。 据估计,航委会每年所收取的监管服务费高达2000万-3000万令吉,甚至更多。 迄今为止,航委会尚未公布其2018年财报。

- Advertisement -

亚航长程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员本耶敏依斯迈则说:“所有马来西亚人都应该要求航委会,对他们无视航空消费者且疏忽于保障消费者权益而负责,而这些消费者还必须缴付费用以为他们的财政运作及专员或高层们的高昂薪资买单。”

“如今KLIA2出入境柜台日益拥挤,严重影响我们的乘客。我们处于问题不受重视的沮丧,也曾经致信航委会希望他们介入解决此问题。”

- Advertisement -

“这已不是航委会首次忽视投诉及问题,我也相信这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亚航在两个星期前针对马来西亚机场公司所提出的4亿8000万令吉营运损失诉讼就是航委会不愿应我们要求介入调解的结果。”

他说,航委会也拒绝介入亚航及马来西亚机场公司的KLIA2乘客服务费(PSC)争议,直到内阁决定降低klia2及其他机场的PSC为止。这些所作所为都违反了他们的2015年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法案第75条规。

“尽管其专员及员工们都领着高额薪资,但航委会将成为马来西亚史上首个需要被牵引的委员会。航委会必须记得他们的运作都是由人民所支付,尽管非常遗憾的是他们迄今的表现都让人民非常失望。”


- Advertisement -